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晓珊:老之将至——長輩模樣 | 中国报 ChinaPress

戴晓珊:老之将至——長輩模樣

年轻人,怎会听长辈的忠告呢?



每个年代,即使社会内容变迁,年轻人总是害怕长辈唠叨。最厌烦的是阿姨叔叔来关心未来和前途。像上大学念什么、出国去哪里留学、是否选择了前景光明的科系、是否符合国家未来的发展趋势等。长辈总是苦口婆心,迫不及待分享自己的人生经验。其实,年轻人自有主张,才不要大人来插一脚。

我中学毕业后,决定到中国念中文系。当时,有个受英文教育的舅舅,一直找机会劝阻我。我从来没有给机会他说明为何我的选择不正确。每次接到他的电话,就立刻把电话筒递给妈妈,让她来应付。

我内心是害怕的,只有少许厌恶。主要是我对自己的决定是自信的,并不把他的意见放在眼里。更甚的,我觉得他庸俗愚蠢。年轻的我,觉得追求精神上的提升是高尚有尊严的。反之,如这位舅舅一样,只求安稳平淡过一生,当然是比较低层次的人生。所以,我不生气他,我只看不起他。

回想起来,当时的我,轻狂傲慢。现在,我终于能谅解这位舅舅的苦心。选择了精神性的追求,需要以物质性的享受为代价。这一点年轻人以为很容易面对。其实,真正踏进社会后发觉,放弃与牺牲的物质世界,也可以提供生命的广度与厚度。在众多亲友中,我猜想,一定有不少人只敢在我妈背后议论。更多的亲友,其实一点都不在乎,只有这位舅舅,想给我恰当的人生引导,是一番好意。当时我是知道他的好意,但因为狂妄而不懂得感恩。

现在,我已不年轻,到了当长辈的年龄了。我自己没有孩子(或者说,我的孩子是长不大的)。最能让我体会长辈身分的,是我们家的三个千金和三个少爷了。我二哥三个儿子还在中小学阶段,还轮不到我去出主意。我大哥的三个女儿则该进大学和该工作了。

我发现,每次家庭聚会,跟她们交谈时,总会问起:“打算念什么、还有多少年毕业、毕业了打算工作还是继续深造?”常常,我曾经得到过答案,可又忘了具体内容,所以重复提出同样的问题。我猜想,侄女一定觉得很烦,这个姑姑没有真心关心,只是找话题聊天而已。

其实,我了解年轻人不爱听忠告。所以,我总克制自己不要太有长辈模样。可是,每次跟她们交谈,我最想知道的还是她们的人生方向与生活态度。免不了的,我还是会问起那些千篇一律的问题。只是,我得到了答案,也不想太干涉她们的选择,就不会太放在心上。于是,我总处于“想要关心”与“不想太干涉”的中间地带。

我又想起那个舅舅。这么多年了,我不再接到他的电话。当长辈们知道自己已无法左右年轻人的决定,他们还是照常活得自在时,就会自愿退下,不是吗?

戴晓珊——观影、阅读与写作为持续日常,间歇性扫地、煮饭和遛狗,以调和生命中的疯狂与平庸。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