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退休后找到新天地 城市农夫乐此不疲 | 中国报 ChinaPress

【今日北马头条】退休后找到新天地 城市农夫乐此不疲

方木河退而不休,开拓庭院的荒芜草地,当起城市农夫。
方木河退而不休,开拓庭院的荒芜草地,当起城市农夫。

报导:陈紫凌



(槟城22日讯)退休老翁丧妻后常睹物思人,在子女安排下迁入可种菜的新居,当起“城市农夫”,开拓属于自己的另一片新天地。

当年风靡全球的虚拟农场游戏推出时,玩家们体会到种菜收成的乐趣,人人都可当网络农夫。

而在现实生活中,相信也有不少人向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生活,但因城市生活环境限制而作罢。

但,也有一些人,突破环境障碍,在繁华城市开垦一片天地,让梦想开花结果。

他,就是住在槟城牛汝莪的城市农夫方木河(72岁)。

退休前,方氏在海产批发店工作,他在劳碌大半辈子后,本应在家含饴弄孙享受退休生活,但他退了不休,每天都在菜园上挥洒汗水,自得其乐。

方木河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其父亲是一名猪农,他年少时期曾协助料理农场和种菜,从中掌握一些耕种知识。

别人丢弃的咖啡渣、水果皮,成了方木河“宝物”,他用来自制肥料施肥。
别人丢弃的咖啡渣、水果皮,成了方木河“宝物”,他用来自制肥料施肥。

赋闲在家没事做

他说,之后为事业打拼,加上成家立业后养儿育女,他过去数十年都没再耕种。

直到2013年,他半退休状态时,赋闲在家没事做,就开始在公寓外的公共空间种菜,但范围不大。

他说,而且该处常有居民经过践踏,种植的蔬果都难以收成。

隔年,方木河妻子病逝,痛失老伴的他日夜思念爱妻,在老家睹物思人,郁郁寡欢。

方木河育有2子4女,当子女们都出外工作后,剩下一个人的他更容易胡思乱想。其子女见状后决定找一间排屋租住,全家共10多人迁入陪伴父亲,同时也让喜欢种植的父亲开拓新天地。

2015年,方氏迁入牛汝莪新居,不到半年时间,把一片荒芜的草地,变成绿意盎然的菜园。

见有人偷摘会递上剪刀

“你今天偷菜了吗? ”

有玩过“开心农场”游戏的人,一定对这句话不陌生,在游戏中闯入朋友的农场偷走几株菜,是游戏指定动作之一。

而在现实生活中,也有“玩家”真的偷摘方木河种植的蔬果或其他农作物。

方木河说,以前种植的木瓜树延伸到屋外,因非在屋子范围,结果被别人偷摘掉,就连还没“长大”的南瓜也被偷过。

他说,刚开始耕种的前一两年,频频发生偷菜事件。有时,他在屋内庭院闲坐,看到屋外的树木在摇动,心想一定有人偷摘蔬果。

“我当时就走上前,并递上剪刀,让他们自己剪。”

他认为,这些都是自家种的蔬果,非贵重物品,如果有人想吃,他欢迎对方直接开口讨。

他说,如果对方强行摘下有关蔬果或一直摇晃树干,恐会造成有关农作物枯萎或坏掉。

不到半年庭院变菜园

方木河在菜园种植出来的“成果”,不仅可煮菜成为餐桌上的佳肴,其他蔬果如丝瓜可制成清洗碗碟的丝瓜络,洛神花则制成果酱和洛神花水饮用。

他说,经营这片菜园,除了付出劳力,唯一的成本就是蔬果种子和水费。因为每天都要浇水,且菜园范围不小,用水量比一般家庭高。

他说,自迁入新居后,不到半年时间,住家外的庭院就变身小菜园,种了各式各样的蔬果。

“目前我种植着或种植过的蔬果,已超过40种。”

方木河菜园的蔬果,包括小白菜、羊角豆、百香果、香蕉、黄梨、小辣椒、蓝花等等。

近年来很火红的蓝花,又称蝶豆花。
近年来很火红的蓝花,又称蝶豆花。

每天5小时在菜园劳动

方木河每天都花4、5小时在菜园里劳动,包括除杂草、制肥料、浇水、松土、施肥等。72岁高龄的他坦言,有时难免会感疲累,但做自己喜欢的事,甘之如饴。

他说,每次看到自己用汗水付出的成果,都会觉得满足和开心,不仅能品嚐自己种出来的菜,也能与家人、朋友、邻居一起分甘同味。

“有些邻居拿了我的菜后,要给回我钱,我不要,既然有缘当街坊邻居,就与他们分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他说,开斋节和屠妖节时,友族邻居也回赠佳肴给他,也有人曾回赠整条鱼。

他说,他每天早上起床后,跟老朋友喝茶聊天吃早餐,之后就拿咖啡店不要的咖啡渣、蔬果皮回家加工,制成肥料。

“下午4时许开始,就在菜园干活到太阳下山。”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