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能歌舞擅演戏 “修”行靠自己 | 中国报 ChinaPress

架势堂‧能歌舞擅演戏 “修”行靠自己

人生路上,不會有人告訴你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但,至少自己要對自己有期許、有想像空間,才能超越自己、創造自己。胡楓就是這樣一個人版,為自己寄出一封信,成就了當電影男主角這樁美事;非出片歌手,卻三度唱進許多歌手夢寐以求的香港紅館;非舞蹈科班出身,卻贏得“舞王”之稱,這位香港娛樂圈“長青樹”,到底有何長才?



胡楓走過歲月,歲月也路過其人生,走到今時今日,他用無憾來形容86年的來時路,每天都用感恩的心情生活。
胡楓走過歲月,歲月也路過其人生,走到今時今日,他用無憾來形容86年的來時路,每天都用感恩的心情生活。

特約:子若
攝影:練國偉
部分圖:互聯網

今日登場
香港娛樂圈“長青樹”——胡楓

以為做三線演員 一封信當男主角

對老一輩觀眾而言,胡楓是香港黑白粵語片時代最常見的影星之一,俊朗外表俘虜萬千少女的心;對中年人如我而言,胡楓是香港粵語連續劇裡最常看到的綠葉之一,慈父的形象是如此深入民心。當今香港娛樂圈,人人都尊稱他為“修哥”,今年已86歲,卻依然活躍于娛樂圈,相識滿天下,不止演得,唱得,還很舞得,香港娛樂圈“長青樹”這個名號,絕非浪得虛名!

胡楓于1932年在中國廣東出生,原名為胡繼修,自1953年開始踏入香港影壇,后主攻視壇。迄今,他拍過375部電影,逾80套電視劇;今年2月間,他以86歲之高齡,第三度登上紅館開演唱會,創下紅館開唱年紀最大紀錄。

近日,他因為捧一個老朋友的演出,而特地飛抵吉隆坡,因而成就了胡楓做客《架勢堂》的機會,讓老當益壯的胡楓,憶童年時的那個自己,他馬上笑問:“哇,那豈不是要從4歲開始說起,我有4歲的記憶哦!”

不識人沒門路,照樣進電影圈

他憶述,童年時,他是一個很活躍且精力過剩的孩子,“比較反鬥,但,不是頑皮哦!”那就是有點反叛的性格。在整個讀書階段,這個反斗孩子,對娛樂圈完全沒抱任何期望。

當時,他有崇拜的粵語片偶像,在學校也有演出白話劇的經驗,“有一點興趣。”但,一切只是好玩,不曾奢望進娛樂圈,“怎麼可能呢?你知道嗎,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呀!”

他笑言,在不認識人,也沒有門路的情況下,他問道:“怎麼可能有人找我拍戲呢?”

直至有一天,他從報紙上看到招考演員的廣告,而且是男女主角,“當時,我就覺得,只要能夠做到三線的配色,都值得了。”所以,不管三七廿一,他為自己寄出了這一封信。

事出必有因,“我曾有過當伴郎的經驗,當時穿起西裝、打起波呔,有個姑媽看了之后,對我說:哇,阿修,你好似電影明星咁喎,仲醒過很多電影明星!”正是這句話入了他的心,于是,產生了后來的勇氣。

在看到招考廣告以前,他坦言,他仍然對娛樂圈毫無想像空間。直至那一天以后,他認真考慮了一下,“好像可行喎!”這就是一句話的影響力,使他往后對一句話的力量,深信不疑。

胡楓與娛樂圈裡的兩個干兒子,黎明與張學友。
胡楓與娛樂圈裡的兩個干兒子,黎明與張學友。

《男人心》贏得影迷的心

這一封寄出的信,不但沒有石沉大海 ,還要是一擊即中,胡楓不只是憑著此信走進了娛樂圈,更讓他又驚又喜的是,他居然當上了男主角!事隔這麼多年,他依然以不可思議的語氣,說出這句話:“真的做到主角啊!”

這個不在他人生規劃中的變化,給了他最大的意外,他說:“那套戲不得了呀,叫著《男人心》!”這是由關家柏與關家余兩兄弟成立的大成影片公司于1953年出品的香港電影,這部電影由蔣偉光執導,它成了胡楓生平的首部電影作品。

不僅如此,與他搭檔的演員非同小可,他們是當年最紅的“花旦王”芳艷芬,以及最紅的“丑生王”梁醒波(1908年~1981年),“當時,許多人都想跟他們做拍檔,都做不到呀,我竟然可以拍到他們。“他認真地望著我,問道:“你話,我系唔繫好好彩、好幸運咧?”

那一年,他才廿一歲,“非常興奮之餘,還很自豪呢!”他笑著憶述:“哇,做男主角已是不得了,連戲名也是‘男人心’,仲唔系為我量身定做?”這部電影令他在一夕間而紅,這仿彿是天降的奇蹟,更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演藝圈“長青樹”萌芽的階段。

他開始的高度比一般演員都來得高,尤其在兩位當時得令的演員身上,他說,他學習到做人的修養,還有演藝的修養,“他們給了我很多啟示,包括:作為一個演員,要如何做好自己的本份、該怎樣演好自己的戲份。”

他舉例,“有的時候,我的演技過火,若是再做下去,他們就會當場給予提點。”他還說,他們不會對他作出教訓,反而給予善意的提醒,他由衷地稱許兩人:“始終是有修養的人。”

在任何事業的起步點上,若是遇到對的人,做起事來也就不會不對,“得益不少!”儘管事隔65年,對于兩人曾在演藝事業之初給過的耳提面命,他常常銘記于心,也永遠銘恩于懷!

為精進演技 重溫作品看足七天

當時年紀輕輕的胡楓,在無人提醒之下,卻深明一個道理,那就是有了一個好的開始,不等同于就會常保好運,因此,他對待自己的演藝事業的態度是:半點不敢怠慢。

由于當時沒有錄影機,也沒有電視機,“電影上映時,每天播放四個場次,從十二點、兩點、七點,直至九點。“他做了什麼呢?“我場場都去戲院看。”一天是這樣,兩天也是這樣,“電影院播多少天,我就看多少天。”

他透露,那些年的電影院,一部新電影上映時間為7天,他就此看足7天,“為了不給觀眾知道,我還要躲在戲院樓上的角落觀看。”他之所以執意做這件事,那是因為他覺得,第一部電影,肯定有缺點。

“我就是要找出自己的缺點。通過一而再,再而三的重看,若是看到那些不該有的動作、對白與方式,就會警惕自己不再做;至于那些可取的鏡頭,若是還有下一個機會,我就會做回同一樣的表情或動作。”

在這部戲裡,他覺得,自己有個鏡頭做得很不好,于是,他給老闆關家余帶話去了,他提出讓剪接師把相關片段剪掉的要求。戲正上映,如何剪?“到每一間戲院去剪啊!”

關家余對他的這個自動自發精益求精的態度讚賞有加,他對他說:“胡楓,你好嘢,你對自己的電影事業很認真。”這句讚美的話,不只是鼓勵了他,同時也感動了他。

再一次證明,一句話的力量在其身上再度發酵,並且產生了作用;從今往后,但凡面對年輕人,他給他們的一句話就是:“勤力,不要怕辛苦!”

人處高峰不忘低谷 怡然當配角

自加入電影圈憑著首部電影《男人心》一炮而紅之后,胡楓的人生裡自此不缺他人的讚美,他直言:“有時很驕傲;又有時有飄飄然的感覺。”對于當時一個廿出頭的演員,有如此美不勝收的際遇,“有這種感覺,在所難免。”

他還透露,當時收到影迷的來信,不計其數,“天天都有。”他並不因此而感到迷惘,“有的是喜悅,畢竟,這是我人生中開心的事。”對于別人給予他的讚美,他深感開心之余,卻不會讓自己在讚美中迷失。

他明白到:“每一個事業、每一件事,乃至他的每一次演出,都得付出努力才能有好的結果,否則就一定會被淘汰。”我讚他非常理智,他居然回說:“日日都飄飄然,也不完全理智的!”

不放棄演戲,持續前進

不管是理智抑或飄然,其內心深處一直都清楚知道一個事實,那就是:“終有一日,他會從高峰滑下來。”在娛樂圈裡,我見過太多類似的例子了,他以過來人身分說道:“以前、現在和以后(的藝人),都不能逃避這個問題。”

人處高峰卻不忘低谷,那是明白到“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的鐵律,在當了兩百多部戲的主角之后,他從主角轉當配角的日子終究有一天會到來,他如何接受這個轉變的事實?“我自己對自己說:假如我不做配角,我是整世人都是主角;假如我不做配角,以后就無事做了。”

他既想過滑下的景象,也抱持坦然的態度,這使得他很快找到持續前進之路,觀眾也繼續看到他的存在,“如果喜歡演戲,就不要放棄理想;如果不做事,就一定沒有活力和衝勁,人生難免就會失去意義。”

所以,他欣然接受自己轉當配角這份工作,他笑說,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做配角了,在轉當配角之初,曾有朋友迂迴地問他,是否能接受自己做配角?他回對方:“主角?我做到厭啦!”他馬上解釋:“儘管做了兩百多部戲的主角,可做主角怎會厭呢?那純粹是個玩笑。”

“我這個人無所謂最要緊做得開心,一點都沒有芥蒂,就這樣不知不覺走進了配角這條路上。”走著走著,多年以后的今天,他也戊了觀眾眼裡最重要的“綠葉”,“雖然現在是個配角,但我能感受到,還有很多喜歡我的人。”

他不諱言,這是他最得意洋洋的事,接著他又跩跩地說:“唉,比當主角時,更受歡迎呀!”說完,他哈哈大笑起來。他現在的際遇同樣令人羨慕,不管去到哪兒,都有人跟他打招呼、搶著合照,“這是我感到自豪的一點哦!”

多練唱人生總要進步!

人生第一部戲就當上了主角,胡楓的人生意外何止一件,他最令人津津樂道的另一件事是,一個非歌星,也沒有出過唱片的演員,居然可以在紅館三度開演唱會;一個非舞蹈科班出身,單憑年輕時的無師自通,最后坐擁“舞王”稱號!

“你說,是不是很什麼呢……”他再次露出得意洋洋的模樣和笑聲,“我很開心!”今年年初在紅館開演唱會時,86歲的他還要像歌神契仔張學友一樣,一場開唱起來就是卅多首歌,加上舞蹈,怎能不讓人折服呢?

他透露,年初還是56歲的張學友曾對他說:“我要學你那樣,也要30年后的事喎!”他以促狹的語氣回張學友,他對他說:“30年后,我再開演唱會,那你又要再追了哦!”在他眼裡,歲月就是要用事情來過,年齡最后只剩下一組數據罷了。

儘管他不再是戲裡的主角,但,他一直都是自己人生中的主角,不停超越自己,也不斷創造自己,言及于此,他有話要對年輕人說,“做人除了自己的本份之外,同時,也要持續增值自己。”

他以唱歌為例,哪怕不是歌手,他也會刻意去開聲、練唱,以磨練個人的唱功,“唱到自己滿意為止,才有膽量上台獻唱。”還有,每一次演唱會,都是讓自己比上一次進步的機會,“唯有如此,才能讓自己一直進步。”

多走路健康保長青

現在的他跟初入行的他,工作態度沒有改變過,“我會不斷重聽,聽自己唱得如何,從而調整音色的準確性”,此外,每一回他預算演唱一首從未唱過的歌曲時,他會讓自己每時每刻每處,不論在走路還是跑步,都會唱著它,直至唱得更對為止。

“一理通,百理明。”他的意思就是,若能在一首歌裡抓到要點,進而就能推及其他歌曲,並能磨練到同一個水平了。

至于跳舞,他謙虛地說:“年紀大了,嗯,跳舞方面跳少了。”至少還在跳,于是,追問其保健養生之道,“走路。”這要走多少路呀?“不必理會,只要一有時間、有空間,就走路吧!”

他對著我跟攝記說:“剛才你們還沒到時,我都在這裡走來走去呀!”當天的採訪地點,就在一家餐廳裡。走路不只是他的生活習慣,同時也是他常保健康之道,“唯有健康,才能令自己開心,工作順利。”

胡楓從來都給人積極、快樂的形象,他今生活著的使命就是,有他在的地方,就有快樂!

側寫胡楓:痴心愛妻 彼此的初戀

快樂的背后,有易彈卻不易顯的眼淚在飛。一直都快樂的人,有不快樂的時候嗎?“一定有,其實,我天天都有點不開心,也有點懷念。”語畢,他突然哽咽不能言語,我放緩說話的速度,輕聲問他,何以不開心?

胡楓與妻子呂詠荷的合照。
胡楓與妻子呂詠荷的合照。
談起妻子,胡楓眼中不禁有淚光。
談起妻子,胡楓眼中不禁有淚光。

“掛念一個人。”太太(呂詠荷)嗎?“嗯。”他的淚水開始從眼眶掉了下來,頓時濕了眼角,他斷斷續續說道:“雖然過了兩年……每天都會想起她。”、“有的時候,有點內疚,或者對她不夠好,應該可以再對她好一點”、“她是初戀,我也是初戀,beautiful!”、“這一生有甜蜜、有美好。”

“好啦~我們就不說這些了……我們繼續說快樂吧!”男人的眼淚不是不輕彈,只是不輕顯,“儘管如此,在許多場合,我仍然很歡笑,總而言之,我希望,家人快樂之余,朋友也快樂,連不認識我的人都快樂!”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