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德英《回國吧!無辜的劉大慈善家》 | 中國報 ChinaPress

吳德英《回國吧!無辜的劉大慈善家》

劉特佐喊冤:“讓我清楚表明,我是無辜的。”



自稱“全球慈善家、投資人和企業家”的劉特佐,針對一馬案,在官方網站發表給媒體的公開信,強調自己“無罪”。

也許,他真的無辜無罪,我們都錯怪了他?嫌犯在被定罪之前,都是無辜的,大馬人相當理智,這是法治國家的基本精神,我們都會遵從。

新政府也一直強調法治(The Rule of Law),既然劉大慈善家拍胸口保證自己清白無辜,那為何不回國,現身協助調查,向法庭討回清白?

江湖傳聞,劉大慈善家變了通緝犯,浪跡天涯,甚至易容整形,以逃過被追捕,唉!堂堂全球大慈善家和大企業家,如同過街老鼠,被逼過逃犯生涯,實在有損貴公子身分。

隨着《鯨吞億萬》爆料書推出,美國頂尖報章《華爾街日報》兩記者合著,大揭一馬內幕,將劉特佐描寫成竊國大盜幕後主腦,與前首相納吉同流合污,用贓款為納吉夫人羅絲瑪的珠寶包包等奢侈品買單。如此嚴重指控,劉大慈善家豈可任由兩個美國記者“抹黑”亂寫,讓醜聞傳天下,被全世界定罪?

劉大慈善家若真如他自己所說是無辜的,那更應該將《鯨吞億萬》兩名作者告上法庭,告到他們脫褲為止嘛!躲躲藏藏,只在個人網站澄清辯護,作用不大,令人以為劉大慈善家畏罪潛逃,不敢面對大眾和法律。

根據《紐約郵報》報導,劉特佐曾經捐款2億美元給與他要好的好萊塢明星基金會,以及其他一些慈善機構。姑且勿論捐款來源是否見得光,捐款目的是否為了攀附好萊塢權貴,劉特佐是真的有在扮演慈善家角色。

善行只益西方美國人

然而,劉大慈善家的善行只益了西方美國人,本土大馬同胞並沒受惠。既然自誇全球大慈善家,劉特佐有義務為國獻一分棉力,尤其如今國債“兆”頂,國庫空虛,人民艱苦過日子,更需要大慈善家如劉特佐的幫助,共赴時艱。劉大慈善家出手闊綽,豪氣干雲,早已名聞天下。追求好萊塢美女明星,揮金如土,面不改色。若有劉大慈善家相助,將追女的闊綽和豪氣,用在幫助大馬弱勢族群,必能讓國人對他改觀。

鯨魚體積龐大,屬高等生物,智力也很高,雖然有點“咸濕”,大多數是善良的,還懂得報恩。劉特佐綽號大鯨魚,年紀輕輕成了億萬富豪,在一馬案之前,就被很多媒體捧上天,稱讚是天才。若善用才華,造福國家社會,必名留青史。

大鯨魚藏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如果堅稱無辜,何不大大方方回國(或悔過),釐清一馬大案實情,還原缺角的拼圖,給國人帶來“鯨喜”?

一馬大案全球矚目,然而,至今關鍵人物如納吉和劉特佐,皆異口同聲喊冤,自稱無辜。那麼,到底是誰有罪?國人如果再指責“無辜的”他們,好像我們很不該,有罪惡感似的。

也許,是大馬人民犯了錯,罪名是:有眼無珠,選了納吉當首相,國家巨款在他眼前神秘失蹤,身為MO1以及財政部長,竟然可以說“我不知情”、“我不知道”、“我不清楚”、“我是清白無辜的”。

也許,怪來怪去,最後得怪猶太勢力陰謀,企圖分裂顛覆國家?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