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綜:野家子談──予豈好辯哉?

九月,又是大學開學季。“開學”離我甚是遙遠的事情了,現在更迫切的是每天要“開工”。厭世!

回想一下,確實是有一年的開學影響了我人生軌跡。開學是真的,但不是我的開學。說的是我讀中六高班,俗稱Upper Six的那一年。中六高班通常已在一月開課,中六初班(Lower Six)新生則需等到三、四月才入學。由于我的中學母校並沒有開辦中六課程,所以母校的中五畢業生,都會派發到一間特定的國中讀中六。是故,中六高班遇見中六初班的新生,也多是熟悉的臉孔。

熟悉,就容易湊在一塊兒。新來報到的這班學妹,一聚合聊著聊著就突發奇想。

“說到底,中六說高不高,說低也不低,應該也歷數中學部吧?要不,我們重新組隊參賽?”參賽?說的是,重新組隊報名參加辯論賽。是的,這班學妹也是中學時期的辯論隊友啦!

出征辯論賽,怎麼又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須知道,中六評估考試裡是以其難考著稱。每個科目的課綱涵蓋範圍極廣,就算付出大量時間溫習,也未必說得上得心應手。另一邊廂,辯論比賽籌備顯然也不是省事的活兒。猶記得當年,辯論這條戰線一開,從校際到州際作戰,竟也花了五個月時間。

本以為學業與辯論能雙管齊下,到底也只是動聽的理想。當年進入考場,我只能讀得懂有些考題,冒了一頓冷汗,卻依然無從解答。唯有認栽,只好攤手從容面對自己的窘境。

改變了的人生軌跡,又是哪些?首先,報讀中六的志願,就是要當醫生、藥劑師之類的。我必須承認,當年並未曾認真考慮當個工程師。我也可能是因為數學、物理考試成績較好,被工程技術大學錄取,自此與醫科無緣!沒考上醫科,如今卻以工程男的理性自詡,是諷刺還是所謂的生命自會找到出路?

說到底,成績不盡理想,不得不歸咎于那一段因辯論比賽失去的光陰。我卻還是可以自信地說,“雖九死(辯)猶未悔”。失去的是能報讀醫科的好成績,但后來獲得的也不少。

從參加辯論比賽到帶隊練團,一直在複習的就是“換位思考”。辯論首先要剖題,接著才能繼續其他籌備環節。剖題的難處,不外乎是題目涉及的太深太硬的專業知識,不然就是預設立場與自己一貫的信念不符。雖然還沒處理過類似“煙草業利大于弊”超難啃的辯題,但免不了許多是兩難的立場。

(上篇)

輾轉于歐亞澳三大陸,學習音樂與語言,讀書不擇題材只為充門面的工程師。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