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洵真怀念特辑.嶒嶙风骨,报人精神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曾洵真怀念特辑.嶒嶙风骨,报人精神

    ■光头佬(《南洋商报》前记者)



    照理说,老顽童洵真兄年长光头佬整整20岁,他是和吾师郑浩千博士同年毕业于台湾政治大学的,在人生的际遇上应该是不会有任何交集的,偏偏却在故友锦昌老总之穿针引线下,不但是老友鬼鬼,还曾三番几次一同联袂出国旅行,留下不少笑话及终身难忘的回忆。

    还记得咱们一行6人第一次耗时3个礼拜壮游泰国,兜转了半个暹罗,已是20几年前的陈年旧事矣。

    当年,咱们从合艾启程,长驱直入佛统、桂河桥、清迈,清莱、美斯乐,尚在泰北小镇、缅甸边境Maesai 跨入缅甸,巧遇美芝小时候的邻居,还陪他们踏青扫墓,缅怀故人,而好好笑的是,我们甚至不懂到底扫的是谁的墓,一切随缘,随遇而安,大概是基于这般的臭味相投呗,才能融洽相处,成为忘年之交。

    难忘他的幽默

    十年前的另一趟澳门之旅,也是状态百出,临回国时不是咱们“放飞机”,而是赶到机场后,一行8人眼睁睁的看着飞机飞走了……

    当时,逼于无奈,咱们临时唯有另购机票,然后在机场附近的酒店下榻,8个人挤在一间客房里,度过一个漫长的夜晚……

    3个月前,老总往生4周年时,光头佬在脸书上贴文悼念老友,你却在帖文下留言说:“不知锦昌要不要找人搓麻将……”,光头佬心想,老顽童你有没搞错,搓麻将可是要4个人的,这玩笑可开得可大咧。其实,那时你已经有病在身,只是光头佬不晓得而已。

    尔后,在脸书上觉察到一些蛛丝马迹,方才知道,原来你已经开始到吉隆坡中央医院接受化疗,好笑的是,你还很幽默的说要注射“寂寞”药,病中还懂得幽自己一默,一时之间让人误以为你的病情并没有想像中那么的严重。

    在你往返医院求医期间,你仍然是不忘报人出身的本色,在脸书上贴文发表你在医院观察到的点点滴滴的趣人趣事,图文并茂,精神可嘉。

    后来基于验血不过关,你必须住院观察几天,才知道大事不妙,故相约又惜于911那天到你家探望你,你一向开朗乐观的态度,让我觉得有一天你会好起来的,岂知事与愿违,你终究不敌病魔,撒手人寰,离开我们到一个美好的净土去了。

    俱往矣,愿你一路好走,往生西方净土,与锦昌老总聚首,乘愿再来,咱们再续前缘。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