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醉生?废死?》 | 中国报 ChinaPress

王振文《醉生?废死?》

内阁同意全面废除死刑,坊间反应两极化:有人赞扬我国为改善人权踏出了一大步,有者却认为此举将使我国沦为“犯罪天堂”。



依稀记得伊斯兰党去年没来由地反对举办啤酒节时,也曾说啤酒节将提高犯罪率,使吉隆坡成为亚洲最大的“罪恶中心”。

一边是酒精,一边是死刑,两个议题看似无法相提并论,两派卫道人士所提出的论述却都犯下夸大因果强度的逻辑谬误。

好比啤酒节,国内有酒商配合世界闻名的慕尼黑啤酒节而举办相关活动又不是头一遭,不曾听闻每逢十月犯罪率特别高,警方也没说过什么啤酒节是罪恶的温床,就连发源地慕尼黑也不见因为举办啤酒节而犯罪率高居不下,反而是全德国最安全的城市。

由此可见,啤酒节和犯罪率之间并没有明确的因果关系。啤酒节 →醉酒→乱性→犯罪→沦陷这一连串因果推论,显然只是卫道人士的危言耸听。

谨守执政纲领

无奈,吉隆坡市政局去年还是向舆论低头,任由穆斯林把伊斯兰教条强加在非穆斯林身上。

今年还未闻到啤酒香,也没收到任何申请书,雪州土团党就已有卫道人士大声嚷嚷反对举办所谓“没有道德价值观”的啤酒节。所幸负责相关事务的单位即刻出面澄清,重申只要遵守条例,任何人皆可主办任何活动,才勉强保住雪州政府的形象。

虽然百日新政大多未能实现,虽然统考文凭尚未获政府承认,虽然说好的不分肤色公开招标和废除大道收费结果只是一场梦,使得此时此刻还紧咬着政府选前许过哪些承诺似乎已不再有任何意义,但这不表示我们就此把整整100页的希望宣言丢进资源回收桶,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细节,选民可以不计较;宣言里开宗明义阐明的执政纲领、目标、施政计划等核心理念,包括建立一个兼容并蓄的新马来西亚,希盟政府却必须严阵以待,认真推行,任何党领袖的言行举止乃至国家政策均得以此为准绳及依归。

连此底线都放弃的话,希盟就已不再是希盟,选民也失去支持的理由了。

勿高估死刑

以人权之名,没人有权剥夺他人的自由,不止是把酒言欢的自由,也包括活下去的自由。

关于废除死刑一事,许多国人也无限放大其后果,认为废死将变相怂恿歹徒干案,诱使想杀人的大开杀戒,贩毒的则扩充营业,罪犯愈加猖獗,导致社会愈加败坏。

但来看看墨西哥:尽管毒品泛滥,该国政府还是在2005年废除了死刑,因为他们认清死刑并无法有效解决毒品问题;另外,全球多国在废除死刑后,杀人事件不增反减,干案率比未废死的国家还要低。

简单来说,别高估死刑能起的阻吓效用,更不要夸大废死的负面效应。

魏家祥说政府该废除的是大道收费而非死刑赢得满堂彩,我想问的是:马华曾在朝数十载时怎不废除,现在还有脸说人家?

至于杀人偿命乃天经地义之事的论调,我也懒得反驳了。如果你坚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一命赔一命才能彰显公义,那日后出门大可不必带钱包,过回以物易物的原始生活好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