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对付纳吉反遇阻 1MDB特工队被逼告密 | 中国报 ChinaPress

拟对付纳吉反遇阻 1MDB特工队被逼告密

(吉隆坡21日讯)甫面市的一马公司案揭弊书籍《鲸吞亿万》揭露,前朝国阵政府成立的一马发展公司弊案特工队成员,由于采取对付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行动遇阻,决定转而将机密调查文件外泄给媒体。



《鲸吞亿万》
《鲸吞亿万》

对付纳吉遇阻决定告密

该书指出,这支特工队是在2015年一马公司案刚刚曝光时,由前朝政府成立;特工队在2015年上半年调查一马公司弊案调查时,已检视纳吉户头内数千笔汇款,其中最大笔钱就是来自Tanore公司的6亿8100万美元(当时汇率兑换为26亿令吉),但未查出谁掌控Tanore公司,也不知道它为何汇款给纳吉。

该书说,特工队当时已查出一笔1400万美元(4200万令吉)款项,从一马公司汇入纳吉的户头。

《鲸吞亿万》指出,虽然特工队有意对付纳吉,却面对阻挠;特工队一些成员,尤其是警方反对提控纳吉;这迫使特工队的一些人决定“告密”,把汇款文件外泄,从外头揭穿这宗惊天骇人的国际金融丑闻。

文件展示纳吉户头电汇

“刚好《华尔街日报》当时报导纳吉利用一马公司作为政治收买之用。这篇报导引起特工队一名中间人注意。数天后,一名马来西亚消息人士在伦敦,和《华尔街日报》记者西蒙克拉克(Simon Clark)见面。

“会面后,消息人士把资料交给西蒙,西蒙也检验了文件真伪。与此同时,‘砂拉越报告’(揭秘网站)也收到了这些文件。”

《鲸吞亿万》说,有关文件展示了纳吉户头的电汇细节,还有特工队制作的资金流动图表。

至于开启这些机密调查文件的密码,则是第14届大选前,反对党高喊的口号─“拯救大马”(SaveMalaysia),它是开启多份一马发展公司弊案机密调查文件的密码。

警察头子倒戈
纳吉革除异己

《鲸吞亿万》揭露,领导特工队的时任总检察长阿都干尼,于2015年7月24日通知“警察头子”(police chief)有关草拟控状,准备提控纳吉的事情,偏偏“警察头子”最后一分钟倒戈,通风报信给纳吉,令后者先下手为强,展开拔除肉中刺的行动。

这支特工队成员,包括时任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哲蒂、时任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以及时任反贪污委员会首席专员丹斯里阿布卡欣。有关特工队过后受指示停止调查一马案,改为追缉国内税收案课题。

《鲸吞亿万》指出,纳吉接到通知后展开革除异己行动,包括时任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阿都干尼被卸职,及警队政治部副总监被撤换。

该书说,虽然纳吉成功保住权位,但其原本良好的国际形象已大跌。

大马“深喉”告密者存心误导

《鲸吞亿万》指出,大马版“深喉”告密者,与1970年代《华盛顿邮报》代号“深喉”的线人不同;后者令时任美国总统尼克逊因水门案下台,前者交出文件,是存心误导。

该书说,此人虽然熟知内情,还把一份文件交给《华尔街日报》,但他这么做只是存心误导。

根据作者,他们是在追查一马公司与阿布扎比的主权基金——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的联营交易时,接触到这名“深喉”。

熟悉每项内情

“在这期间,我们找到一个关键的‘深喉’告密者。《华尔街日报》内部称为‘大马消息’(Malaysian Source),简称为MS。此人熟悉每一项内情,但因为个人涉及其中,他存心误导我们。”

《鲸吞亿万》说,此人传送一份文件给《华尔街日报》,似乎要显示一马公司确实把14亿美元汇入IPIC子公司阿尔巴(Aabar Investment PJS)。”

该书说,MS希望作者照单全收,不再追究此事,但他们没有上当。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