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与一次性塑料 分手快乐 | 中国报 ChinaPress

架势堂‧与一次性塑料 分手快乐

“你今天分手了吗?”“我要分手,我要找新的恋人!”到底跟谁分手,为何分手,新恋人在哪儿?为了表达对这个地球的爱,我们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分手运动”,我加入了,连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部长杨美盈都加入了,你怎能不投入这场快乐分手、分手快乐的关键性运动呢?



20181008fe01

特约:子若
摄影:陈梓健

今日登场
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部长——杨美盈

单身杨美盈谈分手 因为你是永恒……

钻石是永恒的,塑料也是永恒的,我们不介意与钻石天长地久,但介意与塑料万年同流合污。我们怎能贪图一次使用的方便,为地球留下祸患……

每年2月14日是普天同庆的情人节,在这甜蜜蜜的日子里,任何人都期盼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今年的情人节与往年不同,世界在酝酿一场全球性的分手运动!

这一个分手运动由联合国环境署(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简称UNEP)提出,就在情人节前两天,该署疾呼,全球公民参与这场不会令人伤心欲绝的“分手”运动,这次分手完全为了地球的幸福着想,也为人类的未来而斩断情丝。

这次结束关系的对象不是人,而是与一次性塑料(single-use plastic),该署要大家跟“有毒关系”(toxic relationship)提出分手,并在更多环境可持续性选择中,寻找“新恋情”!

杨美盈坦言,大马属于发展中国家,不只是环境保护要做到,也要与经济增长取得均衡发展,她看到塑料替代品的商机。
杨美盈坦言,大马属于发展中国家,不只是环境保护要做到,也要与经济增长取得均衡发展,她看到塑料替代品的商机。

塑战速决,接力长征

据联合国环保署报导,我们的星球正处于塑料垃圾瘟疫之中,研究人员估计,自20世纪50年代初以来,全球已经生产了超过83亿吨塑料,大约60%的塑料最终流入垃圾填埋场或自然环境中。

因此,联合国环境署不只是发起“Break-Up with single use plastics”(和一次性塑料分手)运动,同时也发动“塑战速决”(Beat Plastic Pollution)的攻势,以打卡接力游戏在社群媒体上走进人们的生活。

今年9月12日,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部长杨美盈的个人面书,上载了一段单刀直入的“Let’s Break Up”(我们分手吧)视频,在约三周内,此视频获得逾8000个赞、逾300个留言、逾3700次分享,以及约27万次播放。

这个视频被放在顶端位置,说明她对它的重视,并且获得网民的高度赞赏。于是,邀请杨美盈部长做客《架势堂》,跟本报读者分享她带动的这一场“分手”运动。

趁变成塑料浓汤前 一起守护海洋

这位上任五个月的新科部长,除了部门的事,高学历、高职位兼云英未嫁的她,其感情状态一直备受群众关注,这段高调的分手宣言,自然而然引人瞩目,杨美盈在该视频的贴子分享道:

“许多人都在问我的感情状况,我的答案是:我要分手!”继续追看下去,大家恍然大悟她要分手的对象是一次性塑料。

此视频之所以得到广泛网民赞赏,除了塑战是当务之急课题之外,它也跳脱政府向来予人硬邦邦的制作与呈现画面,把严谨、严肃的环境课题,以带有笑点的方式走入民心。

更何况,部长不介意借出自身的感情状态,充当自我调侃的桥段,“这是自嘲方式嘛!”她在做客《架势堂》时如是对我们说。

当视频里的“Kepoh”记者问她:“爱是永恒的吗?”她的答案居然是:“塑料才是永不消逝的。 ”当“爱情”的八卦事被部长转去严肃的“塑料”课题,“Kepoh”记者宛如大难临头,回去该如何向上司交差呀?

一时情急之下,他追击部长为何埋葬读者们的好奇心,连带他的访问亦惨遭“谋害”。听罢,部长似乎有恃无恐兼且有备而来,她随手拿起杯中的塑料吸管,指那才是杀手!

根据美国海洋保育协会(Ocean Conservancy)指出,塑料吸管在全球海洋垃圾数量中排第十一的位置,成为环境污染一大来源。

据报导,塑料吸管的体积细小,容易成为回收的漏网之鱼,以致于它在全球的海洋漂流。阅读过一则新闻报导,指海龟的鼻子被吸管塞住,当人们帮它取出时,痛得流泪又流血,让人心疼更心酸。

在海洋未成为一碗丰富的塑料浓汤(Plastic Soup)以前,限塑或是禁塑是全球未来必然要走的一条路。

塑料瓶子和垃圾从河流流到向大海,大海犹如天然的垃圾场。(此图取自UN网站,摄影者:Martine Perret)
塑料瓶子和垃圾从河流流到向大海,大海犹如天然的垃圾场。(此图取自UN网站,摄影者:Martine Perret)

限塑禁塑 方能重塑新环境

作为掌管这个部门的部长,杨美盈不讳言,在生活中要实践这件事很难,“我们的生活无处不是塑料。”她指出,比如:约了朋友,走到一半去买东西,买了东西,需要袋子;在外用餐,若是有剩菜,要打包回去,也需要袋子。

快人快语的她直言,塑料在生活里已经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我们无法一下子就全面禁塑,必须有阶段性的过渡,同时,也要找到替代品,而且替代品的价钱跟现今的原料差不多一样。”

与此同时,她认为,人们需要改变个人生活方式,比如随身携带环保袋是个方法。她知道,要求全民理解环保的重要,从限塑走到禁塑,作为部长就首先必须以身作则。

因此,她决定在本身掌管的部门启动联合国环境署的“分手运动”,“我们要以身作则,如果公务员率先挺身而出参与这项运动,一个人再去影响十个人,这个运动就事半功倍了。”

她必须让其部门的人员相信,她所要做的事情,才会主动去做这件事情,且来细听她如何带领其部门的全体公务员,向一次性塑料提出分手。

限塑第一步 少用吸管!

“每个月给大家三个挑战。”在理解到不能首次就把目标设定得过高,使人望而生畏、敬而远之,杨美盈于是让大家一步一步来“分手”,“首阶段是在开会时落实。”她说,如今其部门在开会的时候,桌子上不能有塑料瓶子,部门里也设置更多水机、玻璃水瓶和杯子,如此一来,便能大量减少塑料水瓶的使用。

再来,就是禁止使用即弃塑料吸管,她不讳言,这个做法在开会时较容易落实,换作在外用餐,“这个有一定的困难。”她表示,若是说不要吸管,这种既定动作还是会发生。

她以个人经验为例,在外点冷饮料时,有时难免会忘了说不要吸管,哪怕说了,对方也照样给,无济于事,“唯有少喝冷饮,改为要热饮。”热饮更有益于健康,说不定这是这场分手运动中的意外收获呐!

第三个是保鲜膜,她说,政府部门在开会时都提供食物,进而催生了保鲜膜的使用,“现在都买盖罩来取而代之了。”问及食物盖罩是不是非塑料品,她有此解释,“不要紧的,首阶段要做到的是禁用一次性的塑料。”

渐行式从生活着手

她说,全国全面禁塑,那是相当棘手的,先向单次使用的塑料着手,到了第二阶段才禁止使用重用塑料。同时,也检讨从石油制作的塑胶袋转为生物可分解塑料袋,“我们已跟相关生产商进行商议,实际上,两种塑料袋制作过程相同,不同的是原料。”至于未来将采用哪种替代原料,棕油是在考虑的可行方案之一。

除了她执掌的部门,她也对每周内阁会议发出如是“分手”建议,“还是有塑料瓶子,等下一个会议,我再去看看有没有换掉。”她之所以选择一步一步进行,那是因为她理解“快速致胜”(quick win)的道理,那是克服挑战过程中最重要的前进动力。

“当第一步都做到了,大家就会想要继续做得更好,好要更好是人们迈向目标的渐进式心理状态。”尽管现代人仿佛塑料成瘾,但是,任何生活习惯都可以从小范围做起,再慢慢做大,她透露,每个月都会在部门内实行三件要做的事,各单位进行比赛,然后,在常月集会上颁发奖品,以示鼓励。

在这件环保事上,推己及人不是只设身处地为人着想,同时,也要替海洋里的朋友着想。她指出,环保观念不能强行灌输和执行,而是以有趣的方式让大家产生自觉性,进而认为有需要去保护世界,并以自己所做的事为傲。

我们且拭目以待该部门接着下来会推出的新一轮视频,以及会实行的另三件限塑的事。

在杨美盈的推动下,其部门所有会议已以玻璃杯和壶取代塑料水瓶,食物盖罩取代保鲜膜,正式与即弃塑料说分手。(此图取自于杨美盈面书。)
在杨美盈的推动下,其部门所有会议已以玻璃杯和壶取代塑料水瓶,食物盖罩取代保鲜膜,正式与即弃塑料说分手。(此图取自于杨美盈面书。)

科技发达人悠闲 发展生态旅游

人生的学问来自于书籍的阅读,也来自于亲身的体验,在接受《架势堂》访问时,杨美盈提到了两个生命中的小插曲、大领悟,一是她读过的环保书,二是她到过的风景地。

她透露,美国前副总统戈尔(Al Gore)的《不愿面对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是影响她至深的环保书,这本书记录了戈尔在世界各地以最容易理解的概念,让人们了解全球暖化现象及其后果的演讲。

然而,她认为,环境保护未必就是受他人影响,她来自柔佛州昔加末县最北的一个小镇峇都安南(Batu Anam),她形容自己是个甘榜人,但,这个甘榜人很实际,也很务实,在她的眼里,环境是有价值的,“但鲜少人看到。”

在全球经济越来越好,以及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简称AI)陆续出现以后,人们的工作时间也有了变化, “昔日农业时代因为缺乏科技,因此,人们每天至少要工作十六小时。”

“过渡到工业时期乃至ICT时期后,人工智能不仅取代很多人的工作岗位,同时,也减少每个人的平均工作时间。”她指出,尤其现在欧洲人的每日工时已是七小时,而且工作天是四天。

若是在未来的世界里,每个人的工作时间是六个小时,工作天是五天,“那些不做工的日子,要做什么呢?”她自问自答道:“你就是要找娱乐嘛,只是,人们选择的娱乐会是什么?”

她的答案是“旅行”,“当一个人决定去旅行,自然要找美丽的地方。”她于是以潜水为例,“你会把钱花在什么样的海洋公园呢?那会是受保护且永续发展的海洋公园。”

“这是一个可以看得非常清楚的生态旅游画面,若是我们把环境保护得很好,把生态旅游开发得好,这是未来世界非常有潜能的一个领域。”

来分手吧!这次分手对象不是任何人,而是一次性塑料。 在这个备受赞赏的视频里,杨美盈提到其部门开会时落实限塑、禁塑的三件事, 你又如何在日常生活中,跟那些塑料说再见呢?
来分手吧!这次分手对象不是任何人,而是一次性塑料。
在这个备受赞赏的视频里,杨美盈提到其部门开会时落实限塑、禁塑的三件事,
你又如何在日常生活中,跟那些塑料说再见呢?

树的价值 非华厦所能取代

此时,部长提到,参政以前,杨美盈是一个爱旅游的人,有一回到澳洲时,导游对她跟旅伴说:“来,我带你们去看一棵树。”好奇的她跟旅伴走进森林,走了一个半小时,导游站在一棵树前,指着它说道:“你瞧,这是活了数百年的热带雨林树木。”

她对导游说:“这样的树在大马有很多啊!”她说,大马是一个大自然丰富且富裕的国家,“问题是,我们觉得,建筑比树有价值,机器比动物、生物更有价值。”在此时此刻听到部长的如斯语重心长,必会令人有所思、有所想,也必须有所悟。

她预估,未来的环境价值是不可限量的,纵观各国各城都在进行非持续性发展的项目,未来世界对受保护的环境会出现大量的需求,“因此,拥有更多环境保护区的资源,便将收割更多利益。”

执掌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与环境部是杨美盈人生中的意外,这个意外既惊又喜,因为打从唸书时代开始,她就对气候变化深感兴趣且有想法,“在剑桥(Cambridge University)的时候吧……”

当时, 修读高级化学工程哲学硕士的她,大量接触可持续发展能源、水源等课题,同时,也接触到温室气体与气候变迁息息相关的议题。她原以为无望,盖因没有一个国家要停止发展,“这需要一个真正周全的计划。”

当时,她回到大马就想要帮助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然而,几经辗转之后,她觉得,改变国家是那时的当务之急,“于是乎,阴差阳错进了政治,随后当上了部长,也不小心执掌了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与环境部。”

这里有她要施展抱负的空间,身为部长,她表示,许多学有专长的专才跟她走在同一条路上,所以,她每天都在仔细聆听各方的专业汇报, “人生充满意外与凑巧。”这就是冥冥中的安排,她说,必须好好利用这个平台来做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