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丽玉《全民Terkejut》

北马办事处高级记者

一个星期过去了, Terkejut的梗还在社交网站流传,政治人物玩几下不玩了,倒是网民还玩得不亦乐乎。

不少朋友间的闲谈,仍调皮借用Terkejut在面书贴图,吃碗面、买件衣都不忘Terkejut一番。

这玩意儿还可以接龙式的玩下去,一个人先开头Terkejut,接下来不同的朋友可以Terkejut他的Terkejut,至于精彩与否,就视乎你的幽默和创意程度了。

政府说国债高筑,首相也预告来临的是“牺牲性”的预算案,在这样低迷的氛围中,全民互相Terkejut来苦中作乐一番,也不失为一种对荷包失血的慰藉。

而在大马这片国土,要数Terkejut之事,恐怕是数之不尽。

2008年308大选一股政治海啸盖过来,大选成绩全民Terkejut;509大选,希望联盟挟人民力量,甚至推翻了61年的政权,Terkejut程度再下一城。

登嘉楼州一对女同伴侣被执行公开鞭刑、副部长助理涉嫌偷拍女验光师裙底被捕等,这些事情不令人Terkejut吗?从来没有最Terkejut,只有更Terkejut。

处变不惊

近期多次采访槟城论坛的巡回第一泛槟岛大道计划讲座,发现许多受影响地区的居民,边聆听主讲人讲解该大道可能造成的冲击时,边Terkejut自己住家在冲击范围,有者更Terkejut本身没受过征询,对有关计划全不知情。

槟州人民在509大选,基本上已通过选票表达了全力支持州政府,推动交通大蓝图计划,倘若州政府决意推动计划,有什么好Terkejut的呢?

正如绝大多数选民投选了希盟,若国家有需要,人民要作出牺牲,又有什么好Terkejut的呢?

反正马来西亚人民是见惯Terkejut大场面的,马来西亚有史以来的政权更替,我们都安然过渡了,再Terkejut的事也能处变不惊,不是吗?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