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慧慧:老区再生定位是甚么?

槟州乔治市和马六甲十年前入遗后,似乎成为我国许多州属让旧城区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

事实上,许多旧城区在二战前后,曾是一州的重镇,风光一时,在英国政府有系统性的规划下,也曾经历过百业鼎盛的时期。

但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旧城区没有与时并进,终究难敌城市化的发展洪流,随着新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人口外迁,以及年轻人涌往大城市谋生,旧城区难免受到冲击,最终盛极而衰,不复往日兴旺,尤其在晚上更往往因为没有人流,变得有如死城。

芙蓉贵为森州首府,如今也难逃旧城区衰退、新区兴旺的失衡发展趋势,早前,马华芙蓉国会议席时任候选人拿督张盛闻曾倡导一项目的为活化芙蓉旧区的重建计划,以使芙蓉旧区重生。

张氏有意把台湾都市规划推动的“老区再生”或类似台南市翻新老建筑物的“老屋欣力”计划,在芙蓉旧区如法炮制,令它们获得再生的能力。

民间团体及社团,在旧城区拥有许多不动产业如会所,因着旧区衰退也乏人问津,因此社团领袖对活化旧区计划叫好,希望多年无人使用的会所空间,能够派上用场。

笔者认为,老区再生的概念固然是好,得到民间团体一呼百诺的响应,可谓成功了一半,问题就出在活化旧区的定位方向是什么?

大家一味在旧城区催谷文创发展,但入夜后的它们又当如何?新城区因为住商混合设计,入夜后人气依旧不衰,如今旧区要如何吸引和确保晚上的人气回归,是当局在进行规划时须要纳入考量的因素。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