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马运会 再有2人药检不过关 | 中国报 ChinaPress

霹雳马运会 再有2人药检不过关

(吉隆坡24日讯)霹雳马运会再有2药人落网,马来西亚反禁药机构(Adamas)主席拿督南兰阿都阿兹医生点出,年轻运动员滥用违禁药物的情况已处于令人担忧的水平。



南兰医生确认,今年9月的霹雳马运会已有4名运动员药检不过关,但更令人担忧的是,还有另4人A尿样检验结果虽呈阴性,但因有可疑点而必须等待B尿样检查结果,意味着涉药人数可能会再进一步上升。

马来西亚反禁药机构(Adamas)主席拿督南兰阿都阿兹医生点出,年轻运动员滥用违禁药物的情况已处于令人担忧的水平。(本报档案照)
马来西亚反禁药机构(Adamas)主席拿督南兰阿都阿兹医生点出,年轻运动员滥用违禁药物的情况已处于令人担忧的水平。(本报档案照)

“甚至最新被抓到药检不过关的彭亨21岁举重选手还是重犯,他在2016年被验出服用同化类固醇(Anabolic steroid),现在他被验出的禁药不只一种,而是两种都属于2018年兴奋剂禁药榜属S6类型的肾上腺皮质类固醇(Glucocorticoids),甲基己胺(Methylhexaneamine)和二甲基丁胺(Dimethylbutylamine)。”

不害怕被惩罚

早前,登嘉楼有同为18岁的1男1女举重运动员,被验出服用甲基己胺(Methylhexaneamine);另一霹雳21岁柔道女将则被验出用于皮质类固醇类药物治疗的曲安奈德(Triamcinolone Acetonide)。

南兰医生说:“我们担忧的是,这些年轻球员并没有因为被罚而害怕,反而还是冒险服用这些违禁药物。”

“我们奇怪的是,这个年龄的运动员已开始依赖,也知道如何使用这些违禁药物。但我们也不会一味责怪他们,反而会去调查背后是否有供应的人。”

南兰透露,今年他们一共测试了992份尿液样本,有13份尿样呈阳性,相比去年(5宗)大幅增加。其中举重就有8宗,另5宗分别是足球、田径、游泳、健身和柔道。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