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有他指点 马到成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架势堂‧有他指点 马到成功

    莱因斯对待马匹如同孩子般,当它需要被鼓励时,就说一声“Good boy”;当它调皮时,就说一句“Bad boy”。
    莱因斯对待马匹如同孩子般,当它需要被鼓励时,就说一声“Good boy”;当它调皮时,就说一句“Bad boy”。

    特约:子若
    摄影:李文源、受访者提供
    今日登场:马来西亚冠军练马师莱因斯(Richard Lines)



    今年8月12日,为了表扬莱因斯在2011年到2017年,连续7年获选为马来西亚冠军练马师的优越表现,雪兰莪赛马公会举行一场特别赛事,并在赛事结束后,由他亲手颁发奖杯给得奖者,恰巧的是,那天胜出的马匹正是“好戏上演”。

    这说明了他在赛马圈举足轻重的地位。面对这样一个人物,好奇他从哪里来?又为何来到这里?

    采访当天,来到了马来西亚冠军练马师莱因斯(Richard Lines)的马厩,他特别带我们去见了本月初雪兰莪苏丹金杯(Piala Emas Sultan Selangor)赢得2000公尺赛事的冠军马匹──“Ready To Rock”(好戏上演)。

    他形容,它是天才型的一匹马,体积不大,却是劲力十足。我们席地坐在马厩的空地上,马厩里的马匹非常乖巧,这些习惯了在赛马场应战的马儿,或许比我们都懂得不急不躁、沉稳自若的生活态度吧?

    在他叙述“好戏上演”从不受看好,到蜕变成为头马的过程里,我发现,眼前的他就是传说中善于发现千里马的伯乐,这是用来形容练马师与马匹关系的最贴切形容词。

    这位著名练马师说话非常谦逊,是我国赛马圈子里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他是雪兰莪赛马公会(Selangor Turf Club)的常驻练马师,在这里有5个马厩,负责训练的马匹有七、八十匹,可说是众练马师之冠。

    今年8月12日,为了表扬他在2011年到2017年,连续7年获选为马来西亚冠军练马师的优越表现,雪兰莪赛马公会举行一场特别赛事,并在赛事结束后,由他亲手颁发奖杯给得奖者,恰巧的是,那天胜出的马匹正是“好戏上演”。

    这说明了他在赛马圈举足轻重的地位。面对这样一个人物,好奇他从哪里来?又为何来到这里?他于1964年在英国纽马基特(Newmarket)出生,他说:“那是英国的赛马中心。”

    提及莱因斯必然想到“Tears To Diamonds”这匹马王,他笑着说:“它是让我们成名的一匹马。”
    提及莱因斯必然想到“Tears To Diamonds”这匹马王,他笑着说:“它是让我们成名的一匹马。”

    小马儿是儿时玩具

    根据资料,纽马基特是英国伦敦北部约100公里外的一个小镇,在这个以大片草地为主的地方,正是赛马运动的起源地,同时也是全球赛马重镇。

    他的双亲与马为伍,父亲是当地一家大型马厩的副练马师,母亲则充当助手。父母亲都是爱马之人,也都会骑马,所以他是在马儿陪伴下长大的,父母后来教会他骑马。

    他笑言,在学会走路以前,他已经骑在小马儿的背上了,“我有好多的小马儿,我们去超越障碍表演……”那么小马儿岂不就是他儿时的玩具,马厩也就是游乐场?他笑着回答:“是是是,没错。”

    “我爱马儿。”在这样环境下成长,爱上马儿也是自然的、顺理成章的事,“当你爱上马儿的时候,能够与它为伍便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这是个很好的开始,引领他最终走向赛马之路。

    打从早年开始,他就决定要与马为伍,“至于将来会做什么,当时毫无头绪。”一个人认定了自己要走的路,只要坚定地坚持走下去,壮丽风景必然出现在眼前。

    现年5岁的“好戏上演”,在赛道上冲锋的英姿。(此图取自雪兰莪赛马公会官网。)
    现年5岁的“好戏上演”,在赛道上冲锋的英姿。(此图取自雪兰莪赛马公会官网。)

    第一个赛季赢得16场头马

    约莫廿岁的时候,莱因斯从英国纽马基特迁往澳洲悉尼,随后,又搬到大马槟城。马儿让他远渡重洋,也让他从此在热带的异国落地生根。

    2002年他是我国首位获取练马师资格的外国人。在1997年以前,他是成功的骑师,90年代初他遇到一个好马主,对方献议他若有一天想转当练马师,可以考虑前来大马。

    一番思前想后,他决定转身,接纳对方的建议,促使他再次为马儿远走高飞,来到了大马后,就再也不走了。在这里,他从操练骑师、马厩主管开始做起,直至正式取得练马师资格。

    在骑师生涯阶段,他需要跟不同的练马师合作,他表示,每个练马师都有不同的策略,如何准备上场比赛的马匹,“那段日子里,我幸运地有机会从许多优秀的练马师身上吸取知识,让我在后来的练马师生涯中学以致用。”

    冠军练马师莱因斯说,这不是一份工作,更多的是我的兴趣,人生最好的状态即是持续享受当下这份工作带来的开心。
    冠军练马师莱因斯说,这不是一份工作,更多的是我的兴趣,人生最好的状态即是持续享受当下这份工作带来的开心。

    第一个赛季一举成名

    据马会的资料显示,他身为练马师的第一个赛季里,赢得16场头马,自此之后,他一直是练马师里的佼佼者。后来,他从槟城南下吉隆坡,直至今天,他不忘感谢雪兰莪赛马公会给他机会在此间练马,而他旋即于2011年迎来了练马师生涯的首个高峰期,2012年则是奠定他在赛马圈一马当先地位的年份。

    他先在2011年以70场头马的成绩,首度夺下马来西亚冠军练马师奖杯,他训练的“Tears To Diamonds”也是当年的马王,此骏马连续在五场赛事获胜,最终在槟城金杯一级赛夺冠。

    翌年,他再以74场头马成为马来西亚冠军练马师。此后,这个奖杯一直是他的囊中物。至于今年,在上周的排行榜里,他依然处于领先地位。

    今年8月3日,雪兰莪赛马公会在官方面子书发布一则关于他的帖子,当中有人写下了“Once a champion,always a champion。(一日冠军,永远冠军。)”这个留言,不就是对他的练马师辉煌成就的最好评价吗?

    莱因斯有5个马厩,训练的马匹多达七八十匹,工作团队约45人,其中有副练马师、操练骑师、马厩主管、行政人员等,各司其职,平均一个人照料3匹马。图中被安置在此主马厩的,是即将上赛道比赛的马匹。
    莱因斯有5个马厩,训练的马匹多达七八十匹,工作团队约45人,其中有副练马师、操练骑师、马厩主管、行政人员等,各司其职,平均一个人照料3匹马。图中被安置在此主马厩的,是即将上赛道比赛的马匹。

    早起的马有草吃

    这些年来,一个像莱因斯这样一个练马师,又过着怎样的日常生活呢?

    有句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在马厩里,早起的马儿才有草吃。当天约访莱因斯的时间是早上十时许,彼时,他早已完成一天里的第一轮工作环节,每天凌晨5点钟以前,他如常来到马厩。

    抵达后,他首先会在马厩走一回,等候各个主管向他汇报每一匹马的状况,包括它们的饮食状况,“看它们有吃与否,或者有没有吃完,确保它们处于良好状态。”

    检查完毕后,时间约莫来到了清早6点钟,马儿是时候到附近的跑道进行一天里最早的运动了,“每一次12匹马同时上跑道,每一趟维持半小时左右的运动。”他指出,整个跑道的途程是2000公尺,“它们有时跑一圈,有时跑两圈,时而快时而慢。”

    马儿的生活跟人无异

    至于那些将在即临周末上场比赛的马匹,就会额外进行试闸与驰骋的训练,其他马匹则在另一条跑道上做轻度训练,“每匹都会获得安排不同程度的训练。”当七八十匹马完成首轮运动或是训练后,一眨眼,已是早上10点钟了。

    岔开话题,问到这些马儿的拥有者,他回答道,马匹都由不同的马主拥有,而这批马主来自不同的生活领域,“他们有的一个人拥有十多廿匹马,有的则只有一匹马。”

    话说回头,当马儿完成运动,就是洗澡时间;梳洗完毕,他让它们在马厩附近走一走,让湿了的马身快点儿干,随后,便回到各自的马厩,因为早餐时间到了,它们享用的食物有从澳洲、爱尔兰进口的现成饲料。

    用餐后,就是属于它们的休息和放松时段,直至下午两点钟,马匹再次被带出马厩;在这个时段里, 除了让马儿进行另一轮半小时的走动,他跟他的主管们会对每一匹马仔细地检查身体,若有需要就做适当的疗养。

    随后,再让员工为它们梳刷,“让它们感到舒服。马匹再次回到马厩,下午5点钟就是晚餐时间了,吃完后,马匹就可以入眠,直至翌日。这就是马儿每日的生活状态,跟人们的日常无异。”

    他还说,有时也会让马匹到附近的人工泳池畅游,“它们也很享受。”听他叙述照料马儿的过程,如同照顾孩子一般也在他眼里,每匹马都拥有特殊个性,“它们都是独一无二的。”

    这是特别为受训和比赛的马匹,提供均衡营养和高能量饲料。
    这是特别为受训和比赛的马匹,提供均衡营养和高能量饲料。

    兴趣就是职业,非常幸运感恩

    在莱因斯马厩里受训的马匹都是赛驹,身为这些赛驹的练马师,他说这些为赛马而生的马匹就像运动员,“有时受伤了,必须协助它们康复;到了退役时,又必须为它们找一个好的退休之地。”

    “当它们的比赛事业结束了,可能会到马术公园当跳跃表演的马儿。”他透露,赛驹的生涯有长有短,有的两岁就开始在赛道上初试啼声,有的12岁都还在赛场上冲锋陷阵。4至6岁是赛驹的黄金年代,“7岁尚算可以,7岁以后就属于老了……”

    至于这位伯乐如何物色千里马,他回答,马匹就像人一样,有的适合短途快跑,有的则适合长途,“我训练它们时,就必须留意和观察马匹是属于长途马、中途马,还是短途马。”

    此外,在为参赛马匹挑选骑师的骨节眼上,他透露,有的是由马主亲自钦点,有的马主则交由他来拍板敲定,“不同骑师适合不同的马匹,有的较适合慵懒的马匹,在比赛时可以带劲。”所以说,每匹马都有属于它的骑师。

    在众多由他训练过的马匹中,“Tears To Diamonds”是提到莱因斯时必然会想到的马王,他笑着说:“它是让我成名的一匹马。”这匹来自澳洲的赛驹,从不高的水准开始起跑,在短短过程中展现超强的能力,最终于2011年在槟城金杯一级赛夺得冠军,“可惜的是,翌年它在一项比赛中受伤了。”

    由于疗伤后它不复当年勇,所以决定让它退役,当时,他有过悲痛不舍的心情。这匹名驹在3岁到6岁之间的黄金时段,为马场留下亮眼的成就,“它是提早退休,这或许是它应享有的,何况它找到一个好的栖身之所。”

    已把大马视为家乡

    问及马儿现今的去向,他答道:“在怡保的国家种马场(National Stud Farm)过着写意的退休生涯。”有时途经那里时,他也会特地去见它,跟它说一声“哈啰”,“它记得你吗?”我想,是的。“你想念它吗?”不会忘记它。

    今年五十四岁的莱因斯说,跟马在一起的漫长岁月里,有数不清的难忘片刻,当中有喜亦有悲,“永远都有事情持续发生。”这些年一直都在路上保持热情与热血,“那是因为我爱这份工作。”

    “其实,认真来说,这不是一份工作,更多的是我的兴趣。”把兴趣当成职业,每天做的工作都是自己有兴趣的事,还能不且行且乐且珍惜吗?“非常幸运呀!”

    对于未来的生涯规划,他以精简的“永远不要看得太远”来作答。近在咫尺的事,就是有新的马匹即将从澳洲、纽西兰、新加坡来到他的马厩,他的责任与挑战就一直都在,“我想,最好是持续享受当下的工作吧,直至有一天时间到了,自然就有最好的安排。”

    他声称,已经把大马视为他的家,除了偶尔回英国走一趟,或是到澳洲走一回,他说:“我很少不在这里。”他带着纽马基特的赛马基因,飘洋过海到悉尼,再辗转来到槟城、吉隆坡一展所长,用龙马般的精神在赤道国度里,继续创造冠军练马师的“骑”迹!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