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你想要孩子在怎樣的環境中長大?

問“怎樣才稱得上新馬來西亞”,或許有點難回答;但若是問“你想要孩子在怎樣的環境中長大”,應該會容易許多。

撇開老調重彈的種族優先政策不談,至少,我希望下一代是在愛與尊重的環境中長大的。

我相信,那也是許多家長的期盼。畢竟,父母無法一輩子守在孩子身旁,即使長憂九十九,也只能期盼孩子能在一個充滿愛、尊重與兼容的環境中,快樂成長,毋須擔心被歧視、被欺負或被公開施予刑罰,快樂勇敢地成長為自己想要成為的人。

上週一,登嘉樓兩名女同性戀者在上百人現場“見證”下,被鞭笞6下。罪名:同性性行為。

這是我國首宗女同性戀者在伊斯蘭刑事法下遭受鞭刑的案例,伊斯蘭黨主席哈迪阿旺強調,此舉乃為了教育他人、殺一儆百。

值得一提的是,在5個月前的同一天,紐西蘭國會一致通過,消除過去因同性性行為而被定罪的紀錄,以導正法院過往做出的不正義判決。

若以兩國首府為準,紐西蘭和馬來西亞的距離達8835公里,人權處境卻相差個十萬八千里。

無獨有偶,印度最高法院也于上週推翻自殖民地時期的百年禁令,裁定同性性行為不再是刑事罪,加入全球120個國家的行列,正式替同性性行為除罪。

誰給同志定了罪?

根據國際同性、雙性戀、跨性別者及間性人協會的統計數字,我國是少數仍把男男和女女同性性行為視為罪行的國家。隨著女同遭鞭刑風波在網上發酵,首相敦馬哈迪也特意發表視頻,表示不認同此做法,認為伊斯蘭法庭應給予初犯者輔導或較輕的懲罰。

很多人或許為此覺得首相開明、人性化,但想深一層就不難發現:敦馬不認同的是公開鞭刑的做法,而非同性性行為有罪一事。而且,所謂不認同並非替兩位女同性戀者喊冤,而是為了避免讓外界誤以為伊斯蘭是殘忍的宗教。

這跟其愛女瑪麗娜這些年來所呼籲的消除社會對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者 (LGBT) 群體的歧視而做出的努力,是兩碼子事:前者為了維護宗教形象,后者則是為了人,本該生而平等的每個人。

誰助長了歧視?

在我國,LGBT群體面對著刑事法典和伊斯蘭刑事法的雙重威脅;衛生部、教育部、通訊及多媒體部乃至伊斯蘭發展局各種價值觀存有偏差的宣導及性取向導正活動,無不時刻加深社會上的恐同情緒,同時助長對同性戀者的歧視。

說好的愛與尊重呢?說好的求同存異呢?說好的我們都是馬來西亞人呢?

要誠實、勇敢地做自己,在這片土地上是何其困難。

你也許不以為然:誰叫他們要搞基?但對許多同性戀者而言,那又何曾是一個選擇?倘若你的小孩哪天忽然跟你出櫃,眼看小孩成為眾人投以白眼和嘲笑奚落的對象,你還能輕易地說出同一句話嗎?

我們距離真正意義上的兼容社會,還很遠很遠。唯有認清事實,我們才知道得花多大力氣去消除歧視與恐懼。

要讓兼容社會不只是一個夢,除了從家庭及學校教育著手,還須從法律上予以保障。保守派也好,開明派也好,要在一個人口大多為穆斯林的國家,通過同性婚姻也許太苛求,但為同性性行為除罪,卻是最低限度能做出的改變。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