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德和:写意写——一路谋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赵德和:写意写——一路谋生

    最近我也驾起Grab了,驾Grab的理由只有一个,也就不必多费嘴舌。我发现各行各业都有被数字束缚的命运,从朝九晚五的生活到发粮后三天的户头余额,如果说不气馁是不老实,而我老实说就是为了生活。有趣的是,无论是驾Grab还是教琴,我都只是领四分之一的报酬,虽然驾Grab和教琴都是精神劳动,前者的工作毫无悬念是简单,后者则在于如何激发学生天马行空的想像力,但生活还是能把你拉下马,所谓“马死落地行”、“骑牛搵马”也就是这道理了。



    鲁宾斯坦说过,钢琴的灵魂在踏板上,运用得妙,音乐会像被赋予生命般的有机体,活起来。其实驾驶座下的踏板何尝不是一样,油门踏得突兀,乘客不开心,煞车器踏得过慢大家不开心,油门踏得尽兴,即使光顾的乘客多,到头来还得多光顾加油站。我家小红Volkswagen Polo作为Grab的谋生工具,老实说是不符经济效益,这汽车说省油不省油,说宽敞又不特别宽敞,可是车子就胜在跑起来四平八稳,音响素质不差。但说的这两点都不是乘客关心的,更不是我关心的,所以说到底,还是有半做半亏的感觉。

    许多人排斥当电子德士的原因很多,当中有的是难以言明的洁癖问题,如:“我不想我的车随便被人坐。”乍听之下更像是道德原则的问题。圣经说,身体是座庙宇,应当力保贞洁。如果这句话有理,那么那部你每月准时供奉数百令吉不等的轿车就更不用说了,绝不能随便让人进入!但圣经也说,应当去爱你的邻人,所以我就乐于为他们开启那扇门了。

    在芙蓉驾Grab生意不好也不坏,但意想不到的是,它会带你去到意想不到的地方,看见许多意想不到的风景。我走在一路上左右都是油棕园,左边突然出现一些油漆剥落得有些凄凉的木屋,它们没有系统地坐落在一大片草原上,甘榜小孩在玩藤球,路边耸立着一个告示牌:小心马来貘出没。这被翠绿色环绕着的地方非常凉爽,在某处散播着从燃烧干枯椰树叶子的灰紫色烟霾,无警示地像薄纱般覆盖了部分范围。

    当我还对那绿翠朴素的,安分守己的地方浮想联翩时,叮!我的下一个目的地,也许就是我想也想不到的,潜藏在芙蓉小镇的巨型别墅,又或是身为森州人的我,鲜少践踏的波德申海滩。

    基于本地人含蓄的个性,我大多时候一路上安静执行任务,当然也遇上不甘寂静的乘客,帮忙消除了红灯前安静的尴尬。有的寒暄几句,有的侃侃而谈,大家都在生活着,我车里不知不觉混和了乘客富裕气质和贫穷气味。有些乘客令你想像力丰富,有些则乏味得像白开水。握着驾驶盘从Point A到 Point B,“叮”一声,宛如扔进瓷碗里的钱币清脆声,又从手机里发了出来。

    钢琴教师,音乐、电影与书籍的杂食动物,零嘴虽少吃但不否认该营养价值所在,偶尔藉健身来消除罪恶感。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