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合理化童婚 | 中国报 ChinaPress

反对合理化童婚

在短短几个月内,吉兰丹州发生两宗涉及未成年女子的童婚事件,引起哗然与议论之余,也凸显了世俗社会与宗教社会对童婚问题的价值观差距。



童婚,不是新课题,近年来社会人士热烈讨论童婚问题,主要针对保障儿童与未成年少女的权益,而家庭贫穷成了允许童婚的理由,受到严厉批评,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因此面对修法阻童婚的压力。

衍生青少年问题

副首相兼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旺阿兹莎周五宣布,法定最低结婚年龄将提高至18岁,以优先维护儿童的福利,并强调婚姻不应成为摆脱困的办法。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慕查希也声明,拟订未成年儿童结婚法案的工作预料会在今年底完成,而法案内的标准作业程序要求严格,伊斯兰法庭在决定是否批准未成年少女结婚时,必须调查女方家长背景和健康状况。

国内法律以联邦宪法为依归,但宗教事务属于州政府权限;当中央政府表明了对童婚问题的立场后,一些州政府却不认同,彭亨州伊斯兰宗教事务、教育及卫生委员会主席赛依布拉欣说,州政府不会把结婚年龄提高至18岁,霹雳州宗教司哈鲁沙尼认为,将法定结婚年龄提高至18岁,将衍生青少年通奸问题。

保障未成年女性

我们都希望童婚事件不会再发生,未成年女性的权益受到保障,因此,反对以任何理由合理化童婚的做法,特别是以利诱心智未成熟的女童当新娘,但中央政府须先克服与州政府在童婚课题上的角力。

童婚问题,与家长的婚姻价值观、社会经济及教育息息相关,要阻止童婚,除了立法,当局也需展开更多的宣导与辅导,让家长认知到,童婚对孩子的一生影响深远,不能因为眼前的利益,毁了稚女一生的幸福。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