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刘永山:应立法禁止16岁以下童婚 | 中国报 ChinaPress

Y.B.刘永山:应立法禁止16岁以下童婚

上星期雪州州议会通过《2018年伊斯兰家庭法修正案》。《修正案》第一修改的就是第8条文,即把穆斯林女性的合法结婚年龄从16岁调高至18岁。



《修正案》也加入第8A条文,即规定18岁以下穆斯林女性如要结婚,她和家属必须符合这个新条文下所有的程序。这些程序包括这位女性的家长(父母亲任何一人皆可)或监护人必须拟定一份法定宣誓书,以阐明为何他们允许这段婚姻。

此外,修正案也规定,伊斯兰法庭在决定是否批准18岁以下穆斯林女性结婚前,须先获得警方、医院以及福利部的正式鉴定,以确定女方符合结婚条件。男方也必须接受同样鉴定,法庭也必须另外确定,他能在婚后维持夫妻生活,以及有足够能力应付家庭开销。

总而言之,修正案第8A条文是修正案第8条文的排除性条文(Exception clause)。所谓排除性条文,意即当事人在尚未符合最低年龄下申请结婚,则他/她必须符合第8A条文下的条件,法官才可能考虑允许他们结婚。

到他州注册结婚

虽然我在辩论这项草案时,对政府要把穆斯林女性最低结婚年龄调高至18岁表示欢迎,但我认为修正案还是有漏洞,因为该修正案只适用于雪州。据我了解,雪州是国内首个把穆斯林女性最低结婚年龄上调至18岁的州属,其他州属包括联邦直辖区,还是维持在16岁。

因此,若有任何18岁以下穆斯林女性要避开第8A条文下所规定的“繁文缛节”,大可在其他州属注册结婚,最靠近雪州的莫过于吉隆坡和布城联邦直辖区。

除了联邦直辖区的伊斯兰法由国会制定,我国伊斯兰法隶属各州州政府的权限。曾有一段很长时间,各州伊斯兰法无论是在刑事或民事诉讼,如婚姻、孩子抚养权、赡养费等都曾出现轻微不协调的地方,直到马来西亚伊斯兰发展局(JAKIM)成立后,才串联各州政府予以修整,以达协调之意。

尽快修订相关条文

不仅各州穆斯林婚姻法出现不协调的地方,即便是民事婚姻法,即《1976年法律改革(结婚和离婚)法》第10条文也和雪州的这项《修正案》出现不协调,原因是现在非穆斯林女性的最低结婚年龄还是16岁,条件是她必须事先获得该州首长或州务大臣允许才能注册结婚,唯首长或州务大臣不能批准任何16岁以下的非穆斯林童婚。

虽然这些不协调的地方并非雪州政府和州议会的权限,但我在辩论时一一点出这些地方,目的在于敦促各州州议会和国会也尽快进行相关修正。

我也提出一项建议,即在未来,政府有必要考虑多加一个条文,即一律禁止16岁以下的童婚,即第8A条文只适用于16岁至18岁的穆斯林而已。此外,我也希望联邦政府在修改《1976年法律改革(结婚和离婚)法》时,也把雪州的第8A条文列入其中,让16岁至18岁以下的非穆斯林女性要结婚也也必须通过同样的程序。只有这样,整个立法禁止任何16岁以下童婚的工作才算完成。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