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歡玲:葉家烏賊──與鴿群為伴的午餐時間

每天中午,當同事用餐去了,我爬上迴旋樓梯,走一段沒有遮陽或擋雨五分鐘左右的路程,帶著自備飯盒到辦公樓毗鄰、租屋樓下的公用空間用餐。

對外食感冒的特殊情況,讓我困于自己的世界,常獨自用餐,說是困其實也因此我樂得在午休時候,解脫無話找話的勞乏,或不管想法是不是一致到一樣的地方用餐,也仿彿沒有關係。

並非與同事處不來,或想節省餐費。但偶爾聽見同事或朋友私聊,抱怨起與同事用餐,有人不問價格,有人喜歡不厭其煩的到同一間店吃午飯……各種問題,煩不勝煩。我想,我是從社交中解放出來了。拘于工作關係,同事說話往往處處節制,我卻習慣在人與人的相處中,坦誠相待。若等到清心明目,發見真心被踐踏,到時候該怪誰呢?沉默思索,在利益衝突或存在的辦公環境,想竭力維護樸質、真誠的關係,是不是過于理想了?也許保持疏離狀態,才是安全的。

不管怎樣,每天中午我可是充分享受著自由空氣。當我用湯匙翻著冷卻的飯菜(辦公室沒微波爐),三五隻鴿子從廣場飛來,落在我身畔。它們歪著腦袋望住我,我是很想與它們分享我那用電子鍋熬了一夜的紅棗、枸杞、猴頭菇、雞胸肉或山藥什麼的,但誰叫它們的糞便會傳播疾病呢?在新加坡,餵食鴿子是犯法行為!

午飯時間,我也能看見各種故事。我經常碰見一名家庭男教師,身邊圍坐著兩名學生在討論功課。小光頭眼神狡獪,小胖子老往嘴裡塞零食。有一次,伴侶一早起來,特備了香脆的荷包蛋,為我倆的飯盒加料。

當我沉浸飽滿幸福時,一名大嗓門的女子出現了。她與男教師的對話,灌進了我耳朵。那首先吸引我的內容和新移民及考試有關。她說她兒子在中國成績可是頂好的呀,課外活動表現也不俗。可來到這裡,竟然……

原來,她孩子快升中學了,在新加坡想進入榜首名校難如登天!然后不知怎的,她厲聲責怪起男教師,說自己太忙,雖也是教師卻沒有足夠時間和精神陪孩子,因為這樣才聘請他呀……他的臉色像烏雲越聚越濃。我瞥了那女人一眼,她就像中國電視劇《虎媽貓爸》裡的虎媽。可是跟趙薇不一樣,她的面貌缺乏吸引力,我又回歸到自己的世界。

用餐中途,往往走來一名穿襯衫的男子。他拿份報紙,點根雪茄,一下下吞雲吐霧,好像老上海電視場景。雪茄氣味跟香煙不一樣,滿香的,讓人下意識想聳拉著鼻子猛力聞。此外,客串的還有一名也帶自備飯盒的女子,戴副眼鏡看起來斯文,一坐下,雙腿刷地兩邊拉開,好像雜貨店的鐵閘門,迎來了早晨。

也有一名青年男子,老吃漢堡,隔壁樓麥當勞買來的吧?他對著手機邊吃邊看,有時候這些人都缺席了,廣場推來了青色垃圾箱,喀拉喀拉,友族男子吹著口哨,在環繞大樹的洋灰凳上坐下,邊抽煙,邊放肆朝我叫。我匆匆吃下最后一口飯,因為不能把目光投向遠方天宇,或望向近處雞蛋花飄落,感受和人群抽離的感覺,便起身離開,尋那熟悉的畫廊或書室去了。

外號烏賊,愛書墨,不善言辭,在大自然的懷抱裡快樂似孩子。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