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年代(第9篇)‧1977年 马航客机遭骑劫 机上百人全罹难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流金年代(第9篇)‧1977年 马航客机遭骑劫 机上百人全罹难

    每周五登场

    马航MH370客机失踪事件,已经家喻户晓;但发生在1977年的马航劫机案,又存留在多少人的脑海里呢?




    (本报特别整理报导)

    这场空难,算是我国航空史上最惨重的悲剧,涉及的MH653航班客机,载有93名乘客和7名机组人员,不幸的是,机上无一人生还。

    该架客机位于当年梳邦的吉隆坡国际机场上空遭不明国籍人士骑劫约40分钟后,在距离该处1英里的柔佛州振林山丹绒古邦上空爆炸,撞毁在沼泽丛林内。

    失事飞机在柔佛州振林山丹绒古邦坠毁,图为该机铲平数十棵树木后沉入沼泽之地。
    失事飞机在柔佛州振林山丹绒古邦坠毁,图为该机铲平数十棵树木后沉入沼泽之地。

    据了解,客机原订于1977年12月4日7时54分飞抵该国际机场时,撞毁之前曾经发生两次爆炸。

    该飞机从槟城飞往新加坡,在撞毁之前,在低空爆炸,撞向地面之后再次发生另一次爆炸。
    该飞机从槟城飞往新加坡,在撞毁之前,在低空爆炸,撞向地面之后再次发生另一次爆炸。

    当时这架马航客机,是由一名经验丰富的印度机师驾驶。他于晚间7时50分飞离梳邦机场时,曾经向航空交通控制塔重复两次“飞机遭骑劫!飞机遭骑劫!”

    但机师并没有进一步说明飞机遭到谁骑劫。虽然飞机师过后成功与新加坡机场控制塔取得联络,声称将在晚上8时半在新加坡降落;但到了晚间8时14分,该机的踪影便在雷达荧幕上消失。8时36分,梳邦机场控制塔通知马航,MH653班机已于8时28分,在新加坡撞毁。

    马航获悉客机已经撞毁的消息后,立即和新加坡空军部队联手展开搜索飞机残骸工作。

    飞机的残骸落在现场。
    飞机的残骸落在现场。

    警方到了现场,发现飞机残骸散落多处,许多人的肢体和肉块、护照、机票及行李,在沼泽地带被发现。警方当时还发现一个与众不同,装有一排疑是子弹套的手提皮袋。该皮袋系着一根铁线与一块白布。究竟这是何物,有什么用途?至今依然是个谜。

    拯救人员赶到现场,只能进行收拾残骸及杂物。
    拯救人员赶到现场,只能进行收拾残骸及杂物。

    现场附近有一名村民声称,看见一架飞机朝丹绒古邦西南方向飞行,机翼部分似乎有火焰燃烧着,掠飞过附近的椰林不到数秒后,一阵爆炸声巨响,坠毁在当地的丛林里。

    爆炸后撞毁入沼泽林的客机留下巨大的空洞,可想而知其爆炸威力非常惊人。
    爆炸后撞毁入沼泽林的客机留下巨大的空洞,可想而知其爆炸威力非常惊人。

    当时,客机上也没有通报发生驳火事件;而根据另一项消息,被骑劫的马航班机在槟城起飞前,曾经有3名来历不明的亚洲人临时登机,至于他们是在什么情况下登机,也是一个谜。

    这次的航程竟成为了永诀,死者不但没有留下任何遗物,甚至连遗体,也被炸得烟消云散。警方过后收集了54袋罹难乘客支离破碎的遗体,运往新山中央医院检验。但这些碎尸,始终无法辨认出罹难者的身分。警方连一具完整的遗体都无法找到。

    据了解,警方花一个星期的时间收集罹难者的衣服及文件,找到的都是支离破碎的尸体,超过50个塑胶袋装着这些尸体送往新山中央医院验尸房。
    据了解,警方花一个星期的时间收集罹难者的衣服及文件,找到的都是支离破碎的尸体,超过50个塑胶袋装着这些尸体送往新山中央医院验尸房。

    当时客机上的乘客,包括我国农业部长拿督理阿里阿末、准备前往日本的古巴大使以及马来亚大学妇科教授普凡。当时普凡基于航班刚巧有位,才会搭上这趟死亡飞机。

    事后5天后,百名罹难者的残尸置放在七个灵柩,合葬在新山古文茶一个不属于任何宗教的公坟。马航也在此处建立一个纪念碑。

    为了悼念1977年的惨剧,马航在新山哥文茶树立纪念碑让罹难者的冤魂得以安息。
    为了悼念1977年的惨剧,马航在新山哥文茶树立纪念碑让罹难者的冤魂得以安息。
    空难者来自不同的宗教,因此当局特地在举殡前安排不同宗教的祈祷仪式,让亡魂各安其所。
    空难者来自不同的宗教,因此当局特地在举殡前安排不同宗教的祈祷仪式,让亡魂各安其所。

    根据马航消息,劫机者身分成谜,也不知道劫机目的,虽然有消息说可能和日本赤军有关,但当局一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此事。

    日本赤军(Japanese Red Army)是一个恐怖主义组织,带着推翻日本政府的使命,于1971年组成,并被外媒称为“劫机的老手”。

    就在发生空难的两年前,即1975年,日本赤军突击美国及瑞典驻马来西亚大使馆,劫持50名外交官,逼迫日本政府释放7名赤军人员,这也造成众人将矛头指向日本赤军的理由。

    现场传来令人作呕的腐腥味,罹难者的尸体被炸得粉身碎骨,家属也无法辨认尸体的身分。
    现场传来令人作呕的腐腥味,罹难者的尸体被炸得粉身碎骨,家属也无法辨认尸体的身分。
    罹难者粉身碎骨,图为现场一只和身体断开的手掌散落在地上被寻获。
    罹难者粉身碎骨,图为现场一只和身体断开的手掌散落在地上被寻获。
    看着一包包的碎尸,当年的外交部长丹斯里嘉沙里(中)心情特别沉重。
    看着一包包的碎尸,当年的外交部长丹斯里嘉沙里(中)心情特别沉重。
    一包包的碎尸、残肢、令人震惊,令家属悲痛。
    一包包的碎尸、残肢、令人震惊,令家属悲痛。
    空难死者家属现场哀傷痛苦,呼天抢地,也唤不回逝去的亲人。
    空难死者家属现场哀傷痛苦,呼天抢地,也唤不回逝去的亲人。
    马航职员在新山振林山空难现场检查飞机的机轮。
    马航职员在新山振林山空难现场检查飞机的机轮。
    空难现场愁云惨雾,军警在失事地点数里范围内,采取戒备和搜查行动。
    空难现场愁云惨雾,军警在失事地点数里范围内,采取戒备和搜查行动。
    同一年的9月份,日航客机在双溪毛糯一带撞毁。
    同一年的9月份,日航客机在双溪毛糯一带撞毁。
    撰文:叶慧彬
    编辑:温琦婷
    旁述:黄治振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