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脚下男孩 用音乐填满心中缺角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山脚下男孩 用音乐填满心中缺角

20180913en20a



文:刘淑娟
图:麦永健

当年几个爱唱歌的中学生组成山脚下男孩,因一首《月亮圆》共同创造属于90代中学生的集体回忆。褪去当年的稚气与青涩、经历团员的离世后,淡出乐坛多年的他们宣告回来了。虽然缺了一角有些遗憾,但7子的感情,以及他们对音乐的热忱一直都在。

青葱岁月勇敢追梦

中学生涯是人生中最无忧无虑的美好时光,它记载着我们的青春和热血,而歌坛中的大多乐团,也是在那个阶段相识相惜,继而成军出道,马来西亚创作组合“山脚下男孩”也不例外。最初的山脚下男孩,原本共有8位团员,除了大家熟悉的洪瑞醛(Bonnie)、黄文升、钟介勇、陈明奕、何砚举、陈振德和吴彬安外,第8位男孩黄修德则是在中六毕业后便离团。

当年8子虽会一起练歌、玩乐,也常代表各自的学会上台演出,但他们从没公开合作过,直到1988年激荡工作坊前往槟城推动本地创作,这才激起8人组团的念头。“当时在台下看激荡的演出时觉得很有型也很感动,然后我们私下约定好,下一次等他们来的时候,我们要一起上去唱歌。”

等待的那一年间,文升积极发表个人创作,从而闯出知名度,隔年受邀代表北马参加激荡《跟我们一起走》巡回演出。文升先是召集明奕、Bonnie、修德和彬安,接着再把在吉隆坡念书的介勇、砚举和振德给“调”回来。忆起那段没有顾虑、勇敢追梦的青葱岁月,Boonie笑道:“之前都是文升把卡带寄给他们练唱,一直到彩排的当天早上,他们才从吉隆坡坐巴士回来,然后8个人成立这个组合,就这样跟着激荡一起走上这条(音乐)路。”

误打误撞当了歌手

山脚下男孩虽有音乐梦,却没有当歌手的心愿。文升在大学毕业各奔前程前,提出自资发片的建议,为的是给学生时代玩创作的自己,留下一个纪录和回忆。“我们凑钱做卡带,却很不小心的很好卖,卖了整万张。那时候我们大城小镇都去,有些学校的华文学会没有给车马费,只是帮我们卖卡带,盈利则归于他们的华文学会或活动基金,但我们还是很傻的这样去…”

热爱音乐不求回报的那份单纯,意外地让他们凭著第一首歌《月亮圆》打开知名度。《娱协奖》筹委力邀他们报名参加,而《月亮圆》也顺利获得“本地十大创作歌曲奖”。山脚下的创作,随即引起2家唱片公司“索尼唱片”和“Follow Me”的注意,争相邀请他们加盟。“当时反应最快的是Follow Me,索尼唱片慢了一步,所以我们就follow人家走了,哈哈。”

虽说7人一起签约,但真正活跃歌坛的只有Bonnie、文升、砚举和振德4人,明奕及彬安为工作打拼,而介勇则远赴英国升学。组合看似零零散散,一路走来也不容易,但他们皆乐在其中。“我们早期自己出专辑、自己宣传、自己策划、自己卖,后来加入Follow Me,他们因刚刚成立本地唱片部门,经验上不是很足,所以专辑策划还是由我们主导,宣传和访问则由他们负责安排。这段日子,我们都是边做边学,一直到加入滚石唱片。”

欲闯台湾无法如愿

八九十年代正逢唱片业的全盛时期,走创作路线的山脚下男孩在马来西亚风靡一时,有次去古晋宣传时,因人潮太多挤爆礼堂玻璃,惟有取消签名活动。更甚的是,当地的粉丝还包车跟到机场。初尝走红滋味的他们,眼看滚石唱片旗下的光良品冠、阿牛等相继往台湾发展,于是决定加盟滚石,希望借由唱片公司的力量走出大马。不料计划却赶不上变化,Bonnie苦笑道:“后来走不出,因为人太多,最远也只是去到新加坡。反而我们在Follow Me的时期,还代表过马来西亚佛光山去台南、高雄…”

不过,他也表示可以体谅滚石的苦衷,“那时候滚石歌手很多,整个市场包括台湾面对着盗版的猖獗,再来我们这个组合虽然只有4个签给滚石,但对他们来讲也是一笔费用,因为那时候滚石的做法是一个宣传带一个歌手,那我们4个人就要派4个宣传。”

当年心中的遗憾,事隔多年再提起时已风轻云淡,似乎再也掀不起内心的一丝波澜。“其实我们都没有损失,当时获得的人脉、朋友、经验到现在还是受用无穷。”如今个个都已成家立业,文升也略感欣慰道:“有点庆幸没有去(台湾),你看光良有几个孩子?我们私下是朋友,看他一个人在台湾,太红也是很辛苦,因为不能随随便便去喝茶聊天,但我们几个都没有失去自由,我们还是可以在大山脚穿短裤、拖鞋去吃小吃。”

他们心中的一首歌

山脚下男孩早就有合体开演唱会的计划,直到彬安及制作人之一的谢继麟逝世后,6子决定珍惜当下。“我们共同的难过和遗憾,肯定是彬安去年逝世的事情。尤其在9月15日的25周年演唱会,感觉舞台上欠缺了一些东西…”他们的歌曲如《月亮圆》、《萤火虫》、《吉罗鱼的家》、《Kita Anak Malaysia》等至今仍脍炙人口,而团员们心目中各自的代表作又是?

钟介勇:《故乡》,因为我离开过他们去了英国念书1年,每次听到这首歌会想到家乡的朋友、美食等。(Bonnie:家庭富裕的才可以去英国,哈哈。)那个时候也算是我一个遗憾,一些专辑我没有机会参与到…

陈明奕:《亲爱的爸爸》是我父亲心脏病突然去世后,我作词、文升作曲的。这首歌要表达的是,当父母还在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孝顺、珍惜。父母亲的唠叨,我们有时会觉得很烦,但当他们不在的时候,会觉得父母的声音永远都是最亲切的。

陈振德:我喜欢《游子心》的音乐,因为它把华粤和流行乐结合起来(黄文升:最早期的中国风),再搭配彬安的声音,很感人。

何砚举:《自己选择自己走》跟我们的心境很贴切,因为当年有些人放弃高薪出道,虽然歌唱酬劳不是很高,但那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黄文升:感触最深是近期的作品,第一次用生命和血泪写的《要我回家》。这些年来忙着追逐理想,一直忽略家人对我们的袒护和包容,觉得在外面闯荡是理所当然的。有一次过年我没有回家,爸爸第一次尝试用汉语拼音打了一封家书,后来爸爸去世后,我找出这封信,才知道爸爸心里的遗憾,也才知道家是很重要的。希望大家不管有多远大的梦想,还是要记得回家。

Bonnie:《童年颂》这张专辑、这首歌让我们红遍马来西亚,同时也拿了人生中第一个白金唱片销量。我很喜欢歌词的意境,讲述童年在原野乱跑、晒太阳、抓鱼等无忧无虑的生活。我现在也是让孩子们搬到乡下的地方居住,让他们尝试过这样的生活,拥有这样的童年。不知不觉才发现,原来《童年颂》影响我很大。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