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甲青少年散文创作比赛 佳作.大海中,你的记忆 | 中国报 ChinaPress

全甲青少年散文创作比赛 佳作.大海中,你的记忆

★谢秋雨(SMK TUN MUTAHIR 4SN)



放眼望去,几艘小渔船停泊在岸边,那是一个夕阳西下的黄昏。一二三四五,数一数,海边五艘渔船;一二三四五,岸边五个身影。野渡无人舟自横,恰恰适合形容此时此刻的景色。

“以前啊,你爷爷就是在这里出海捕鱼的。”坐在轮椅上的奶奶望着一艘艘靠港的渔船,眼神里满是一幕幕老故事。

也许映入她眼里的,是五十年前的渔船,五十年前的港口,五十年前的夕阳。“我啊,每每这个时候就会到这里,等你爷爷回来。”

一旁的爷爷拿着拐杖,默默地注视着这片大海,他曾经最熟悉的大海。患有阿兹海默症的爷爷早在几年前便把许多珍贵记忆抛出脑海了,就连爸爸妈妈和我他都记不清了,唯独奶奶,他始终忘不了。

这片大海蕴藏着他五十年前的回忆,那艘渔船承载着他曾经的酸甜苦辣。他,还记得吗?

“我以前最担心暴风雨了,每次在雨中等你爷爷回来的时候,我都担心他会不会突然消失在我的生命里。”奶奶看了看爷爷:“幸好我每一次都等到了他。”

这些往事,也不知从她口里说出多少次了,但她却爱说给我们听,听那些年的故事。

吃鱼的时候,奶奶总会告诉我们,以前吃鱼是不能把鱼翻过来的。小时候我不明白以前的人为何那么迷信,翻鱼会导致翻船?不过后来,我明白了其中的担忧、顾忌。

“你还记得老陈吗?还有老王?”奶奶转过头问爷爷。

小时候经常听奶奶提起曾与爷爷共度患难的好友老陈和老王。每次遇上大风大浪,要不是他们三人互相鼓励,互相帮忙,恐怕早就因失去信心而丧命大海。爷爷生病无法出海捕鱼时,他们总是关心地送上几条大鱼,说是吃鱼好康复。

爷爷沉默了好久,眼神从没离开过那片大海。良久,他反问;“老陈是谁?老王…是谁?”也许这几年,脑海里的记忆已被删除得所剩无几了。

“唉,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早已习惯了爷爷的健忘,奶奶并不打算回答。

奶奶总说渔村里人情味很浓。咖啡馆的老板经常和她聊天,清闲的时候聊上一个小时,忙碌的时候最少也有四五句话。

在街上遇到一个陌生人,大家也可以热情地打招呼,甚至聊起天来。但是,在城市里,人人都显得陌生。走在街上仿佛人人脸上都写着“不可靠近”,也许是现代人们的提防心比较重。

在咖啡馆喝杯茶,老板也不会贸然与顾客闲聊。

治安问题导致人际关系疏远,疏远得连邻居长什么样都不晓得。

听奶奶说,以前整个渔村的村民都认识彼此,没有谁是不被认识的。晚上也不必上锁,甚至要大开门户也不会招惹小偷。现在,有谁敢不锁门?

“你还记得吗?以前你总嫌弃我做的鱼不好吃,每次都要亲自下厨。我喜欢煎鱼,你却总说蒸鱼才能吃出鱼的鲜味。”奶奶再次提起爷爷的过去:“你叫孩子们多吃鱼,说读书人就得多吃鱼,说多吃鱼会更聪明,但是啊,却越变越笨…”有颗泪珠从奶奶脸颊滑落,往事是如此记忆犹新。

爷爷依然呆呆地望着大海。忘了,他什么都忘了。过去的一切他全忘了!病魔早已残忍地吞噬了他宝贵的记忆。把爷爷带回这片土地,奶奶说了一个又一个老故事,却依然无法唤醒他的记忆。

当夕阳最后一缕光辉洒在海上,爷爷突然开口:“船坏了,雨下不停,我急死了。当时我很着急,我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们,但是雨真的好大,我不得不害怕。有人在船上安慰我,鼓励我,但是船快要沉了。感觉过了好久,感觉自己快要死了,有一艘船突然出现,救了我们。”第一次,我听他说故事。

“下船时,下着大雨。”爷爷转头看奶奶:“我看见你在岸边,拿着雨伞,全身都湿透了…”

一旁的奶奶听着他说的老故事,当年她湿了衣裳,此刻她湿了脸庞。

他记得,他没有忘记,从来没有忘记。他记得这片大海,这片海上的一切,但不知道大海记不记得他?

评语

邓月璇 :阿兹海默症带走爷爷的记忆,从奶奶口中道出爷爷的故事,更是情真意切。也许我们无法阻遏病魔的摧残,但亲人的爱与关怀,可伴随爷爷到人生的尽头。

梁荣固 : 利用眼前景色铺陈心里的感情,自然流畅,作者的用心,其实,评审们都有留意到,值得期待的文坛新秀。

陈慧凤 : 爷爷奶奶携手共度一生的那份情感,在作者细心铺排下,自成一股暖流,当大家都在歌颂轰轰烈烈的爱情时,唯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这份情,相伴相依到最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活动简介
暂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