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楚賢:壯游世界──太平洋的風

在2007年,台北大安森林公園自由入場的原浪潮音樂節,我第一次聽見胡德夫的聲音。自由無拘束的雙手在鍵盤上來回敲動,就成了一首悅耳的音樂。下著細雨的露天演出,雨水打在我們的身上,聽眾都著迷了,人潮沒有因此散去。那是我愛上原住民音樂的起點。

因為喜歡台灣原住民音樂,也因此也注意到了唱片公司角頭音樂。我認識的原住民聲音大多來自角頭音樂,像是巴奈、南王姐妹花這些讓我著迷的聲音。我一直尋思自己喜歡原住民音樂的原因,大抵是和土地有關,還有那些最早的藝術形式——自然而然的歌唱和舞蹈。我能夠在原住民音樂中感受到最存粹的聲音與律動。那些一把把渾厚的聲音還有情感,跟民族、跟腳下這塊土地有深切的關聯。其中一個我為之著迷卑南族歌手陳建年的聲音,而角頭音樂在不久前,把這把聲音帶到了吉隆坡,給了我一個如夢似幻的夜晚。

壓軸演唱歌曲《海洋》毫無疑問的是觀眾最為期待的。在台灣東部旅行的時候,我最喜歡坐在海邊發呆,望著眼前遼闊的太平洋,太陽照耀在湛藍的海上閃著耀眼的波光,晴空萬里一片蔚藍。讓海風不斷吹送,陽光烤焦皮膚,每一個夏季我都要黑得發亮。當我們被自己創造出來的東西所捆綁,就會想回到大自然,讓它擁抱我們,給予安慰。大概只有原住民歌唱海洋,才真的唱到心裡去。

聽著陳建年的歌聲,台灣東部的景致歷歷在目,還有年少仍然純粹的心情。

風向星座,相信“人一輩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圓滿了”。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