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尊:貓夫人隨筆──殘障人士的憂傷

先生自己創業,經營一家小型設計創意工作坊。他超愛唱歌,是本地激盪音樂工作坊的成員之一。還沒截肢之前,是位熱愛跑超級馬拉松的運動員,是個典型的陽光大男孩。兩年前截肢至今他再沒踏足跑道,為此有時他感到些許悲傷和無奈。我可以想像,失去一條腿對超級馬拉松愛好者是如此沉重的打擊。

我無法代替他用文字述說心中的感受,問他為何不把療癒過程和感想跟大家分享。他感概說,無法用文字表達心中感受。或許不再傷痛,心靈療癒后,可以過得比較正常的生活時再說。

從病床到康復,從截肢到裝義腿,我們熬過一段不可思議的日子。他面對的不只是能否再步行而已,而是找回信心。創業路是殘酷的,生意夥伴和客戶不會因為他的遭遇,而停止他們所有生意上的活動。兩年療養期間,他結束設計工作坊的營業,家裡開銷由我承擔。

他說他是殘障人士,必須面對種種挫折,好比同學們要爬山玩水,不會邀請殘障人士。有些朋友要聚會,一想到步行緩慢的,去哪都不方便,可免則免。他也會向我訴苦,我是無法感受到他心中的無奈和苦楚。朋友家人再怎麼關心,也只能想像,無法體會他的心情。

殘障后,改變了他的日常生活,改變了他的世界,改變了他。我說活著就要有過人的意志力面對生活,我們無法365天,滿腹正能量,更何況是殘障人士?你們比正常人士需付出更多努力,更勇敢堅強去生活。你不勇敢,誰為你堅強?

愛貓,一個隨性的女人。空閒時間會下廚烹飪, 燒得一手好菜。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