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FUN大马.【砂拉越自驾游】上篇 浪漫猫城夜色美丽 | 中国报 ChinaPress

玩FUN大马.【砂拉越自驾游】上篇 浪漫猫城夜色美丽

古晋被誉为猫城,城里随处可见猫元素的装饰和塑像,其地标就是一只大猫……



按我原先计划,是从吉隆坡飞到东马,在沙巴租车自驾,一路游山玩水到砂拉越,可到了沙巴一打听,根本行不通。

马来语“Kucing”是猫的意思,古晋被誉为猫城,其地标就是一只大猫。

东马两州的租车点没有联网,并不提供异地还车服务。这样一来,为了还车而往返两州太费时间了,再三衡量,走完沙巴后,我放弃陆路,在亚庇机场还了车,飞到古晋,重新在机场租车行走。这样虽然省时省力,却多了一分遗憾。

不过,我还是有点激动和兴奋,到了砂拉越,就等于我走完全马13州了。

马来语“Kucing”是猫的意思,我很早就知道这个单词,因为我到大马不久,就收养了一只kucing,而且我吉隆坡的家离Jalan Kuching不远,时常路过,所以,就记牢了这个单词,因为这些原因,我对古晋有种特别的亲切感。

一令吉船费随意游走

我订的酒店在砂拉越河南岸上,那是古晋最热闹的街道,门前就是砂拉越河,处于市中心的黄金地段,同地段同星级的酒店,价格却只是亚庇酒店的三分之一。

我没事先做计划,周末临时订房,居然不加价。从亚庇到古晋,似乎是从艳丽到淳朴,从喧哗到宁静。

放下行李,我迫不及待来到砂拉越河畔,看那河中舟来楫往,随便跳上一小舟,既不问去处,也不问价格,坐上去,任由船家替我决定方向。

到一个新地方,具体的目的地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反正无论哪处,都是崭新的,而且,就算他告诉我地名,我一时也未必搞得清楚。最惬意的旅途大概就是任意行走,遇见什么,就享受什么。船家并不欺生,也没多问,直接把我送到北岸,收了我一令吉。

州议会大楼晚上时,会打上灯光,倒映在沙拉越河面上的景色相当美丽。
这就是砂拉越河的水上巴士。

仿佛中国水乡古镇

我一看就是外乡旅客,手拿相机不断地拍照,眼里那种初到他乡的兴奋与好奇神情,根本掩饰不住,而我也没打算掩饰这些。

船家却很厚道,没有因为我是外乡人而宰我一刀。古晋的可爱之处,大概就在于游客不多,没有过度被商业化,民风依然淳朴,这点,我待越久,越有感触。我喜欢这样轻松的旅途,不必设防太多,不用担心被欺生。在船上看那桥头岸上人来人往,恍惚间,以为自己在中国内地某个水乡古镇。

不巧的是,我在北岸刚逛一会儿,突然下起大雨,我只好跑进渡头凉亭里避雨。也许因为下雨,河里再也看不到任何船经过,我等了好一会,不知如何返回南岸,于是尝试向对岸的船只招手,船家看到,竟然就开船过来接人,真是比Grab还便捷好用。

砂拉越街头壁画,这里是犀鸟的故乡。
在船上看那桥头岸上人来人往,还以为自己在中国某个水乡古镇。

夜幕降临 节目丰富

古晋的高档酒店和餐厅,大多集中于砂拉越河南岸的河滨公园,这里有美观整洁的人行道,规划得不错的草坪花圃,还有很多咖啡室和美食摊。

当夜幕降临,这里就会慢慢热闹起来。我正巧碰上古晋在砂拉越河畔举办爵士音乐节,所以,一路走走停停,吹河风,品尝本地小吃,在舒适的环境中享受爵士乐。

因为人口少,经济发展缓慢,古晋算不上繁华都市,倒更像是中国内地的某些水乡小镇。但,它有自己独特的魅力,虽然一时也说不上它好在哪里,反正来了,不待上些时日,是舍不得离开的。

自驾徒步旅游两相宜

我原以为亚庇的城市道路,已经够简单了,来到古晋才发现,这里行车太容易了,一天就熟悉了城里的道路,出门几乎也不需要导航。

砂拉越是马来西亚最大州,土地面积和马来半岛11州的面积几乎一样,换句话说,一个砂拉越就可以容纳下西马的柔佛、霹雳、槟城、吉打、吉兰丹、登嘉楼和彭亨7州。

让人觉得难以置信的是,此州人口却只有大约260万,和吉隆坡一座城市的人口数量差不多。砂拉越人口面积密度是全马最低的。因此,古晋虽然是首府,却很少见到高楼大厦。

城市小巧,道路简单,所以外乡人不但自驾没有压力,徒步旅行也是很轻松的事,个把小时就可以走完城内主要街道。

虽是印度街,印度元素也不多,临街商铺甚至带着中式和娘惹风格。
城里到处都是Kucing。

感受民族和睦氛围

古晋近海,气候潮湿和炎热。我一般只在清晨和黄昏时分出去jalan-jalan,那时气候相对凉爽,可以穿街走巷,感受华人街、马来街、印度街,彼此相邻的民族和睦氛围,和享受这城市的慵懒与悠闲。

清晨可以在砂拉越河东部看日出,黄昏则可以在砂拉越河畔漫步,看夕阳斜下。值得一提,东马两州经常可以看到让人震撼的火烧云。

文:冯彬霞

路遇一群华人在举办类似游神活动。夜色之下,中华庙宇、龙、狮子和旁边那幅代表不同种族和谐共处的大涂鸦,相映成辉。
亚答街就是古晋的唐人街,有很多殖民地时代遗留至今的商铺和美丽中式寺庙。各种中式美食琳琅满目。某些瞬间,我会忘记自己身在古晋,以为自己在海南。
我第一次在东马看到印度街,不过印度人不多,印度商品也不多。

冯彬霞,法国籍华人作家,文章见诸于大马、中、港、法、美等地区,发表作品约60万字。2002年曾出版关于法国风情的个人专着。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