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我当首相 我可以辞职” 德士司机离席抗议Grab 敦马平静回应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不要我当首相 我可以辞职” 德士司机离席抗议Grab 敦马平静回应

(浮罗交怡21日讯)首相敦马哈迪无法保证禁止Grab召车服务,部分浮罗交怡德士司机大表不满,在对话会离席抗议!



他今早与浮罗交怡德士司机会面,聆听德士司机的诉求,会上,德士司机们要求马哈迪将Grab召车服务,“赶出”浮罗交怡,以免影响当地德士司机的生计。

马哈迪也是土团党浮罗交怡区国会议员。他坦言无法保证,只说会尽力让Grab司机与德士司机一样,必须符合相同的作业条件,包括使用向政府注册的车子、缴付相同的保险及路税等,但他也坦言“不知能否成功,但我会努力”。

部分德士司机听到这里,已经站起来表示不满,并离开会场,一些德士司机更在离场时喊“hancing”(恶臭),表达不满。

敦马哈迪看着德士司机离场抗议,平静的说“如果你们不相信我可以做到,那你们自己去做啦!”
敦马哈迪看着德士司机离场抗议,平静的说“如果你们不相信我可以做到,那你们自己去做啦!”

“不要我做首相我可辞职”

马哈迪看着德士司机离场抗议,平静地说:“如果你们不相信我可以做到,你们自己去做啦!”

他接着说,他也并不是要回来当首相,他已退休,只是有人“呼唤”他,他才回来当首相。

“如果不要我当首相,我今天也可辞职,没问题的。”

较后,马哈迪以“我会尽力协助,但你们提出的诉求,我不能承诺会全部答应,我只能做我能做的”,就结束对话会。

出席者包括土团党热水湖区州议员佐哈里布拉、马来西亚出租车及德士司机联合会(PERJIWA)主席再拉尼,及玻璃市主席奥斯曼等。



(摄影:陈佩欣)

以球队比喻公平竞争

马哈迪以曼联与吉打足球队,比喻Grab召车服务与德士司机,指要有同样实力的队伍,才能有公平竞争。

“如果曼联与吉打足球队比赛,吉打足球队肯定会输。”

他认为,不应给予Grab召车服务有更多优势,而是须让德士与Grab一样强大,才是公平。

“我们要消灭的是制造问题的公司,而不是Grab司机,毕竟有些司机也靠Grab为生。”

马哈迪说,他已多次在内阁提及此事,也与部长讨论,但至今仍没有进展,他承诺将尽力跟进。

“我希望全马及浮罗交怡德士司机,给我一些时间处理,我们并不能消灭对手来获得好处,而是要寻求更好的解决方法,最好的就是大家可共同‘找吃’。”

促查Grab公司违例

马来西亚出租车及德士司机联合会(PERJIWA)主席再拉尼,促请政府调查Grab公司,因为该公司已违反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

他说,德士司机也有3款召车应用程序,却一直都没有使用,因为这是违反法律。

再拉尼强调,他们没有反对管制电子召车服务(e–hailing),但Grab使用私家车作为公共交通,没有向政府注册。

“交通部也修改条例,只要Grab司机符合条件,就可使用私家车作为公共交通。”

不过,他希望Grab司机使用的车子,也是必须向政府注册。

另外,再拉尼也为浮罗交怡同业提出诉求,希望在浮罗交怡禁止Grab,因为该公司是违法的。

司机哽咽诉苦
“孩子只喝得起炼奶”

浮罗交怡德士司机要求马哈迪,将Grab召车服务都“赶出”浮罗交怡,更指因为Grab,让他们的生计大受影响,有者更是掉泪及哽咽。

一名德士司机代表说,如今他们的收入大受影响,以前孩子还有奶粉喝,如今只能喝炼奶,现在孩子也穿不起纸尿片,只能使用尿布。

另一名德士司机说,每次有飞机降落吉打州浮罗交怡,就有22至23辆Grab被召,但只有1至2辆德士有生意做,导致德士司机“难找吃”。

他说,浮罗交怡有1600辆德士,足以应付游客。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