偿还1兆国债没问题! | 中国报 ChinaPress

偿还1兆国债没问题!

(吉隆坡25日讯)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SERC)执行董事李兴裕强调,我国有能力可解决1兆国债!



他解释,我国承担多元货币的债务,偿还期限也有短期和中期之分,可分散债务违约风险,加上我国不曾向国际机构寻求金援,绝对有能力可偿还。

李兴裕说:“如果包含或有负债(contingent liabilities),我国确实背着1兆令吉国债。但这当中包括令吉和其他货币计价的债务,可降低货币波动而引发的债务违约风险。”

刘善义(左起)、李兴裕、李顺泰及吴江进分享海内外经济情况。
刘善义(左起)、李兴裕、李顺泰及吴江进分享海内外经济情况。

金融风暴不会重演

再者,他指出,国债的偿还期也分散至短、中及长期,分散了违约风险。

“况且印尼和韩国等国都曾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偿债援助,但大马却不曾,反映我国的偿债能力。”

他今日在第3季度经济追踪进行汇报时,如是指出;出席者包括高级研究员刘善义、研究员李顺泰及吴江进。

首相敦马哈迪日前说,前朝政府留下1兆令吉国债须偿还,否则我国可能会面临破产。

此外,李兴裕有信心今年底可实现,财政预算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8%目标。

“政府将通过多个选项,如发债和脱售资产,以降低国债,加上补贴合理化等举措,可在年底达到财政预算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8%目标。不过,接下来可能因为国库收入减少,赤字或在明年提高至至少3%。”

无论如何,他认为,我国基本面和金融体系都强劲,97年金融风暴不会重演。

“相对阿根廷货币披索等货币大幅贬值,令吉的跌幅相对较小,年初至今仅贬约2%。再者,我国仍获得经常账项盈余(Current Account Surplus),没双赤字的风险。”

遗产税 资本盈利税 各有利弊
征新税得谨慎

随着政府将继续“瘦身”减国债,严谨策划财政预算案,并减少拨款,来临预算案不太可能降低个人税和公司税,但政府或考虑征收资本盈利税(Capital Gains Tax)和重推遗产税,帮补国库。

李兴裕说:“说到帮补国库,除了早前提及可能征收汽水税,希盟曾在2018年替代财政预算案中建议,征收资本盈利税,并重推遗产税。当然,这些税收都利弊兼具。”

他指出,遗产税可收窄人民收入不平等的差距,却也会抹杀中等收入群致富和创业的决心。对此,政府若打算征收遗产税,应设下特定的税率和税额顶限。
我国曾在1941年开始征收遗产税,但因税收低而于1991年取消。

至于股票交易的资本利得税,则可能减低本地金融市场的竞争力和吸引力,引发外资撤资走向没征收资本利得税的国家,如新加坡、泰国及菲律宾。

由于得减国债,并兼顾多项考量,李兴裕认为,11月提呈的2019年预算案,不太可能降低个人税和公司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