蔡瀾:草草不工——雀仔威萬歲(完) 威士忌加梳打 | 中国报 ChinaPress

蔡瀾:草草不工——雀仔威萬歲(完) 威士忌加梳打

中國年輕友人來香港,要我推薦威士忌,我這個老頑童便會遙指“雀仔威”了。



這名字從何得來?是“鏞記”已故老闆甘健成取的。當年我們共飲,喝的都是這牌子的威士忌,因為原廠“The Famous Grouse”的商標上畫著一隻松雞,這是雷鳥科的獵鳥,也是蘇格蘭的國鳥,甘先生看見這隻小鳥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叫牠為“雀仔”了。

甘先生交游廣闊,見到老友就請人喝酒,用這瓶港幣只要一百塊左右的酒,最為適合,該酒廠有為客人印上自己名字的服務,甘先生就印了Kam Keng Sing名字的酒。為了紀念他,我家裏還藏了一瓶。

好喝嗎?威士忌一般加梳打喝,還有一個獨特名字,叫為High Ball,別以為老劉伶才知道,當今已重新流行起來。

加了梳打的威士忌,容易入口,而且雀仔威本身雖然也是調和威士忌,但也用雪莉木桶浸,淨飲已相當可口。雪莉是一種強化酒,把白蘭地加到白葡萄酒中製成。說也奇怪,味道還很像紹興酒呢!

雖說用了雪莉桶浸過,味道不濃,我曾用16年雀仔威,再買一瓶雪莉酒,加那麼一點點進去,不加梳打淨飲,也真是可以和高價麥卡倫匹比。

也不必小看雀仔威,它是1980年賣得最多的威士忌也獲獎無數。不同階段的威士忌愛好者,喝不同價格的酒,一味求貴,一味只知越多年的酒越好的商品是個笨蛋。亂七八糟的酒桶浸出來的,就算浸過一百年,也是難喝。

曾任電影製片人、作家,主持多個飲食節目,是香港著名食家。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