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贤:壮游世界──城市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陈楚贤:壮游世界──城市人

    从马来半岛北方往南进入吉隆坡时,会经过穿过一座山。随后进入眼里的就是高楼群,我一直觉得这个画面十分壮美。以前常在走这一段路,通常是在夜里,开过黑暗且漫长的高速公路后,错落有致的高耸建筑进入眼里,我就觉得倍感安心。



    母亲的家乡在亚罗士打,小时候我觉得这是个无聊的地方,长假时我们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可是每次过了三天,我就会无法忍受日子过得百无聊赖。我早早就习惯城市的热闹,让寂寞也是喧嚣的热闹小地方和乡下的朴拙难能可贵是长大以后才懂得的。

    我第一次到香港时,当机场捷运开入香港岛,看着眼前楼宇,我和身边朋友说,这里像放大版的吉隆坡。去了纽西兰,过了八个月务农工作后,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可以永远留在那里,放弃过去累积的职场经验,过着简单日子。当我再次回到亚洲,马上又去了香港,站在中环街道上,我的脑子立刻有了好想试看看在这里上班的感觉。

    实际上,我并没有在吉隆坡市中心工作过,但曾因为编辑一本工具书,不断往作者坐落在双峰塔旁的办公室跑。

    那个月我也经历了穿正式服装、踩高跟鞋走在市区的不真实感受。离开办公室,抬头望着像晶莹剔透的水晶一样令人惊艳的双峰塔,至今每次经过,都会让我屏息。

    实际上,城市生活并不是那么光鲜美好,一切与财富挂钩,充满谋略、交际关系……这是一座所有人都在竞逐攀爬的高塔,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风向星座,相信“人一辈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圆满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