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两个只能活一个 | 中国报 ChinaPress

甄子曰专栏:两个只能活一个

党选是爆料文化的一大温床,拉菲兹没让观众失望,一出场就先声夺人。



拉菲兹先是指责阿兹敏曾在安华到土耳其治疗期间,亲自到土耳其要求安华让出主席大位。

之后,他以不点名方面指控阿兹敏阵营没有积极为党筹募经费,导致安华被迫抵押房子400万令吉筹措大选经费,来支付各候选人的按柜金。

公正党党选竞争白热化的同时,也让人看见这个希望联盟最大党的派系内讧问题日益恶化,尤其森州公正党的派系问题,恐会危及隶属拉菲兹派系的森州大臣地位。

除了为自己舖路拜相,安华一旦中选为波德申区国会议员,由他坐镇,一来可压制派系纠纷,二来在森州占多数议员的行动党,也会敬华叔三分,由公正党紧握大臣职。

要当安华接班人的拉菲兹,踩着阿兹敏,猛打安华牌,如同代言人,对阿兹敏阵营如同一种拷打。阿兹敏感到印堂发黑,大家都要他表态。拉菲兹请君入瓮,等著加添柴火。

想要胜出的人,重点不在囗才有多好,不是战斗力有多强,更不是爆了多少猛料,而是要赢得党员的信赖感。

莫忘初衷

任何政党的党内选举都是在负能量中进行,公正党党员这回要选的是谁比较值得信赖。

两人因缘际会却渐行渐远,浪漫的革命热情斗士,因为一股怨气而焦头烂额,成了派系厮杀的领军悍将。

这次党选,两个只能活一个。执政党的责任是兴国利民,陪着公正党一路走来的支持者,看了这一幕会心疼,只想这一页快快被翻过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