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德和:写意写——健身随想 | 中国报 ChinaPress

赵德和:写意写——健身随想

深呼吸,手掌内侧的茧子与铁棒上的细纹紧贴着,茧子将在硬举过程当中稍微减轻了摩擦时的痛楚。再次调整呼吸与心态,大脑下达命令,身体每根肌肉纤维绷紧,双手手指紧锁着铁棒,缓缓的,一侧挂有80公斤铁片的铁棒贴着脚胫往上移动,呼吸像烧红的钢煲呼出的热气,然后身体开始颤抖,脚呈半蹲状态,周遭似乎有许多复杂的眼光向这方放射过来,双手因为自尊心、虚荣心作祟,而依然紧紧抓着铁棒,身体这复杂的机器,好像意料不到这重量带来的威胁与危险。



身体各细胞在一瞬间展开激烈对策商讨,也在一瞬间执行了该对策,召集更多肌肉纤维的参与后,双脚终于慢慢地,抖擞着完全站直,挺胸,脑袋享受了片刻的荣耀。一秒,两秒,三秒,双手赶紧放松,铁棒在健身房有弹性的地面弹跳了一两三下,心脏开始尽责的狂泵血液,睾酮、肾上腺素、多巴胺分泌旺盛,世界非常美好,嘴巴也开始有了那熟悉的锈铁味,血腥味。也许,健身这档事本来就带有原始欲望的味道。

我觉得喜欢健身的人,多少都有自恋倾向,自恋一词源于希腊神话中的纳西琴斯(Narcissus) ,他因为爱上了自己在湖中倒映的美貌而离不开湖面,最终积忧成疾死去,死去的地方还长出了水仙花,这也许是今天“花样男子”的原形吧?

也许基于同样原因,健身房中最巨大的设备是镜子,以方便满足(或诱惑?)我们潜在的纳西琴斯?其实,文学作品当中不常出现健身房情景,但我印象最深的,应该是出现在伊舍伍的《单身男人 A single Man》这部作品当中的一幕。

该书无微不至地讲述主人公乔治一天里的生活(即整本书的内容),他是位中年同性恋者、文学教授,饱尝丧偶之痛的他,依然每天有序地进行日常生活,活跃的脑细胞在所有日常作业中进行思辩,思考着他呼吸着时的一举一动,在有意义与无意义之间游走,但在理性对于爱人无故死去的事实,不能给予一丝慰藉时,他在健身房中发现,人类所有宝贵的智慧,被愕然废除的一刻,在健身房欣赏着汗流浃背的同伴的他说:“如果能把一生的时光花在这地方(健身房)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在这无拘无束的,自然物质的(肉体的)民主状态当中。原文:How delightful it is to be here.(Gym) If only one could spend one’s entire life in this state of easygoing physical democracy.”

我想,没有人单纯为健康理由而强迫自己去做100次伏地挺身,追根究底,动机也许还是那个被文明社会避讳的那档子事。

赵德和钢琴教师,音乐、电影与书籍的杂食动物,零嘴虽少吃但不否认该营养价值所在,偶尔藉健身来消除罪恶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