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草草不工——雀仔威万岁(完) 威士忌加梳打

中国年轻友人来香港,要我推荐威士忌,我这个老顽童便会遥指“雀仔威”了。

这名字从何得来?是“镛记”已故老板甘健成取的。当年我们共饮,喝的都是这牌子的威士忌,因为原厂“The Famous Grouse”的商标上画著一只松鸡,这是雷鸟科的猎鸟,也是苏格兰的国鸟,甘先生看见这只小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叫牠为“雀仔”了。

甘先生交游广阔,见到老友就请人喝酒,用这瓶港币只要一百块左右的酒,最为适合,该酒厂有为客人印上自己名字的服务,甘先生就印了Kam Keng Sing名字的酒。为了纪念他,我家里还藏了一瓶。

好喝吗?威士忌一般加梳打喝,还有一个独特名字,叫为High Ball,别以为老刘伶才知道,当今已重新流行起来。

加了梳打的威士忌,容易入口,而且雀仔威本身虽然也是调和威士忌,但也用雪莉木桶浸,净饮已相当可口。雪莉是一种强化酒,把白兰地加到白葡萄酒中制成。说也奇怪,味道还很像绍兴酒呢!

虽说用了雪莉桶浸过,味道不浓,我曾用16年雀仔威,再买一瓶雪莉酒,加那么一点点进去,不加梳打净饮,也真是可以和高价麦卡伦匹比。

也不必小看雀仔威,它是1980年卖得最多的威士忌也获奖无数。不同阶段的威士忌爱好者,喝不同价格的酒,一味求贵,一味只知越多年的酒越好的商品是个笨蛋。乱七八糟的酒桶浸出来的,就算浸过一百年,也是难喝。

曾任电影制片人、作家,主持多个饮食节目,是香港著名食家。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