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公布监视影像 疑似15人谋杀小组现踪 | 中国报 ChinaPress

土耳其公布监视影像 疑似15人谋杀小组现踪

(安卡拉11日综合电)沙地阿拉伯记者兼政评人卡舒吉的失踪案谜团未解,土耳其24 TV电视台周三公布监视影像,画面为卡舒吉进入沙地驻伊斯坦堡领事馆,以及疑似涉及卡舒吉失踪的一组15名特工的移动情况。



据报导,流亡美国的《华盛顿邮报》撰稿人卡舒吉(59岁),为了与土耳其未婚妻结婚,本月2日造访沙地驻伊斯坦堡领事馆领取相关文件,却离奇失踪。

华盛顿民众周三手持卡舒吉的照片,在沙地驻美国领事馆外示威。(美联社)

有土耳其官员向传媒称,沙地涉嫌派出一队15人特工在伊斯坦堡领事馆杀害卡舒吉,成员包括特种部队士兵、情报官员、国家卫士和法证专家。

不过,英国《每日邮报》引述亲近沙地王室的消息称,卡舒吉尚在生,但被偷运出境经迪拜返沙地拘禁。

亲政府的土耳其《晨报》取得一些片段,据称是载有沙地特工团队的私人飞机在事发当日,抵达和离开伊斯坦堡机场的片段。

土耳其警方指出,当局正在调查降落在伊斯坦堡阿塔图克机场的2架私人飞机,2架飞机降落时间不同,载有与此案相关人士。

土耳其《晨报》周三公布15名疑似杀害卡舒吉的特工身份。(法新社)

疑凶乘外交车辆离开

24 TV电视台周三亦公布一段画面显示,据信为卡舒吉的男子2日下午1时14分进入沙地驻伊斯坦堡领事馆。

报导指,卡舒吉进入领事馆时,首批9人可能已在领事馆内守候,而他进入领事馆2个半小时后,6架配有外交车牌、载有沙地官员的车辆从领事馆驶出,并前往领事馆附近的总领事官邸逗留4小时,警方怀疑卡舒吉当时就在车内。

其后,2架沙地私人飞机分别取道开罗和迪拜返回利雅得。《晨报》指出,卡舒吉可能遭到绑架,被送上其中一架私人飞机。

消息称,事发当日的领事馆闭路电视片段被移除,同日馆内土耳其裔职员被勒令放假一天,这些巧合令事件更扑朔迷离。迄今流出的闭路电视影像,只显示到卡舒吉进入领事馆,此后没看到他离开。

曾任沙地政府顾问的卡舒吉,经常撰文批评沙地政府和王储穆罕默德的部分政策。他担心自己可能被捕,去年起自我流放美国。

有机场闭路片段显示,怀疑是沙地派出的特工团队抵达。(法新社)

记者未婚妻求助
特朗普:已与沙地最高层商讨

卡舒吉的未婚妻哈蒂杰周二投书《华盛顿邮报》,敦促美国总统特朗普及第一夫人梅拉妮亚介入“协助厘清真相”;特朗普周三指出,他已就卡舒吉失踪一事跟沙地最高阶官员进行商讨,并要美方对此事追根究柢。

特朗普说,美国除与土耳其密切合作,以确认到底发生什么事,也要求沙地提供讯息。“我们要求全部的内情,我们想知道发生什么事。对我们、对白宫而言,情况非常严重;我认为我们会查个水落石出。”

白宫亦指,国务卿蓬佩奥与沙地王储穆罕默德谈话,要求提供卡舒吉的讯息。

王储回应:可进沙领馆调查

穆罕默德接受美国彭博新闻社采访时说,卡舒吉不在沙地领事馆内,沙方已做好让土方调查人员进入领事馆的准备。

另外,土耳其政府似乎有放软口风的迹象,总统埃尔多安顾问阿克塔伊此前还敦促利雅得解释事件,周三却声言“并非指摘沙地”,还称土耳其“本身有深层国家机制的问题”。

传记者已遭残杀肢解
土官员:沙地王室下暗杀令

有土耳其国防高级官员匿名透露,卡舒吉在领事馆遭残杀肢解后运返利雅得,而下令杀人的更是沙地王室的最高层人物。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据指早知这结论,但疑不想跟沙地爆发正面磨擦而留一线。

该名匿名官员向美国《纽约时报》指,15名沙地特工在上周二,亦即卡舒吉失踪当日分别乘搭2架私人飞机抵达伊斯坦堡,但该15人全部在数小时后离开土耳其。

土耳其《晨报》周三列出15人的名字及出生年份,其中一人更被指是解剖专家,怀疑以特工特别带来的一把骨锯,协助肢解尸体。

该官员称情节“就像电影《危险人物》”,并指只有最高层的沙地领袖,才可下令执行如此规模及复杂的行动。

王储曾试图诱捕

《华盛顿邮报》指,卡舒吉失踪前,美国情报机关截听到沙地官员讨论的计划,沙地王储穆罕默德曾下令将卡舒吉从美国诱返沙地,并加以拘留。

数位卡舒吉的友人表示,过去4个月间,有亲近穆罕默德的高阶官员致电卡舒吉说,如果他能返回祖国,将提供安全保护,甚至政府要职。但卡舒吉告诉朋友,沙地绝对不会遵守不伤害他的诺言。

知情人士指埃尔多安上周六已知国防官员的结论,但他本人至今仍未公开指沙地杀害卡舒吉,或公布任何相关证据,怀疑是希望为两国关系留有可操作的空间。另一高官则指,土国希望美国和国际社会代为向沙地施压。

流亡异见者人心惶惶不敢回沙地

沙地王储穆罕默德上位后频频打压异己。自卡舒吉失踪后,不少海外异见者人心惶惶,有女权分子更指“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我不能回去了”。

欧洲沙地人权组织主席阿杜比西指,“穆罕默德的年代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年代,是国内史无前例。根据他现时的管治,悲剧是不会停止的”。卡舒吉当初也是眼见国内政治气氛“难以容忍”才决定流亡。

同感国家政局不稳的沙地女权倡议者谢里夫现居悉尼,她指“我常常都会回去……但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觉得我不能回去,因为我不知道正发生甚么事”。

谢里夫一直倡议沙地女性驾驶权,而王储在6月撤销女性驾驶禁令之举,一度赢得她的支持;但当见一个个女权人士被囚后,其取态立即大变。

另有匿名流亡人士形容即使卡舒吉失踪前,沙地领事馆也一直被视为异见人士的禁区。他指大量异见者在不经公义程序下遭监禁,“足以反映人民在这政府治下有多安全”。

华盛顿民众周三手持卡舒吉的照片,在沙地驻美国领事馆外示威。(美联社)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