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青:青空玩味──蚂蟥之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陈秀青:青空玩味──蚂蟥之吻

    某日到林区赏鸟,夫婿脚部被吸血虫黏上,不痛不痒直到在食店午餐结束,服务员惊见离席后的椅脚边红血一滩,不认为自己是受害者。



    回家脱袜后才惊见脚踝附近鲜血淋漓,才知那虫吸饱血,发涨脱落在餐厅的地上还溢出血汁,当时夫婿检查脚袜都没见到血迹,真想不透这虫的作案手法。

    朋友群谈起他们的经历,更加深我对这虫的害怕。甲友腿上的伤痕是三天前被咬的,三齿红印清晰可见;乙友被吸血则严重到六个月后才痊愈,叙说的当下我已感到头麻心颤,棘皮竖起。

    今晨来到这山区,小径湿答答地泥泞遍布,落叶堆积路面和两旁,应是昨夜下了不小的雨;同伴提醒,不要踩在叶片和湿处,水蛭容易沾粘上身。

    没多久,左小腿感到如针小刺的痛,裤管拉起真的中招。长长一条软黑,短短一公分的细瘦小躯,犹如切断一截的橡皮筋,第一次见到它的真面目,惊骇到直想大叫,全身软弱无力,心头直缩抖,不敢正眼瞧它,更别说要抓起它。赶紧呼朋帮忙,友人手巧经验足,一把轻捏甩得快,皮肤马上红一粒。

    此程鸟友有半数人被咬,但他们还会玩把戏:轻轻揪起尾端,慢慢拉出它全身,呼朋来看虫齿咬肤的不放,细捻缓捉不让蚂蟥被扯断!我没能那般潇洒,若虫上身无人帮,快快吸我血多多,尽速吃饱自落地,分道扬镳互不见!

    台湾人;曾任资讯软体经理及财会经理,今,日作小文提炼心之禅。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