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你想要孩子在怎样的环境中长大?

问“怎样才称得上新马来西亚”,或许有点难回答;但若是问“你想要孩子在怎样的环境中长大”,应该会容易许多。

撇开老调重弹的种族优先政策不谈,至少,我希望下一代是在爱与尊重的环境中长大的。

我相信,那也是许多家长的期盼。毕竟,父母无法一辈子守在孩子身旁,即使长忧九十九,也只能期盼孩子能在一个充满爱、尊重与兼容的环境中,快乐成长,毋须担心被歧视、被欺负或被公开施予刑罚,快乐勇敢地成长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上周一,登嘉楼两名女同性恋者在上百人现场“见证”下,被鞭笞6下。罪名:同性性行为。

这是我国首宗女同性恋者在伊斯兰刑事法下遭受鞭刑的案例,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强调,此举乃为了教育他人、杀一儆百。

值得一提的是,在5个月前的同一天,纽西兰国会一致通过,消除过去因同性性行为而被定罪的纪录,以导正法院过往做出的不正义判决。

若以两国首府为准,纽西兰和马来西亚的距离达8835公里,人权处境却相差个十万八千里。

无独有偶,印度最高法院也于上周推翻自殖民地时期的百年禁令,裁定同性性行为不再是刑事罪,加入全球120个国家的行列,正式替同性性行为除罪。

谁给同志定了罪?

根据国际同性、双性恋、跨性别者及间性人协会的统计数字,我国是少数仍把男男和女女同性性行为视为罪行的国家。随着女同遭鞭刑风波在网上发酵,首相敦马哈迪也特意发表视频,表示不认同此做法,认为伊斯兰法庭应给予初犯者辅导或较轻的惩罚。

很多人或许为此觉得首相开明、人性化,但想深一层就不难发现:敦马不认同的是公开鞭刑的做法,而非同性性行为有罪一事。而且,所谓不认同并非替两位女同性恋者喊冤,而是为了避免让外界误以为伊斯兰是残忍的宗教。

这跟其爱女玛丽娜这些年来所呼吁的消除社会对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者 (LGBT) 群体的歧视而做出的努力,是两码子事:前者为了维护宗教形象,后者则是为了人,本该生而平等的每个人。

谁助长了歧视?

在我国,LGBT群体面对着刑事法典和伊斯兰刑事法的双重威胁;卫生部、教育部、通讯及多媒体部乃至伊斯兰发展局各种价值观存有偏差的宣导及性取向导正活动,无不时刻加深社会上的恐同情绪,同时助长对同性恋者的歧视。

说好的爱与尊重呢?说好的求同存异呢?说好的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呢?

要诚实、勇敢地做自己,在这片土地上是何其困难。

你也许不以为然:谁叫他们要搞基?但对许多同性恋者而言,那又何曾是一个选择?倘若你的小孩哪天忽然跟你出柜,眼看小孩成为众人投以白眼和嘲笑奚落的对象,你还能轻易地说出同一句话吗?

我们距离真正意义上的兼容社会,还很远很远。唯有认清事实,我们才知道得花多大力气去消除歧视与恐惧。

要让兼容社会不只是一个梦,除了从家庭及学校教育着手,还须从法律上予以保障。保守派也好,开明派也好,要在一个人口大多为穆斯林的国家,通过同性婚姻也许太苛求,但为同性性行为除罪,却是最低限度能做出的改变。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