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洵真怀念特辑.周游梦已远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曾洵真怀念特辑.周游梦已远

    ■陈书墉



    一个人喝着喝着,突然悲从中来。

    老头子,我们不是都计划好你医好了病症后,明年3月过去中山吗?

    我们俩有太多太多的回忆,从四处暗访环境污染事件到打探政治人物的隐私,从中国到柬埔寨到本国各地……

    在Gua Musang原住民村里你直接冲进去拍 Perkasa的事件……

    还有最危险的地方是我们在东马进去那个连警察都不敢进去的恶人村,你还与他们玩得多开心??

    你说我救过你两次,第一次我的相机还报销了呢!那些都是自发的动作,我也不知道我的动作突然那么快。

    但你也救过我一次啊!在东马海域里游着,你突然间大动作叫我看左边,要不然我已经撞击那个比罗厘还大的珊瑚了,那个肯定致命的!!

    在热浪岛我们两人度过18天,把岛上的人文都摸透,连树林及小河都摸透,你还记得吗?

    很多私事你都没有保留的告诉我,我们之间完全没有任何秘密的,你忘记了吗?

    我知道你的遗憾,也知道你的喜悦,老头子,你安心去吧???

    唉……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