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洵真怀念特辑.快乐的老顽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曾洵真怀念特辑.快乐的老顽童

    ■郑钦亮(《星洲日报》主笔)



    洵真是中文报业最蓬勃的七、八十年代里,少数在台湾政大新闻系毕业后,回马加入报界却选择相机不选笔为第一职业的新闻从业员。

    他能文能武,性格开朗豁达,热爱新闻工作,摄影技术已晋大师级,笔下文风则是独创的“曾式幽默”,用词活泼轻松,一直又摄又写的到进入退休年龄,即从“鬼才”变成了朋友们口中的“老顽童”。

    老顽童之顽,除了在言语与图文作品上的好玩,无一事而不玩,也在于对杯中物的“顽固”,但他跟我说就是酒精的作用打通他全身经脉,整个人才轻松起来,高兴起来,“顽”起来。

    所以朋友间都有一个共同的老顽童笑话,即是他好酒好到他老婆美芝煮菜用的酒都喝光,哈哈。

    这一生还是赚到了

    洵真也是我的师父。35年前初入行当三日刊《新生活报》记者时,已入行几年的洵真从另一家报社跳槽过来当摄影主任。基于三日刊走的是“奇特”新闻路线,我们每个月都有外派到全马大街小巷和包括马泰边境“找新闻”,而我第一次外派到泰国采访,就是由洵真指导的。

    他教我如何跟杂货店老板打探奇人奇事,如何去巴刹找奇人异事,如何把一般故事加料成传奇故事……而他的身分,是摄影师,却做了大导演的事。

    我在他的调教下,学到了“讲故事”的本领。

    同事三年后各奔东西,我们分别换了公司,一直到十年后,我们又一起回到“新生活报”,一起当已故总编辑胡锦昌的副手,职位同业,又续三年情。

    人生多变,但我们虽工作改变,感情没变,只是我不喜喝太多,所以就没有参与他后来与几位朋友的酒会了。

    一年多前从印尼回来与洵真约见,他说健康状况已不允许多烟多酒,我当然也劝可减就减。他说要去耶加达住我的地方一段时间,我说整理好后你就过来,但条件是不可在我住处抽烟,酒我可以陪一两杯。

    后来他还没过去,我回来了,现在他走了,我一想到他就是一个咧开大笑的嘴巴。

    他离开前的几个星期是痛苦的疗程,但之前的几十年,是快乐和经脉全通的快活,我觉得他这一生还是赚到的。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