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老家

温馨语 (雅佳美浪中学)



朦胧的童年回忆里,有这么一间家。

黄昏,我骑着车到处兜风。在回家的路上,我偶然经过往老家的路。一丝犹豫后,我左转骑入那条乡间小路,决定到老家看看。

老家是爷爷的家。年幼的时候,父母总让我和哥哥在周末到老家住几天,探望爷爷奶奶。

那是一间普通的单层板屋,屋外刷着米色的漆,大门挂着从未拿下过的红彩。

老屋旁总是停放着一辆爷爷专属的老摩哆。这家,是我几时最向往的地方,这里承载着我许多的童年回忆,让我远离城市喧嚣,抛开生活中的烦恼,是身心灵放松的天堂。然而,爷爷奶奶都去世后,老家就这样被空置着,再也没有人回来过。

老家已不再是记忆中的老样子,我停放单车,不禁感叹。

老家已面目全非一米色的漆脱落得失去原有的光彩,红彩上沾满了灰尘,而爷爷的摩哆已不复再。

曾经每逢佳节,老家都是热闹的,亲朋戚友都会来到老家聚餐拜年。现在,空荡荡的老家显得格外凄凉。它还是没经得住暴风雨的摧残,变得破烂不堪。

老家最多的关于爷爷奶奶的记忆。夕阳西下,爷爷总会笑着对我招手,示意我和哥哥上摩哆兜风。

年幼时瘦小的我总爱坐在摩哆前的篮筐里,哥哥则坐在摩哆后坐紧紧抱着爷爷。爷爷并没有真的带着我们到处晃,而是绕着老家的稻田不停兜兜转转,让我们欣赏那片一望无际的稻田。

金黄色的稻浪犹如五线谱,就像是律动的音符,随着微风轻轻摇摆。那片春意盎然的景象使我至今还忘不了那淳朴的乡下风景,这风景是多么得令人陶醉。

老家旁还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尤记得小时候,我总爱抱着透明的塑料罐子往小溪奔去,抓小溪里的小鱼到家里养着。

年纪小的我总爱抓最大最漂亮的鱼儿,无奈缺乏技术,频频失手。

这时,爷爷就会卷起裤脚帮我把鱼抓起,我兴奋地手舞足蹈,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鱼儿带回老家。无奈只是三分钟热度的我,回到家后就把鱼儿放置在一旁,最后都把它们给忘了,牺牲了无辜的生命。

后院很大,种满了奶奶细心栽培的盆栽。

奶奶很喜欢花,盆栽里的娇媚的花儿色彩缤纷,都是奶奶的宝贝。闲暇的时候,我们都会跑到后院追逐玩乐,奶奶总坐在石椅上面带笑意地看护着我们。当盆栽里长满杂草野花,我和哥哥都会被奶奶拉着一起清除杂草。

我们甚至突发奇想,把杂草野花绑成一束,当成花束送给爷爷奶奶。那的确只是很凌乱的一束花,但爷爷奶奶的神情是欣慰、幸福的。只是我却未能发现这发自内心的笑容里藏着一条条的皱纹,岁月留下的痕迹。

回忆就像不停播放的电影,不停在脑海中闪过。

我站在被无情的岁月绣蚀的大门外,不禁感叹物是人非。

爷爷奶奶不在后,大家一起收拾了老家,关上了大门,就再也没有回来。

还记得那天,我哭得稀里哗啦,一把鼻涕一把泪。我知道,这一切即将成为过去式,成为零星散落的记忆,深深烙印在脑海里。

我莞尔,骑上单车离去。

最好的回忆,将永远存在心底,不会随着岁月冲淡离去。

邓月璇:时间走了,爷爷奶奶也不见了。这是岁月的残酷。文字镜头下,作者和爷爷奶奶的日常互动显得鲜明动人。

梁荣固: 一段骑脚车的的路程,写一段回忆,不功不过,16岁的情怀总是诗,流畅如水。

陈慧凤: 伫立在老家前,童年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在文字里流转着对爷爷奶奶的生活记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