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与鸽群为伴的午餐时间

每天中午,当同事用餐去了,我爬上回旋楼梯,走一段没有遮阳或挡雨五分钟左右的路程,带着自备饭盒到办公楼毗邻、租屋楼下的公用空间用餐。

对外食感冒的特殊情况,让我困于自己的世界,常独自用餐,说是困其实也因此我乐得在午休时候,解脱无话找话的劳乏,或不管想法是不是一致到一样的地方用餐,也仿彿没有关系。

并非与同事处不来,或想节省餐费。但偶尔听见同事或朋友私聊,抱怨起与同事用餐,有人不问价格,有人喜欢不厌其烦的到同一间店吃午饭……各种问题,烦不胜烦。我想,我是从社交中解放出来了。拘于工作关系,同事说话往往处处节制,我却习惯在人与人的相处中,坦诚相待。若等到清心明目,发见真心被践踏,到时候该怪谁呢?沉默思索,在利益冲突或存在的办公环境,想竭力维护朴质、真诚的关系,是不是过于理想了?也许保持疏离状态,才是安全的。

不管怎样,每天中午我可是充分享受着自由空气。当我用汤匙翻著冷却的饭菜(办公室没微波炉),三五只鸽子从广场飞来,落在我身畔。它们歪著脑袋望住我,我是很想与它们分享我那用电子锅熬了一夜的红枣、枸杞、猴头菇、鸡胸肉或山药什么的,但谁叫它们的粪便会传播疾病呢?在新加坡,喂食鸽子是犯法行为!

午饭时间,我也能看见各种故事。我经常碰见一名家庭男教师,身边围坐着两名学生在讨论功课。小光头眼神狡狯,小胖子老往嘴里塞零食。有一次,伴侣一早起来,特备了香脆的荷包蛋,为我俩的饭盒加料。

当我沉浸饱满幸福时,一名大嗓门的女子出现了。她与男教师的对话,灌进了我耳朵。那首先吸引我的内容和新移民及考试有关。她说她儿子在中国成绩可是顶好的呀,课外活动表现也不俗。可来到这里,竟然……

原来,她孩子快升中学了,在新加坡想进入榜首名校难如登天!然后不知怎的,她厉声责怪起男教师,说自己太忙,虽也是教师却没有足够时间和精神陪孩子,因为这样才聘请他呀……他的脸色像乌云越聚越浓。我瞥了那女人一眼,她就像中国电视剧《虎妈猫爸》里的虎妈。可是跟赵薇不一样,她的面貌缺乏吸引力,我又回归到自己的世界。

用餐中途,往往走来一名穿衬衫的男子。他拿份报纸,点根雪茄,一下下吞云吐雾,好像老上海电视场景。雪茄气味跟香烟不一样,满香的,让人下意识想耸拉着鼻子猛力闻。此外,客串的还有一名也带自备饭盒的女子,戴副眼镜看起来斯文,一坐下,双腿刷地两边拉开,好像杂货店的铁闸门,迎来了早晨。

也有一名青年男子,老吃汉堡,隔壁楼麦当劳买来的吧?他对着手机边吃边看,有时候这些人都缺席了,广场推来了青色垃圾箱,喀拉喀拉,友族男子吹着口哨,在环绕大树的洋灰凳上坐下,边抽烟,边放肆朝我叫。我匆匆吃下最后一口饭,因为不能把目光投向远方天宇,或望向近处鸡蛋花飘落,感受和人群抽离的感觉,便起身离开,寻那熟悉的画廊或书室去了。

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