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慧慧:老區再生定位是甚麼?

檳州喬治市和馬六甲十年前入遺后,似乎成為我國許多州屬讓舊城區起死回生的靈丹妙藥。

事實上,許多舊城區在二戰前后,曾是一州的重鎮,風光一時,在英國政府有系統性的規劃下,也曾經歷過百業鼎盛的時期。

但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舊城區沒有與時並進,終究難敵城市化的發展洪流,隨著新區如雨后春筍般湧現、人口外遷,以及年輕人湧往大城市謀生,舊城區難免受到衝擊,最終盛極而衰,不復往日興旺,尤其在晚上更往往因為沒有人流,變得有如死城。

芙蓉貴為森州首府,如今也難逃舊城區衰退、新區興旺的失衡發展趨勢,早前,馬華芙蓉國會議席時任候選人拿督張盛聞曾倡導一項目的為活化芙蓉舊區的重建計劃,以使芙蓉舊區重生。

張氏有意把台灣都市規劃推動的“老區再生”或類似台南市翻新老建築物的“老屋欣力”計劃,在芙蓉舊區如法炮製,令它們獲得再生的能力。

民間團體及社團,在舊城區擁有許多不動產業如會所,因著舊區衰退也乏人問津,因此社團領袖對活化舊區計劃叫好,希望多年無人使用的會所空間,能夠派上用場。

筆者認為,老區再生的概念固然是好,得到民間團體一呼百諾的響應,可謂成功了一半,問題就出在活化舊區的定位方向是什么?

大家一味在舊城區催谷文創發展,但入夜后的它們又當如何?新城區因為住商混合設計,入夜后人氣依舊不衰,如今舊區要如何吸引和確保晚上的人氣回歸,是當局在進行規劃時須要納入考量的因素。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