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elworld瑞士時尚“錶”態 計時藝術の不敗戰場

報導、圖:子若、受訪者提供

時間不說話,卻能確保每個人都平等擁有時間,它不為誰多留一秒,也不為誰先走一秒!

時間該享有怎樣的安身之所,由人來決定,為此,每年春天有巴塞爾國際鐘錶及珠寶首飾展會(Baselworld),給天下人一次過窺探瑞士鐘錶匠人如何為時間的家佈置與佈局。

別過瑞士鐘錶雙子城,《中國報》特約記者來到已經跟此展相約在第101個年頭的瑞士文化之都──巴塞爾(Basel)!

儘管身在遙遠的巴塞爾,站在初春寒風中的總執行長艾倫不忘大馬人,他要把Louis Erard的腕錶基因帶給大馬的鐘錶迷。

Louis Erard走進家庭 搶佔年輕人的心

瑞士腕錶品牌Louis Erard的總執行長Alain Spinedi身體有的是企業家精神基因,偏愛有挑戰性的事情,儘管當天為他拍照時,他身后的巴塞爾展覽中心裡是瑞士鐘錶界列強,但他依然在過去14年裡,一步一腳印以現代經典和創新的腕錶,為這個87年腕錶老字號樹立起再戰江湖的品牌精神。

不管走到哪裡,只要在瑞士境內跟鐘錶人接觸,總有一家是跟拉紹德封(La-Chaux-de-Fonds)扯上關係的,這次在巴塞爾國際鐘錶及珠寶首飾展會(Baselworld)約訪的人物當中,又豈只一家源自這個山鎮呢?

Louis Erard便是其中一家。他的創辦人路易斯艾哈(Louis Erard)成長在一個製表世家,自幼受到製表文化的耳濡目染,后來,入讀了位于瑞士納沙泰爾(Neuchatel)的製表工藝學校,專心鑽研製表專業技術。

直至1929年,他在瑞士拉紹德封成立了一間鐘錶及機芯裝配公司,在經歷了20世紀30年代的全球經濟危機和七八十年代的瑞士鐘錶危機后,依然堅持了下來,並在兩年前慶祝85週年。

來到了21世紀,鐘錶業所面對的挑戰,從未停止過,歲月走到今天,年輕人還戴腕錶嗎?這成了錶壇上最具討論性的話題之一,大家都在講年輕化這個課題。

于是,問了Louis Erard的總執行長艾倫斯皮內迪(Alain Spinedi),他是如何看待這個趨勢?85年老字號又是如何應對潮流?“我認為,那從來不是黑與白的,我深信你所說的是一個不容忽視的趨勢,我們需要做的是,與現在的年輕人多溝通與交流。”

“或許,Louis Erard在以前做得不夠完美,我們需要通過討論,再討論。”我們相約在鐘錶展附近的一家酒店會面,他即場跟分享了他在前一天遇到的事情,“昨天我與我的同事們在一起,他們的孩子和孩子的朋友也來了,他們都看了我們系列的手錶,他們都覺得非常好。”

除了有Excellence、1931及Heritage等沉著、穩重的系列,該品牌也開出的Sportive系列,明顯就是衝著年輕人,或是想要保持年輕心境的人而來,不管在設計和顏色選擇上都比較亮麗。

“想當然爾,你知道要怎麼與年輕人交流,他們都說Louis Erard是進入機械錶的入門品牌。“無法否定的是,現在的年輕人都在依賴智能手機。可是,總有一天,他們會變得更加成熟,我相信,手錶不會消失。”

“當一個人年紀越來越大,他會需要一些配件,來讓你的外表看起來更好。”所以,他相信,那些介于35至50歲的人對他們而言是重要,他們都是或曾經是腕錶的擁有者。

他以一個剛踏入銀行領域工作的人為例,他可能在物色一個優質的腕錶,那麼,Excellence 系列的Regulator(錶盤上的時針、分針和秒針分開獨立運轉)錶款就能迎合他的需要;若是到了週末要去海灘,我們Sportive系列腕錶,必定能滿足他的需求。”

他相信,Louis Erarde可以扮演的一個角色是,加以抓住我們的目標群體,“我們曾和一些消費者溝通,他們都會說,其妻兒都擁有Louis Erard腕錶。”這說明這個品牌可以走進家庭,而不止于個人罷了。

“像我這樣一個年紀的人,或許不擅長社交媒體,但是,我們還是會通過互聯網,跟年輕人多溝通,過去,我們在這一點上是做少了,所以,我們未來要朝著這個方向走。”

Louis Erard的La Sportive是該品牌的重點錶款之一,做給年輕人,也給想要維持年輕心境的人配戴。

腕上精彩邁向百年

Louis Erard于2003年易手現在的投資者,翌年,即進行重新推介,如今,也來到了第14個年頭,而艾倫是Louis Erard其中一個股東,一直以來,他的志向是想要變得更加獨立自主,以及可以在群體裡執行任務。

他聲稱,本身擁有企業家精神,喜歡挑戰,“這是我的個性。”他認為,Louis Erard是一個需要被看到的品牌,“自重新推介此品牌以來,它的其中一個強項是,腕錶展現了現代經典的風格,而且擁有耐得住時間考驗的長青產品,尤其是Louis Erard最具標誌性的Regulator錶款。”

他表示,他們將會在每個系列中挑選出一個可以代表Louis Erard精神的一個特定產品,在未來的新產品裡,將致力讓Louis Erard變得更加有辨識度。

在Louis Erard系列產品當中,有70-75%是男性腕錶,以及25%-30%女性手錶,這個比例將不會改變,因為Louis Erard長久以來就是為男性的腕上精彩把脈。

無論是男性抑或女性腕錶,現代經典是該品牌的設計基礎,“與此同時,我們也必須要有創新思維。”他將抱持這個設計理念與信念,帶著Louis Erard邁向100週年!

左圖:Louis Erard的Regulator錶款。

儘管Louis Erard以男性腕錶為主,這系列以四季浪漫為主題(右圖),還備有代表不同季節顏色的錶帶,還是頗懂女人之心。

腕表生活 從不浪費一秒鐘

瑞士鐘錶界是一個海納百川的地方,裡頭的百年老字號多不勝數,個個都是名揚天下且堅不可摧的金漆招牌,然而,在列強環伺中依然有敢死隊,抱著初生之犢不怕虎的精神搶灘,今天這裡就給大家列出兩家新舊品牌,有用細水長流的耐心打造的百年品牌Aerowatch,還有用瘋狂催生出叛逆精神的品牌BOMBERG。它們都來自侏羅山脈!

BOMBERG不只是腕錶,更是一種生活態度!

瑞士鐘錶界裡一個非常年輕的品牌BOMBERG,它只有6歲,卻有能耐在根深蒂固的鐘錶界裡,因著大膽和顛覆性的設計,掀起波瀾!該品牌總執行長馬可(Marco Mascis)直言,那是源自于“瘋狂”兩個字呀!

問BOMBERG總執行長馬可(Marco Mascis),他個人對“瘋狂”的詮釋是什麼?“瘋狂說的是與眾不同、做回自己;不是去適應潮流,而是創造潮流;要成為引領者,而不是追隨者;有強烈的個性,創造自己的時尚。”

實際上,他指的是身兼腕錶鑑賞家與企業家的BOMBERG創辦人力奇(Rick De La Croix),“我能說他不瘋狂嗎?可以看一看我們的腕錶就知道了!”他表示,選擇BOMBERG的人都是要求與眾不同的人們。

在巴塞爾國際鐘錶及珠寶首飾展會上約了馬可做訪問,他就對我說了以上這番話,有一種初生之犢不怕虎的膽量,當然,我們說的是品牌,也講掌舵人。

在百年乃至數百老字號林立的瑞士鐘錶界裡,個個都是堅不可摧且名揚天下的頂級品牌,新生腕錶品牌要要個立足地,是多麼的難呀?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可以是勇者,也可以是愚者,BOMBERG屬于前者還是后者呢?《城邦國際名錶》數年前有篇文章如此評論BOMBERG:“總算有個瑞士品牌跳脫過于因循守舊的製錶方法,勇于重塑其產品並且改寫呈現方式。”

看來,希望看到瑞士品牌跳脫正經八百還是大有人在,BOMBERG在極短的時間來證明自己可以,如果不是帶點瘋狂,再加點叛逆,又如何可以在列強中突圍而出呢?

珍珠骷髏針時碼錶。

大膽且顛覆性“新”勢力

在問世六年后的今天,該品牌所建構出的非典文化、反骨精神,已經牢牢凝聚著認同此精神的錶迷們,“我們擁有相當強烈的品牌基因,絕對不是一般的腕錶,向來強調著奢于‘概念’!”

在這個不只是腕錶的年代,腕錶的選擇代表一個人的一種生活態度。腕錶不僅只是閱讀時間的工具,同時,也反映了配戴者思想意念和內心表現的具體體現,“每個人都希望做回自己。”

對那些勇于挑戰創意穿著與大膽色彩的人而言,充滿爆炸與強烈性格的BOMBERG,絕對是最能彰顯其態度的配件。正因為觀察到這樣的現象,因此,在瑞士製錶搖籃的納沙泰爾(Neuchatel)創建BOMBERG,以滿足所有追求獨特,無懼與眾不同的現代人。

市場始終看到了BOMBERG,是以它的破傳統立新被視為瑞士錶界的“新”勢力!這“新”意味著“新生”之際,同時也意示著“新穎”,充滿爆炸性的BOMBERG,正是為了擺脫傳統製錶枷鎖而誕生的瑞士品牌。

在馬克的介紹下,我們得以知道BOMBERG的方針明確,為了強化其腕錶的多元功能性,勇于挑戰且不畏懼地邁開步伐,自行研發的專利栓銷快拆系統,“如此一來,它可以是一隻腕錶,你也可以把它轉換成懷錶,或者是小型桌鐘。”

看著馬克一個簡單且迅速的動作,就可以將錶頭與錶帶分離,再與錶鏈或是桌鐘配件結合,而手榴彈造型的桌鐘底座,更是他們向來強調的搶眼設計。

為此,配戴者可以按照想像與心情變化進行搭配,以確保不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保持耀眼,“這是讓BOMBERG與眾不同的地方。”他說,不管腕錶如何的改變與改進,都不會乖離品牌的基因。

基于大膽且顛覆性的設計與精神,BOMBERG吸引了熱愛紋身藝術、搖滾樂、重機騎士,各種運動的社群的偏愛,為品牌一直保有年輕且新鮮的氣息;若然你非來自這樣的社群,也不妨試著讓自己狂野一點,為一層不變的生活注入新活水。

人生總要來點不一樣的,就像該品牌若非想要不一樣,又如何能在強手如林的瑞士鐘錶業中,找到異軍突起的縫隙呢?這是品牌哲學,也是人生哲學。

此款可更換錶帶的女錶,在黑色背景的襯托下,展現出更醒目的圓潤,此外,明亮的色系有意透露著復古的性格,而具有現代與原創風格的懷錶鏈配件,則無疑能令錶款更為迷人。
叛逆的BOMBERG一直挑戰傳統,骷髏入錶面,還配以骷髏錶座,設計令人無法不刮目相看。

AEROWATCH 百年工藝 鏤空計時

在瑞士鐘錶壇上,除了我們所熟知的大品牌之外,還有許多獨立製錶品牌,他們雖然不至于像集團式的品牌有著雷聲般大的名聲,卻也不會在雷聲中消失,而是用一種獨立自主的精神在鐘錶界佔有一席之地,成了百年不倒翁。

在見過BOMBERG的冒險精神后,我們來看看由兩位年輕掌舵人為品牌把脈的瑞士百年腕錶品牌AEROWATCH,這個品牌創始于1910年的鐘錶城—拉紹德封(La Chaux-de-Fonds),至今有超過百年的工藝歷史。

這個品牌從具備C.O.S.C.瑞士天文台認證的高精準表款,同時,也具有經典的個性腕錶設計,當中有美崙美奐的機芯打磨與拋光,再加上品牌悠遠的歷史與人文,鑄造了一個細水長流的腕錶品牌。

自2001年開始,這家百年老字號是由家族裡的父親丹尼斯波茲利(Denis Bolzli)與兩個兒子吉恩斯巴士汀(Jean- Sebastien Bozli)與弗雷德艾利克(Fred-Eric Bolzli)共同打理。

剛開始,其父親是以製作懷錶為主,但是,富有遠見的他有感如此下去將行不通,于是召了兩兄弟一起出謀划策。2005年開始,三父子就走到了在一起打天下,“我們從小系列開始做起。”

在巴塞爾鐘錶約訪吉恩兩兄弟時,兩人忙得不可開交,一個負責鐘錶技術,一個則負責市場與銷售,各司其職,他們說,作為家庭式且獨立自主的百年老字號,與眾不同是關鍵中的關鍵,“我們必須要有獨樹一格的能力,才能生存下來。因此,品牌在6年前就開始專注于各種鏤空設計。”

據“世界腕錶”報導,早在1760年代左右,法國製錶師安德烈查爾斯(Andre-Charles Caron)首度將機芯鏤穿露出裡面的零件,此后鏤空工藝與鐘錶設計結下不解之緣,直至今天為止。

鏤空設計之所令人趨之若鶩,那是因為他可以讓人一窺機械運轉之美,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在AEROWATCH的眾系列當中,備有極具代表性的鏤空系列,男裝與女裝皆有,“這個工藝術非常複雜困難,需要耐心,也必須要有耐性。”

為了做好這件事,他們不熱忱于大量生產,也不跟集團式品牌比拼,而是找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路,把它走對、走成,一直走下去就是了,“我們旨在製作可負擔的奢華腕錶。”

這是AEROWATCH以蝴蝶輕輕顫動的翅膀作為發想的Butterfly系列,相當討女人們的歡心,這款腕錶收買人心的愛的小機關,就設在正在飛舞的鏤空蝴蝶中,蝴蝶在每個小時都會變顏色哦!

新舊結合彰顯魅力

除了強化鏤空工藝之美,他們也不曾忘記懷錶是古董、是製錶工藝的寶藏,更是他們的最初,“當我們一開始的時候,就以懷錶為靈感泉源,而作為腕錶的設計概念,于是,有了1942系列,系列隨著逐年壯大,“我們希望品牌可以為人們打造沉穩且具有普及化能力的首飾腕錶。”

“我們也著重于鐘錶工匠的技藝,從而維持傳統精神。”但是,他清楚知道,站在過去的同時,該品牌也必須以現代化手法來進行創作,他最能體會到新與舊的結合,那才是生存之道,“否則我們無法讓人們繼續喜歡我們的腕錶。”

所以,該品牌要展現的是生產一個有主旋律,那就是新古典,他隨手拿了其中一款腕錶,然后,對我說,這個有鏤空設計,卻是非常輕薄,現代中不失高雅的復古氣質,AEROWATCH所要傳達的不僅是鐘錶工藝的美妙與深奧,還有那足以彰顯個人風格的魅力與典藏價值。

到了今時今日,不管是老字號還是新品牌,彼此都在強個人風格,怎樣看時間儼然成了一種生活的態度,這都在BOMBERG和AEROWATCH的腕錶設計中窺見。至于哪一個品牌是可以表達你獨一無二的生活態度,自是由你來決定!

懷錶是當年丹尼斯波茲利接手AEROWATCH之初的核心產品,如今,它依然是該品牌不可磨滅的基因,依舊是最新系列的創作靈感泉源。

目眩神迷 巴塞爾展館

自16世紀開始,巴塞爾(Basel)是瑞士乃至歐洲的文化重鎮,因此有了“瑞士文化之都的稱號”,瑞士鐘錶業者在101年前在此地參展以后,它就見證了鐘錶業的風風雨雨、起起落落。如今,再度以文化底蘊襯托工匠技藝,興許是邁向另一個百年的開始。

在瑞士鐘錶“雙子城”拉紹德封(La Chaux-de-Fonds)和勒洛克勒(Le Locle)山南山北走一回之后,完成了第一部分採訪階段,披著瑞士晨裡的寒風,回到了蘇黎世(Zurich)城裡。

在這個商業與金融重鎮,把行李安頓好以后,以最快的速度步行到蘇黎世中央火車站(Zurich Hauptbahnhof,Zurich HB),這是瑞士最大的火車站,也是整個瑞士的交通樞紐。

瑞士境內的大部分長途列車都要從這裡經過,此行目的地是文化城市巴塞爾(Basel),採訪目標是瑞士巴塞爾國際鐘錶珠寶展,它距離蘇黎世大約一個小時的火車程。

眾所周知,瑞士每年都會有兩場矚目的鐘錶展,一個是在日內瓦舉行的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Salon International de la Haute Horlogerie,簡稱SIHH),另一個則是巴塞爾舉行的巴塞爾國際鐘錶及珠寶首飾展會。

今年,日內瓦的搶先在一月舉行,巴塞爾則是一如既往落在三月杪的初春。自1917年開始,這個萊茵河穿城而過的地方,就與鐘錶展有著剪不斷的關係,2003年正式易名為“Baselworld”,今年是它見證瑞士每年新鐘錶誕生,與全世界見面的第101個年頭。

據資料顯示,這個展覽落戶在瑞士現代主義建築師師赫爾佐格&德梅隆(Herzog & de Meuron)承接並在2013年完成設計的巴塞爾展覽中心新館(Messe Basel) ,本版左下圖那個如同天井般的外部設計,與其他外立面一樣,採用鋁材進行建造,卷曲設計不只是為營造現代感,同時,也有調節自然照射面的作用。

這些年來的此時此刻,全球鐘錶人都會齊聚一堂,等著瑞士的各大腕錶品牌向世人掀開他們家最新的腕錶設計,當中不光有令人嘆為觀止的複雜功能的高級腕錶,也不乏光芒四射的珠寶腕錶,它們就主宰了來年全球高級腕錶的走向。

在這場時間的盛會裡,每個品牌的掌舵人與把關者都會親自出馬,以迎接來自世界各地的鐘錶買賣家、總代理、媒體。當然,還有來自各路人馬的代言人,絕對是一場熱哄哄的國際錶壇盛事!

在展館的外圍設有一家家小咖啡館,那是歇息或是與人相約見面的好去處,但要耐得住初春的冷風。

雜誌閣閱覽全球計時新知

到了會場,首先必須到媒體中心領取在大馬就成功申請到的記者證,如此一來,才能在會場裡通行無阻。為迎接全球媒體人的到來,與展覽會場咫尺之遙的對面大樓二樓裡,設有寬敞且舒適的媒體中心。

在那裡,你想要的網絡服務都有提供,旨在方便需要即時撰寫和發送新聞的記者們,至于像我這樣的記者群,則把它當作休息空間,展場很大,走累了,可以在此歇息,主辦單位還體恤地為記者提供餐飲,旨在讓大家有足夠的精力進行採訪。

在這個樓層裡,最吸引人的地方是設在底層的雜誌閣,那裡擺放了來自全球各地的雜誌,這都不是我們一般看到的時尚雜志,全都是專業的腕錶雜誌。

在排列得整齊有道的雜誌中,來自不同地域就有不同語文版本。有高端專業鐘錶雜誌《Revolution》、德國的《GMT》、意大利的L’Orologio、西亞的《Day & Night》,還有《24 HOURS》、《HORLOGER》、《Oracle Time》等等。

為了讓人們對瑞士眾多鐘錶名牌一次過有所認識,現場還看到一本《瑞士製造手錶》的刊物,該鐘錶大全,內容涵蓋了瑞士製表介紹、鐘錶品牌、博物館、還有與鐘錶專賣店有關的城市指南,相當實用,難怪瑞士紅的封面寫著“Passport to Swiss Made Watches”(通往瑞士製造腕錶的護照)!

只要有經過這個雜誌閣,我都來看一遍,看看哪些新雜誌推出了,重點是,這些雜誌都是免費讓人領走的,所以呀,如果你是腕錶控或是雜誌控,此處絕對是留人處之一!

除了新腕錶是主角、新技術是重頭戲,踏入展場也是視覺享受的開始,下期帶你走進偌大的展場,帶你看各大品牌的展館如何爭艷斗麗!

每年初春,全球鐘錶投資者、買賣者、設計者、代言者、書寫者等等人們,都會來到這座具有現代感設計的巴塞爾展覽中心一睹來年新款腕錶走向,這個如同天井般的下方,正是鐘錶人進館場前必經之地。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