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无不言.郭史光宏:天地有大美——读海伦博腾《雨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师无不言.郭史光宏:天地有大美——读海伦博腾《雨林》

    “如果说,文学有一百种所谓‘功能’而我必须选择一种最重要的,我的答案是:德文有一个很精确的说法macht sichtbar,意思是‘使看不见的东西被看见’。在我自己的体认中,这就是文学跟艺术最重要、最实质、最核心的一个作用。”



    ——龙应台

    《雨林》是部精致的艺术品。文字朴素清新,绘图生动细腻。文图合奏下,大的小的动物,高的矮的树木,纷纷跃然纸上。似乎还能听见虫子振翅之声;似乎还能闻到,浓浓绿意之味。翻着读着,仿若置身雨林。

    然而,这番阅读体验,和真正置身雨林,还是不一样的。

    我来自马来西亚,一个位于赤道上的国家。这儿没有四季,常年如夏,热带雨林遍布各地。生于斯,长于斯,我对雨林自然不陌生。无数次置身其中,也曾穿梭灌木蕨类之间,也曾目睹大虫小虫,也曾听见虫鸣鸟叫,也曾遭遇瓢泼大雨。尽管如此,《雨林》一书还是深深震撼了我。

    没有故事,没有情节,没有一波三折,没有荡气回肠,《雨林》自太阳冉冉升起始,慢慢聚焦一只只动物、一株株植物、一条条小虫,写它们的色彩,写它们的神态,写它们的栖居与觅食。不疾不徐,就这样从旭日初升写到夕阳西下,从晴空万里,写到雷雨交加。

    这,是我印象中的雨林吗?是我曾无数次穿梭其间的雨林吗?是,也不是。雨林确是雨林,但我实在不曾如此近距离地凝视林中万物。

    你看:“在下方,丛林的地面上,樵蚁们叼着比身子还大的叶子,正赶路回家。一只蜘蛛在往昏迷的黄蜂身上缠丝,准备把它当午餐。白蚁、蜱虫、蜗牛、蝎子、蚯蚓,还有许多连名字都没有的小昆虫,都在津津有味地吃着枯枝败叶和死去的鸟兽昆虫的残骸。”

    “河面上闪动着蜻蜓翅膀的亮影。湿漉漉的大叶子一片片造型奇妙,碧绿,金黄,古铜,五颜六色。”

    你听:“蝉吱吱叫着;蝈蝈拉着提琴;蟋蟀磨着它的剪刀。各种声音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嗡嗡的是蚊子,呱呱的是青蛙,卡哒哒是啄木鸟,哑着嗓子互相招呼的是巨嘴鸟。”

    伴随一行行诗意文字的,还有一幅幅别致的图。作者的美术造诣极高,又深谙绘本叙事节奏。整部作品的图,严格控制了色彩的运用,将每幅图的颜色限制在五种之内,体现了雨林的原始味道。作品中的图分两类,一者较亮丽,一者较朴素。两者有规律地穿插呈现,为绘本的推进营造节奏感。

    此外,作者也擅于经营线条。树身的纹理、叶片表面的脉络、鸟类羽毛的线条、鳄鱼背上的疙瘩,生动细致,栩栩如生。其中几页的背景,是大片小片不同树叶的脉络,既有艺术质感,也不乏雨林的味道。图画与文字,相辅相成,相映成趣。

    合上书本,感慨万千。感恩作者,感恩作品,我总算真正走进了雨林,看见了本来没看见的,听见了原先没听见的,闻到了早前没闻到的,感受了未曾感受的。

    下一回,当我再次步入雨林,我相信,那会是一趟真正的雨林之旅。

    一个长大了的儿童,爱思考的教师。期望能在浮躁的世道,脚踏实地,仰望星空。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