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年代(第12篇)‧ 1992年 巴生港口油槽船大爆炸 夺13命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流金年代(第12篇)‧ 1992年 巴生港口油槽船大爆炸 夺13命

每周五登场

1992年6月20日晚上9时许,一艘在新加坡注册的油槽船“春丰3号”,在雪州巴生港口起火燃烧后,发生大爆炸,导致13名船员死亡!




(本报特别整理报导)

该油槽船是在距离巴生港口南港100米的地方发生爆炸,当时某公司的油库正在卸载易燃化学物品。

油槽船起火狂烧,即便在黑暗中也能清晰看见滚滚浓烟冲天。
油槽船起火狂烧,即便在黑暗中也能清晰看见滚滚浓烟冲天。

该批油槽船发生爆炸后,消拯局到现场灌救,并成功控制火势,阻止大火继续蔓延。未料有关船只火苗未被完全扑灭,隔日再次起火,并于案发两天后逐渐沉入海底,只剩下旗杆露出海面。

该批油槽船因火苗未被熄灭,于隔日再次起火。
该批油槽船因火苗未被熄灭,于隔日再次起火。
现场熊熊烈火。
现场熊熊烈火。
多辆消防车到场紧急扑灭火势。
多辆消防车到场紧急扑灭火势。

油槽船发生爆炸之际,引发的火球飞弹至附近的油库,但庆幸仅其中一个油库完全被烧毁,另两个油库则部分被殃及。

在油槽船完全沉没之前,曾造成当地居民一阵骚动,所幸最终仅引起巨大漩涡,没有再次发生爆炸,因此没酿成更严重的伤害。

现场引来大批民众驻守围观。
现场引来大批民众驻守围观。

13名在大爆炸中罹难的人士,包括7名船员及6名工作人员,他们被炸至支离破碎,惨成断头尸,内脏及残肢也漂浮在海上,非常恶心。

他们的遗体在事发两天后,被执法单位从海域中打捞出,但他们大多为断头尸或只剩部分残骸,难以辨别死者身分。

执法人员将被炸至支离破碎的尸体打捞。
执法人员将被炸至支离破碎的尸体打捞。

13名罹难者中,其中5人为大马人,1人为新加坡籍,另7人为印尼籍。

由于油槽船发生大爆炸后,海面潮水平静,因此即使船只运载的化学物质流入大海,但大多已在火灾中被烧尽,因此附近海洋生态受污染范围不大。

油槽船被烧成废铁。
油槽船被烧成废铁。

该油槽船其中两名幸存者,漂浮在大海等候救援时,刚巧遇见一名驾驶游艇的荷兰籍男子,后者随后伸出援手,将两人救起,才免于受害。

邻近肇祸现场的海南村村民,在爆炸发生后紧急收拾细软逃离住所,直至一切在港务局掌控之中后,他们才安心回返家园。

附近民众知悉事发后,紧急逃命。
附近民众知悉事发后,紧急逃命。

但这一切并没有吓退他们,他们不仅团结一致不愿搬离,而且还站在同一线上,要求政府尽快落实将化学油库搬离的承诺。

随着一具具尸体被捞起,巴生中央医院太平间挤满罹难者家属,且由于这些尸体已高度腐烂,太平间现场恶臭难耐。

被寻获的尸体已成碎尸,因此家属仅能凭藉死者身上的戒指及衣服等随身物品,辨别至亲的身分。

被寻获的尸体已成碎尸,因此家属仅能凭藉死者身上的戒指及衣服等随身物品,辨别至亲的身分。
被寻获的尸体已成碎尸,因此家属仅能凭藉死者身上的戒指及衣服等随身物品,辨别至亲的身分。
死者家属耐心在医院太平间等候辨别至亲身分,神情哀伤。
死者家属耐心在医院太平间等候辨别至亲身分,神情哀伤。

事发后,面对各方舆论压力,政府设立公共调查委员会,调查这宗船难的肇因,及是否涉及人为因素等。

事发后,面对各方舆论压力,政府设立公共调查委员会,调查这宗船难的肇因。
事发后,面对各方舆论压力,政府设立公共调查委员会,调查这宗船难的肇因。

这宗夺走13条人命的爆炸案的调查报告,终于在事发两年后出炉。该份600多页的报告清楚证实,此宗意外为人为疏忽而致。

这宗夺走13条人命的爆炸案的调查报告,终于事发两年后出炉,该份600多页的报告清楚证实,此意外为人为疏忽而致。
这宗夺走13条人命的爆炸案的调查报告,终于事发两年后出炉,该份600多页的报告清楚证实,此意外为人为疏忽而致。

同时,报告点名油槽船船主Eximpet企业私人有限公司,明知液体油槽泵损坏却没修理,因此需为这起事件负上责任。

另外,海事局也难辞其咎,他们态度松懈,没有依法检查所有进入巴生港口的商船,连船长也没有如实申报,船内含有危险物品一事,也让他们蒙混过关。

港务局官员也需负上一部分责任,因该油槽船超时卸货,且完全没有申报超时准证,也没有遭到相关单位组织对付。

有关报告书强调,若海事局及港务局严格执法,惨剧可能不会发生。

13名罹难者家属随后也入禀美国法庭,索赔3328万令吉(当时汇率为1300万美元),该索赔款项为美国法庭面对类似案件中,最大数额的索偿。

无论如何,目前暂不知道13名罹难者家属是否已获得有关当局及肇祸公司的赔偿,以及确实赔偿数额。

警方到场维持秩序。
警方到场维持秩序。
在场警员戒备森严。
在场警员戒备森严。
受召到场的执法单位紧急采取措施和行动。
受召到场的执法单位紧急采取措施和行动。
死者遗体被送往医院。
死者遗体被送往医院。
不幸被炸死的死者遗体事后被送往医院。
不幸被炸死的死者遗体事后被送往医院。
撰稿:吕嘉敏
旁述:黄介琳
编辑:温琦婷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