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常处理案件 还吃了叻沙 沙菲宜呛“我何须躲藏?”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如常处理案件 还吃了叻沙 沙菲宜呛“我何须躲藏?”

20180914facebook13cGN180913LKWA07-noresize



(吉隆坡13日讯)我何须躲藏?

针对反贪会指控资深律师丹斯里沙菲宜或会藏匿一事,沙菲宜强调,他并没有如反贪会所指般躲藏起来。他说,早前他是到柔佛处理轰动全国的2012年国家保安(特别措施)(SOSMA)法令案件,还在当地光明正大地享用闻名的“亚三叻沙”,再乘搭下午6时30分飞机回到梳邦机场。

他指出,他到梳邦机场后,就乘坐由其最爱的客户蔡先生赠送车牌为TP 8的轿车回家,之后开车到柏威年与纳吉会面,再驱车回到办公室取文件。

“今早(周四)当我到梳邦机场准备前往槟城处理另一宗国安法令案时,便遭反贪会逮捕,他们指称我要躲藏起来,这是疯狂的指控。”

沙菲宜:听闻原本要一起提控纳吉

沙菲宜听闻,控方原本打算将他与纳吉,以涉及950万令吉洗黑钱罪名一起逮捕和提控,这样他便无法为纳吉辩护。

“今早(周四)我在反贪会录取有关于950万令吉的口供,才被带往法庭面控,原本反贪会也要传召纳吉,因为纳吉是唯一证人,但反贪会临时取消传召纳吉,直接将我提控上庭,他们考虑改期再传召纳吉。

“纳吉在支付我酬劳时,曾与我通讯息,如果反贪会仔细调查,肯定会知道。”

他强调,反贪会在没有完成调查下,就急着将他提控,不过他坚信会胜诉,也不会担心形象受损,因为他曾于1987年被提控,最终反败为胜。

沙菲宜已否认因为处理安华的案件,而接收来自纳吉的950万令吉。

他重申,950万令吉是他过去处理巫统与国阵案件所获的酬劳,不过他不会向客户询问钱从何而来,当然也不清楚钱的来源。

“就算那些钱是非法取得,再用于作为支付给我的酬劳,我也不会过问,我只管收取属于我为客户打官司的血汗钱。”

↓↓相关新闻↓↓



hotpic a1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