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尊:猫夫人随笔──残障人士的忧伤

先生自己创业,经营一家小型设计创意工作坊。他超爱唱歌,是本地激荡音乐工作坊的成员之一。还没截肢之前,是位热爱跑超级马拉松的运动员,是个典型的阳光大男孩。两年前截肢至今他再没踏足跑道,为此有时他感到些许悲伤和无奈。我可以想像,失去一条腿对超级马拉松爱好者是如此沉重的打击。

我无法代替他用文字述说心中的感受,问他为何不把疗愈过程和感想跟大家分享。他感概说,无法用文字表达心中感受。或许不再伤痛,心灵疗愈后,可以过得比较正常的生活时再说。

从病床到康复,从截肢到装义腿,我们熬过一段不可思议的日子。他面对的不只是能否再步行而已,而是找回信心。创业路是残酷的,生意伙伴和客户不会因为他的遭遇,而停止他们所有生意上的活动。两年疗养期间,他结束设计工作坊的营业,家里开销由我承担。

他说他是残障人士,必须面对种种挫折,好比同学们要爬山玩水,不会邀请残障人士。有些朋友要聚会,一想到步行缓慢的,去哪都不方便,可免则免。他也会向我诉苦,我是无法感受到他心中的无奈和苦楚。朋友家人再怎么关心,也只能想像,无法体会他的心情。

残障后,改变了他的日常生活,改变了他的世界,改变了他。我说活着就要有过人的意志力面对生活,我们无法365天,满腹正能量,更何况是残障人士?你们比正常人士需付出更多努力,更勇敢坚强去生活。你不勇敢,谁为你坚强?

爱猫,一个随性的女人。空闲时间会下厨烹饪, 烧得一手好菜。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