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贤:壮游世界──不夜城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陈楚贤:壮游世界──不夜城

    我从南方边城,再一次迁徙来到了首都。上一次已经是近8年前的事了,高中毕业后并没有像多数的同学那样选择到吉隆坡升学,这里对我来说是童年时家庭旅游的目的地。



    我在SS2闹区附近租了一间房间,房间足够一个人生活。摆得下单人床、书架、衣架,还有一张写字台,所有的东西只用了一辆车子就装满了。这就是生活的全部了,跟旅行的时候十分相似,一个后背包必须要容下生活的所有必需品。长时间旅行一段时间,背包越发精简。在过程中不断放弃物件,只留下必需品。

    从工作室离开的时间通常已经是接近凌晨,拐进回家的那个路口有一个开到凌晨的猪肠粉档口,它很像一座灯塔。忙了一整天没怎么吃东西的日子,下班后总有一个声音让我将车子停下,夹几件配料搭肠粉,淋上甜面酱,就这样抚慰了忙碌的日子。

    在南方生活的时候,我不太常在夜里出门,家里有母亲打点一切琐碎的细节。在这里我必须管理好自己的生活。我可以在十点过后去超市买食材,可以在凌晨十二点跟朋友去24小时营业的饮料店聊天。无论你是晨型人或者夜猫子,这座永不停歇的城市都为你打开了方便大门。

    住在澳洲朋友跟我说:“该死的房地产经纪,我只能请假在他上班时间看房子。”纽西兰威灵顿的换宿家庭跟我说:“晚上9点后,你看山上亮着光的房子(表示还没入睡),他们必定不是本地人。”当他们倾羡着亚洲的热闹与方便,而我对他们能够投入更多时间在生活也向往不已呢!

    风向星座,相信“人一辈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圆满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