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綜:野家子談──予豈好辯哉?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旅綜:野家子談──予豈好辯哉?

九月,又是大學開學季。“開學”離我甚是遙遠的事情了,現在更迫切的是每天要“開工”。厭世!



回想一下,確實是有一年的開學影響了我人生軌跡。開學是真的,但不是我的開學。說的是我讀中六高班,俗稱Upper Six的那一年。中六高班通常已在一月開課,中六初班(Lower Six)新生則需等到三、四月才入學。由于我的中學母校並沒有開辦中六課程,所以母校的中五畢業生,都會派發到一間特定的國中讀中六。是故,中六高班遇見中六初班的新生,也多是熟悉的臉孔。

熟悉,就容易湊在一塊兒。新來報到的這班學妹,一聚合聊著聊著就突發奇想。

“說到底,中六說高不高,說低也不低,應該也歷數中學部吧?要不,我們重新組隊參賽?”參賽?說的是,重新組隊報名參加辯論賽。是的,這班學妹也是中學時期的辯論隊友啦!

出征辯論賽,怎麼又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須知道,中六評估考試裡是以其難考著稱。每個科目的課綱涵蓋範圍極廣,就算付出大量時間溫習,也未必說得上得心應手。另一邊廂,辯論比賽籌備顯然也不是省事的活兒。猶記得當年,辯論這條戰線一開,從校際到州際作戰,竟也花了五個月時間。

本以為學業與辯論能雙管齊下,到底也只是動聽的理想。當年進入考場,我只能讀得懂有些考題,冒了一頓冷汗,卻依然無從解答。唯有認栽,只好攤手從容面對自己的窘境。

改變了的人生軌跡,又是哪些?首先,報讀中六的志願,就是要當醫生、藥劑師之類的。我必須承認,當年並未曾認真考慮當個工程師。我也可能是因為數學、物理考試成績較好,被工程技術大學錄取,自此與醫科無緣!沒考上醫科,如今卻以工程男的理性自詡,是諷刺還是所謂的生命自會找到出路?

說到底,成績不盡理想,不得不歸咎于那一段因辯論比賽失去的光陰。我卻還是可以自信地說,“雖九死(辯)猶未悔”。失去的是能報讀醫科的好成績,但后來獲得的也不少。

從參加辯論比賽到帶隊練團,一直在複習的就是“換位思考”。辯論首先要剖題,接著才能繼續其他籌備環節。剖題的難處,不外乎是題目涉及的太深太硬的專業知識,不然就是預設立場與自己一貫的信念不符。雖然還沒處理過類似“煙草業利大于弊”超難啃的辯題,但免不了許多是兩難的立場。

(上篇)

輾轉于歐亞澳三大陸,學習音樂與語言,讀書不擇題材只為充門面的工程師。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