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综:野家子谈──予岂好辩哉?

九月,又是大学开学季。“开学”离我甚是遥远的事情了,现在更迫切的是每天要“开工”。厌世!

回想一下,确实是有一年的开学影响了我人生轨迹。开学是真的,但不是我的开学。说的是我读中六高班,俗称Upper Six的那一年。中六高班通常已在一月开课,中六初班(Lower Six)新生则需等到三、四月才入学。由于我的中学母校并没有开办中六课程,所以母校的中五毕业生,都会派发到一间特定的国中读中六。是故,中六高班遇见中六初班的新生,也多是熟悉的脸孔。

熟悉,就容易凑在一块儿。新来报到的这班学妹,一聚合聊著聊著就突发奇想。

“说到底,中六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应该也历数中学部吧?要不,我们重新组队参赛?”参赛?说的是,重新组队报名参加辩论赛。是的,这班学妹也是中学时期的辩论队友啦!

出征辩论赛,怎么又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须知道,中六评估考试里是以其难考著称。每个科目的课纲涵盖范围极广,就算付出大量时间温习,也未必说得上得心应手。另一边厢,辩论比赛筹备显然也不是省事的活儿。犹记得当年,辩论这条战线一开,从校际到州际作战,竟也花了五个月时间。

本以为学业与辩论能双管齐下,到底也只是动听的理想。当年进入考场,我只能读得懂有些考题,冒了一顿冷汗,却依然无从解答。唯有认栽,只好摊手从容面对自己的窘境。

改变了的人生轨迹,又是哪些?首先,报读中六的志愿,就是要当医生、药剂师之类的。我必须承认,当年并未曾认真考虑当个工程师。我也可能是因为数学、物理考试成绩较好,被工程技术大学录取,自此与医科无缘!没考上医科,如今却以工程男的理性自诩,是讽刺还是所谓的生命自会找到出路?

说到底,成绩不尽理想,不得不归咎于那一段因辩论比赛失去的光阴。我却还是可以自信地说,“虽九死(辩)犹未悔”。失去的是能报读医科的好成绩,但后来获得的也不少。

从参加辩论比赛到带队练团,一直在复习的就是“换位思考”。辩论首先要剖题,接着才能继续其他筹备环节。剖题的难处,不外乎是题目涉及的太深太硬的专业知识,不然就是预设立场与自己一贯的信念不符。虽然还没处理过类似“烟草业利大于弊”超难啃的辩题,但免不了许多是两难的立场。

(上篇)

辗转于欧亚澳三大陆,学习音乐与语言,读书不择题材只为充门面的工程师。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