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退休改革争议 普汀民望跌至39%新低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俄退休改革争议 普汀民望跌至39%新低

    (莫斯科14日综合电)自1999年以来,俄罗斯总统普汀就没有离开过政治权力核心。近20年来,他致力于打造本身的硬汉形象,在国内享有很高声望。然而,近日受退休金改革争议拖累,普汀民望跌至39%,是2014年以来最低。



    普汀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后民望一直维持高水平。独立民调机构Levada Centre周一(8日)发表民调,显示民众对普汀的信任自今年6月下跌9%,自2017年11月更下挫20%。

    俄罗斯总统普汀周五出席在白俄罗斯举行的一项区域峰会。(欧新社)

    铁汉风光不再

    民调发现,有13%受访者并不信任普汀。民调是9月20日至26日所做。普汀上周签署法案,将女性60岁及男性65岁的退休年龄逐步提升,是自1930年代以来首次。今年6月公布的民调显示,普汀的支持率罕见地在半年内从82%下降到65%。

    大部分俄罗斯人反对提升退休年龄。普汀一直享有高民望,他从政以来最低的民望为2013年,当时只有30%受访者表示信任他。

    这名刚在今年3月蝉联执政的俄罗斯强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相信还会在国内和外交领域面对更多挑战。他的第4个总统任期看来会很不平坦。

    “没有普汀,就没有俄罗斯。”这是克里姆林宫办公厅副主任沃洛金,4年前对俄罗斯总统普汀的执政成果做出的评价。

    在4年前,这可说道出了当时90%俄罗斯人内心的想法。4年后的今天,被视为“现代沙皇”的普汀,却面对支持率在半年内骤跌10多个百分点的局面。

    今年5月,普汀宣誓就职,开启他的第4个总统任期,当时他发出豪言,要在未来6年领导俄罗斯跻身全球前五大经济体,让其经济增长速度超越世界平均水平,同时在2024年之前把国内贫困水平降低一半。

    普汀在2024年的第4个任期届满时,已经72岁了,他会舍得放下掌控多年的权力吗?

    政治分析员奥尔欣金指出:“我不相信他会在2024年交权,即使他已显露疲态。他不能离开,因为他不相信有人可以保护他。”

    俄罗斯多个城市在9月爆发示威,抗议退休金改革。(法新社)

    逾80城市爆发示威

    今年9月初,俄罗斯80多个城市爆发反退休改革示威,有1000多人过后遭当局逮捕。

    民怨高涨,人民也选择通过选票宣泄心中不满。在9月的两场地方选举中,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接连失利,所推举的候选人都不敌右翼民粹政党自由民主党(LDPR)。

    学者认为,这是人民针对退休改革投下的抗议票。莫斯科高等经济学院的区域政治专家克内夫说:“人们不满克里姆林宫的政策,所以他们现在准备投给任何不是统一俄罗斯党的候选人。”

    威尔逊中心高级研究员特鲁多约博夫在《莫斯科时报》刊登的评论文章中写道:“在普汀执政的大部分时期,俄罗斯举行的任何选举都面对一项铁律,即普汀所支持的候选人都会赢得最多选票。然而这回,情况并非如此。”

    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索罗维指出,以往选民针对的大多是执政党,但他们的愤慨如今延伸到最高掌权者。

    索罗维说:“退休改革改变了一切。人们要给普汀发出一个简单信息:要不就恢复原来的旧福利配套,保护他们这些平民,要不他们就做出反击。”

    退休年龄提高90%俄罗斯人反对

    乱麻必有头,事出必有因。多年来在俄罗斯政坛屹立不倒的普汀,如今民调出现意想不到的滑坡,导火线是普汀政府在6月中公布的一项退休金改革计划草案。

    根据该草案,俄罗斯将从2019年起,逐步把男性退休年龄由60岁提高至65岁,女性则由55岁提高至63岁。这消息一出立即引起轩然大波,有多达90%俄罗斯人反对这个改革,示威活动在多个城市此起彼伏。

    一直以来都在国会中对关键课题的表决支持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的共产党,虽然在杜马(俄罗斯下院)针对调高退休年龄的法案表决时勉强投了支持票,但该党数名议员违反国会的衣着规定,穿着抗议该法案的T恤出席国会。

    共产党议员拉希金后来在国会大厦外一个抗议集会指出,普汀政府此举是在对人民进行“大屠杀”。

    为了挽救大幅度下滑的支持率,普汀在8月底对全国人民发表电视讲话,解释政府调高退休年龄的考量,并且软化立场,同意让妇女的退休年龄提高5年,而不是之前所提议的8年。

    俄罗斯将从2019年起逐步把男性退休年龄由60岁提高至65岁,女性则由55岁提高至63岁,引起民众不满,示威抗议。

    俄罗斯人口老化劳动队伍萎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7年的数据显示,虽然俄罗斯拥有1亿4400万人口,但其国内生产总值为1.5兆美元(约6.23兆令吉),与人口和土地面积少得多的韩国差不多,甚至比美国得克萨斯州的1.6兆美元和加利福尼亚州的2.7兆美元还要少。

    观察家指出,俄罗斯长期以来依靠能源等原材料出口为主要收入来源,这成了其经济实现现代化的最大阻碍。俄罗斯也面对人口老化和劳动队伍萎缩的问题,这也是为何俄政府会拿退休年龄“开刀”的原因。

    过去10年,俄罗斯领袖一直希望能发展多元化经济,但批评者认为,俄政府所做的努力还不够。在2005年至2015年,政府花在教育和医疗领域的开支分别下滑了0.8%和0.6%,只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2.6%和3.8%。同美国、德国和澳洲比较,俄罗斯的这些数据只占这些国家的一半和三分之一。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