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何忍接生两万生命 来到核武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架势堂.何忍接生两万生命 来到核武世界…

20181001drRonald01



特约:子若
摄影:李玉珍
今日登场:2017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国际废除核武运动(ICAN)创办人之一
拿督斯里罗纳麦奎医生(Datuk Seri Dr.Ronald S.McCoy)

作为一个妇产科医生,他用八九个月时间照顾一场美丽孕事、一个孕妇、一名在妈妈肚子里的宝宝,之后却亲手把这个健健康康的新生命接生到一个有核武的世界。

“这事有点不对劲,不是吗?我们怎么可以这么做?我们怎么可以允许这事发生?”

2017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国际废除核武运动”(ICAN)创办人之一的拿督斯里罗纳麦奎医生(Datuk Seri Dr.Ronald S.McCoy)知道新生命来之不易,在经历约2万次新生命到来的喜悦后,他更加觉得,推动实现无核世界必须是他今生的目标。

医生济世 憎恶战争祸害

这些年来,罗纳麦奎医生的重任就是致力废除核武,把无核武的地球交回给孩子。

他说,一场战争不能动用核武,一旦动用了,意味着整个世界就会被摧毁。

9月26日是彻底消除核武器国际日(International Day for the Elimination of Nuclear Weapons),而今天10月1日是国际老年人日,两个日子风马牛不相及,却有个人跟这两个日子扯上了关系,他是今日做客《架势堂》的拿督斯里罗纳麦奎医生(Datuk Seri Dr.Ronald S.McCoy)。

他也是2017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国际废除核武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to Abolish Nuclear Weapons,简称ICAN)这个非政府组织的创办人之一,今年88岁了,这位资深的生活者并不因为年龄的增长而减缓参与社会运动的脚步,他时刻都在为世界和平而涸思干虑。

他于1930年在森美兰州出生,成长期却在吉隆坡度过,中学时期在吉隆坡维多利亚书院(Victoria Institution)求学,随后,前往新加坡的马来亚大学就读医科,1956年毕业后,开始在吉隆坡中央医院实习与工作。

广岛长崎瞬间毁灭

自1963年取得英国皇家妇产科医学院院士(Membership of The Royal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aecologists)后,回到吉隆坡开始他的妇产科执业生涯,先后就职于阿松大医院(Assunta Hospital)和班台医药中心(Pantai Medical Center),也是班台医药中心的创办人之一。他在1996年成为大马医药协会(MMA)主席。

在他40年的妇产科医生生涯里,亲手把超过2万名宝宝迎接到人间,对他而言,这些呱呱坠地的新生命理应生活在一个无核武的世界。所以,这个医生,他不只是照顾孕妇和在妈妈肚子里的宝宝;身为世界公民,也把照顾世界视为责无旁贷的任务。

过去这些年来,他的重责大任就是致力废除核武,把无核武的地球交回给孩子,这也是为何他当初会开始关注核武器的课题,他说,一场战争不能动用核武,一旦动用了,意味着整个世界就会被摧毁。

核弹不应该也不可以作为战争的武器,否则后果就会像1945年的日本广岛(Hiroshima)和长崎(Nagasaki)那样,完全被破坏掉。广岛和长崎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美军投下原子弹的两个地方,当时,这两座城市瞬间被毁灭,造成死伤人数数以十万计,留下无穷无尽的后遗症,迄今,仍是人类一场梦魇。

谈到40年来在妇产科生涯里接生过的宝宝,喜悦自然而然展露脸上,罗纳麦奎医生誓言尽一己之力,为已出世、正要出世和未出世的宝宝推动一个无核武的世界。
谈到40年来在妇产科生涯里接生过的宝宝,喜悦自然而然展露脸上,罗纳麦奎医生誓言尽一己之力,为已出世、正要出世和未出世的宝宝推动一个无核武的世界。

冲破封锁听到原子弹新闻

“这个世界根本不应该有战争。”在他那个绿意盎然且宽敞舒适的住家里,他忆及初次听闻广岛与长崎原子核爆事件的往事,当时,马来亚正值日据时期,只有极少数人收听到电台的节目,我们就只能从这些管道中获得所谓的‘黑市新闻’。”

首次听到原子弹(atomic bomb),他对它没有任何想法,“我以为,那是一个普通的大炸弹。”当然,后来获悉原子弹和普通炸弹的威力,不能相提并论。直至他成了医学系的学生后,他阅读了《Hiroshima》这本书。

那是美国普立兹奖得主韩约翰(John Hersey)的著作,里头记录了6个广岛核爆生还者的经历,“通过这本书,我真正认识了广岛所发生过的事情,我感到不可理喻,核战争到底为何存在?”

他说,医生永远不会喜欢战争。这本书的内容让他对核战与核武留下了深刻的负面印象,自此之后,将核武器除掉的念头,一直都潜藏在他的内心深处,也为他日后成立国际预防核战医生协会(International Physicians for the Prevention of Nuclear War,简称IPPNW)大马分会埋下了伏线。

反核武组织协会宣导

罗纳麦奎医生给我叙述了关于一群医生反核运动之始的故事,提到今年97岁的美国心脏病学大师伯纳德朗(Bernard Lown)。他透露,在很多很多年前的一次心脏病会议上,伯纳德朗遇见了来自苏联的心脏科医生叶夫根尼查佐夫(Evgueni Chazov,后来成为苏联卫生部长)。

在上述会议里,其中一个讨论的课题是心脏病发作导致的猝死,伯纳德朗对查佐夫说,另一个心脏性猝死的导因应该消除,那就是核战争,“在这之前,他其实已经多次提到了核战争。”伯纳德朗当时指出,核战争会造成许多猝死的案例,所以,身为医生的他们,应该站出来反对核武器。

回到苏联后,查佐夫对他的孩子说,他遇到了一位疯狂的美国心脏学家,说他们应该抵制核武器。他的其中一位孩子认为,伯纳德朗有可能是对的,他于是仔细想了一想。后来,两位医生走在一起,合力成立了IPPNW,旨在倡导停止核武,为世界和平努力,那一年是1980年,“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件事。”

大马政策是反核武

直到1985年, IPPNW 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这则新闻被刊登在《英国医学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上,我读到了。”然后,他对自己说:“我必须加入这个组织。”

翌年,大马医药协会在马六甲举行的常年代表大会上,当所有人都在享用早餐之际,他毅然站到了椅子上,随后,大声地告诉同行们,有那么一个反核武器的组织IPPNW,“我觉得,我们也应该在大马成立一个那样的组织。”

他放下了纸和笔,“如果你们有兴趣,写下你们的名字、地址和电话号码,我们做一些事情。”结果,他得到现场逾三十人的认同和参与,他尚记得,他们的第一次会议在大马医药研究院(Institute for Medical Research,简称IMR)进行,“我后来在组织里扮演的角色是秘书。”

自大马防止核战争医生组织(MPPNW)成立之后,除了例常会议,每年8月6日的广岛日(Hiroshima Day),他们都会组织一个公共会议或者论坛,“我们都会集中讨论关于核武器的课题,从而提高群众对核武的醒觉。”人们之所以听取他们,那是因为他们是一群有公信力的医生。

直到2004年,他的身体不适,便不再有人组织此活动。但在那18年里,他有8年时间是担任IPPNW的联合主席,因此也出席了IPPNW的各项会议。与此同时,他也亲自到广岛与长崎走了好几回,“我曾到访广岛四五次,长崎则是两次。”

“在那里,有一个很好的纪念馆。”他所指的是和平纪念资料馆,馆内展示广岛在遭受原子弹爆炸前及爆炸后的照片、影片和模型,看了以后,他再三强调本身的立场,说道:“对我来说,你不能用核武器来战争,或者赢得一场战争。”

“所以,消除核武器是唯一的道路。”庆幸的是,他意识到大马政府的政策是反核武器的,当时的首相敦马哈迪也曾为该会首次举行的公共会议主持开幕及致词,“他也是一名医生,他能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20181001drRonald03

终极目标 实现无核武世界

从IPPNW到ICAN,又是另一个阶段性的发展,“当初成立ICAN 是我的想法。”罗纳麦奎医生透露,联合国有个条约叫《不扩散核武器条约》(Treaty on the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简称NPT),他们每5年都会在美国纽约的联合国总部举行一次审议大会。

作为IPPNW的一分子,他会前往纽约出席此会议,以听取核武器国家做出种种承诺。但有感事情总是迟迟都未有进展,到了2005年的会议中,他对无法促进核裁军而感到相当失望。

从会议回国的两周后,他自我沉淀与检讨,发现他们似乎走错了方向,于是,他告诉自己:“我们需要改变自己的策略。”他把他的想法写了下来,并电邮给IPPNW的所有会员,由于IPPNW的会员都是医生,他建议成立一个国际除核武组织,把世界上所有反核武组织联合在一起,同时,也与各国政府进行会谈。

无人能够独善其身

把反核武运动变成一个全球性的运动,而不仅限于医生群,因此,“国际废除核武运动”这个想法萌生了出来了,“ICAN的发音也特别有意思,I Can(我可以)、You Can(你可以)、We All Can(我们都可以)!”核武器的破坏性对全人类构成极大威胁,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独善其身,反核武人人有责。

“对于我的建议,有些人赞成,有些人不赞成,各执一词。我们进行了连番讨论,终于,澳洲有一群人说:好主意,这就来成立ICAN!”2007年,在澳洲一群志同道合者的带领下,这个全球公民社会联盟宣告成立了。

他说,ICAN 源自他的主意,“但是,真正推动这个组织的是澳洲反核社群。”根据ICAN的网站显示,如今,该协会在全球103个国家有513个组织伙伴,大家共同推动该组织于去年7月7日协助签订并获得联合国通过的《禁止核武条约》(Treaty on the Prohibition of Nuclear Weapons)获得遵行与落实。

《禁止核武条约》是全球第一份具约束力的国际性禁核条约,禁令范围包括发展、测试、制造、取得、持有或储存核子武器或其他核子引爆装置,“我们做过最大的事情,是让各国政府一起同意拥有一个废除核武的条约,大马也在其中的签署国。”

我们都可以踏出第一步

在全球笼罩在核战阴霾下,这项突破性贡献也是ICAN获得2017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原因之一。据大纪元的报导,诺贝尔委员会说:“该组织努力警示(国际社会),使用核武器可能造成灾难性的人道主义后果,并努力为禁止这种武器做出突破性贡献。”

ICAN的办事处设在瑞士日内瓦,工作人员只有区区数人,“当时,我从ICAN的电邮中,得知我们得奖了。”问他当下的感受,“哇,太棒了!”在获奖近一年后,他依然没有一刻停下脚步,未来需要做的工作还很多,当前,他们最大的挑战是让9个拥有核武的国家签署上述条约。

他预料,那是十分艰巨的任务,但,他们锁定上述9个国家的公民,让群众敦促政府参与废除核武器行动,“确实不容易,但是……但是……”他用了一种坚定不移的语气说道:“我们禁止了地雷、生物武器、化学武器,同样的……我们也可以废除核武器。”

“当然,我们可以……”实现一个无核的世界,是他的终极目标,“或许,不是在我今生可以看得到的一个结果。”人存于世,只要有志并尽了志,便是无悔于天地!

聆听婴儿初啼 人生最大感动

对于走上医学这条路上,罗纳麦奎医生坦言,若然当初有建筑学科系,他可能就成为一名建筑师了,但他最后选择了学医,“当医生也非常有用,可以做出贡献。”后来证明他的选择无误,不仅学以致用,还用它来促进世界和平。

毕业后,他在吉隆坡中央医院实习,第一个半年被派往妇产科部门工作,另一个半年则被派到普通内科部上班,如是过了一年,妇产科的德里克卢埃琳琼斯(Derek Llewellyn Jones)医生要医院把他调派回到妇产科,与他一起工作。

“我感到很开心,因为琼斯医生是一位友善的人。”他透露,琼斯医生退休后搬到澳洲悉尼时,写出了一本畅销著作《Everywoman》,与他共事的那段日子里,“他让我学习到,医生应该知道病人的名字、应该经常与病人交谈,与他们建立一个良好的关系。”

生命喜悦是永恒

“在任何一段交谈中,每个人必须表现出本身的友善、热情、和蔼,尝试帮助需要你帮助的人。”这就是医生该做的事,他说,琼斯医生就是这样的人,“他同时也是一名好老师,我从他的身上学习到很多。”

然后,他决定专攻妇产科,“其实,当我还是医学系的学生时,曾告诉自己要成为外科医生,后来之所以产生变化”,他想有部分是源自于琼斯医生的影响,“妇产科中同样也有手术,所以,我认为,这对我来说是一份好的工作。”

此外,作为迎接一个初生小生命到来的一份子,“这感觉是非常美妙的。”他减缓了说话的速度,用一种沉醉其中的语气,说道:“当你听到婴儿诞生时的第一声哭声,世界上没有什么更让你觉得有成就感了。”他说,一个新生儿的出世,加上父母的喜悦,“这让我感到太棒了!”

“在40年内,我大概接生了2万名小婴儿。”他欣然说道:“他们都会回来看我,还对我说:医生,我是你接生的。我则回他们:非常高兴再次遇见你,你长大了!”这是经常发生的事,“这让我感觉很有爱,我非常享受这份工作。”

“庆幸的是,我不需要太多睡眠,这对我作为一名妇产科医生来说,非常有用,因为我们需要在任何时候投入接生工作,即使是半夜时分。”尽管距离他1996退休那一年已有一段日子,但说起他接生过的无数宝宝,他依然会哈哈大笑,说明生命的喜悦是永恒,我们且让这份永恒留在一个无核武的世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