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彥運《小拿破崙的兩面性》 | 中國報 ChinaPress

劉彥運《小拿破崙的兩面性》

最近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一則很有意思的段子:名人用完的東西叫文物,普通人則叫廢物;名人嗜酒叫豪飲,普通人叫貪杯;名人強詞奪理叫雄辯,普通人叫狡辯;名人做蠢事是軼事,普通人是傻事;名人蓬頭垢面叫有藝術氣息,普通人則是流里流氣;名人發脾氣叫有個性,普通人則是劣根性;名人的無稽之談叫名言,普通人則是屁話。



這個段子給我們的啟示是,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有兩面性的,關鍵是我們如何看待它。同樣的事物,在不同的人眼裡,由不同的人進行,效果是不同的,影響也不一樣。再推而廣之,同樣的事物,在不同的時期或不同的時代,同樣有可能出現不同的看法及效果。問題不在事物本身,而是人們的主觀印象決定着事物的觀感。

最近在柔佛州麻坡鬧得沸沸揚揚的商店柱子浮雕商號事件,麻坡市議會勒令商家拭除商號,後來在行動黨州行政議員及國會議員協調下,總算可以保留商號,但是商家必須繳付額外的廣告執照費。

眾所周知,舊式建築物的柱子浮雕商號至少存在超過70年,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出現問題。在國陣政府的時代,麻坡市議會從來沒有採取任何行動,要求商家拭除或繳付額外的執照費。如今在希望聯盟政府上台執政後,卻突然援引廣告條例進行取締,明顯具有一定的針對性。看來沉寂一時的“小拿破崙”再度興風作浪!

另一起事件是柔佛州的小六檢定考試某些華小的考場,教育局今年突然派遣國小不諳華語的主考官到華小考場監考,引起一些非議。雖然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後來澄清,主考官雖然不諳華語,不過副考官及監考教師來自華小,不會造成太大的溝通問題。

問題是這是一起沒有必要發生的事件。這麼久以來,華小的考場由華小的教職人員監考,國小的考場由國小的教職人員監考,這是理所當然及順理成章的事,難不成改朝換代之後,華小突然間缺乏監考老師?教育局用意何在,令人費解!

應該關注事態的發展

最近引起華社及華教組織廣泛關注的是華校督學及華文科督學將被重新規劃及調整,在新的行政架構中被提升為語文科助理主任。雖然職位的級別獲得提升,不過華校及華文科的名稱卻不見了。這是一個值得關注的措施。

正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如果華文科或華校的名稱不見了,這個“缺口”一旦被打開,華小及華文科是否會被邊緣化,華小在教育部的行政架構中是否與國小享有同等地位,確實存在變數。當年國民型改制中學事件就是一個很好的教訓!

很明顯的,這有可能又是一起“小拿破崙”趁改朝換代之初製造出來的一起事件。同樣的措施,在不同的時代,出現不同的做法,這是否又是小拿破崙的雙重標準!華團及華教組織應該關注事態的發展,以免華文教育體系變質。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