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垃圾围村(第一篇)取缔后又死灰复燃 毒臭味袭村 晕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洋垃圾围村(第一篇)取缔后又死灰复燃 毒臭味袭村 晕

    509大选,国家迎来第一次的政党轮替,新政府隆重上台。



    在铺天盖地沸沸扬扬的政治新闻之中,雪兰莪仁嘉隆村民揭发惊心动魄洋垃圾的新闻和照片,虽然引起侧目,但未能引起全民警惕。

    百日新政过后,雪州仁嘉隆的非法洋垃圾工厂,在联合大取缔时停工几天后,又死灰复燃。

    甚至,非法洋垃圾工厂,转移阵地到巴生西港、直落昂、瓜雪区、士毛月区,继续污染环境和健康……

    垃圾逼近住家,谁能忍受得了?
    垃圾逼近住家,谁能忍受得了?

    1951年开埠的仁嘉隆(Jenjarom),位于雪州瓜拉冷岳县北部。

    这个华人新村,福建人居多,以务农为主,并且是国内出产最多南姜的地区。随着仁嘉隆蓬勃发展,沿南巴生谷大道(SKVE)的地区,先后出现新建住宅区。

    1996年,佛光山东禅寺在仁嘉隆建成启用后,这里便成为宗教旅游胜地。

    谁都想不到,20年后,仁嘉隆因为垃圾围村而闻名。每天早上,在环境优美的东禅寺运动的村民,一直感受到空气中有难以形容的怪味。

    垃圾堆积如山

    “我不是第一个发现村内有非法洋垃圾工厂的人。”40岁的女村民坦言,“很多居民一直在找毒空气的来源。”

    两年前,已有村民看到非法工厂的里里外外,一大包又一大包的垃圾堆积如山。他们心想:管它,Besi Buruk(破铜烂铁)厂有垃圾很正常。换言之,2016年,就有非法洋垃圾工厂进驻仁嘉隆,2017年底大量增加。

    为什么仁嘉隆垃圾围村?

    原来,中国在年初禁止洋垃圾进口后,东南亚国家,包括大马,成为欧美出口垃圾的出口目的地。与此同时,中国成千上万不具竞争力的低端洋垃圾工厂因此倒闭,业者纷纷出走中国,到东南亚另起炉灶。

    根据英国税务和海关署的数据,从英国到大马的洋垃圾出口量在一年内增加3倍,并且,今年首4个月的进口量已达到去年全年的进口数量。

    又多又重又脏的洋垃圾,从欧美海运至大马港口后,为了节省成本,废塑料业者倾向于把工厂设立在靠近港口的区域,包括仁嘉隆和巴生。尾随洋垃圾而至的,还有搭乘飞机抵步的中国人。

    热熔后的渣滓,就丢出厂外,任凭风吹雨打,严重污染环境。
    热熔后的渣滓,就丢出厂外,任凭风吹雨打,严重污染环境。
    热熔后的渣滓,就丢出厂外,任凭风吹雨打,严重污染环境。
    热熔后的渣滓,就丢出厂外,任凭风吹雨打,严重污染环境。

    业者东南亚另起炉灶

    村民相告,“仁嘉隆一带,地广人稀,又靠近河口,工厂租金相对便宜。这种工厂,从表面看不出有非法污染,因为操作工厂的中国人,他们在中国已很有经验,懂得避免引起民众注意,以逃过取缔。”

    洋垃圾工厂,在清洗、粉碎和热熔垃圾的过程中,必定排放固体、气体和液体等废料。而这些废料,必须经过昂贵的环保设备来处理。中国人在马来西亚操作的非法工厂,当然不会按照环保规格处理废料,废料就直接流入空气、土地和环境中。

    村民说:“非法工厂尽量在晚上才开工,大量释放毒烟,到了白天,就只是一点烟烟雾雾而已,你会以为这是很普通的空气烟霾,毕竟,我们有很多年的经验是受到印尼烧芭传来的烟霾的影响。”

    煮塑料气味村民难受

    今年农历新年过后,化学专业出身的女村民隐约觉得,“为什么最近容易感觉疲乏,全身无力,喉咙痛干燥有痰?鼻子一直感觉到很不对劲!”有这种奇怪感官感受的,不只她一人。

    某一次,村民告诉她:我在家里一直嗅到好像烧焦的臭味,还以为是不是家里的电线燃烧?可是,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臭味源头。后来,还有村民说:晚上11点多,我被毒烟吓醒。

    臭味越发严重,村民找来找去,都不知道它打从哪儿来。

    “今年年初,我跟邻居闲聊:嗯,这股令人难受的味道到底是哪里来的?邻居说,我们周围有很多plastic(塑料)厂,他们在煮plastic。应该是煮plastic的味道。我就跑去看。真的有一间工厂,外面堆放废塑料,不就是废塑料回收厂嘛,这没什么,我们都看多了嘛。”

    继续走近,哇,那个味道,脑里浮现一把好热的熨斗,放在塑料袋上面,烧焦冒出白烟的画面。原来,这就是村民讲的煮plastic的味道!实际上,这是废塑料经过粉碎、清洗,送入热熔机后,释放的白烟。

    “靠近工厂时,才注意到屋顶上面烟囱有白烟。一开始,还以为白烟是蒸汽,可是,嗅了味道,再观察一下,发现这个有烟的地方,慢慢会形成烟雾,不是普通的水蒸气,挥之不散,这就很有问题,应该是挥发性有机物。”

    政府不严管进口的洋垃圾,受害的是本地人。
    政府不严管进口的洋垃圾,受害的是本地人。

    风向怎么吹
    村民都中招

    1月到6月,仁嘉隆的风向,从南部往上吹,所以,每一次“煮垃圾”,最靠近大型洋垃圾工厂的雅雅珊(Taman Yayasan),毒气浓度最高!另外,村子北边的菜市场,更是重灾区,前后左右,都被非法洋垃圾工厂包围,不管风向怎么吹,村民都中招!

    “大家把它称为煮,因为不知道这个过程叫做热熔。虽然,我有理工背景,但我白天都在吉隆坡上班,下班回家已很夜,根本什么都没看到。”

    其实,当时的村长陈贞兴也在注意这个问题,因为村子空气非常不好了。居民之中,好些人咳嗽好几个月都不见好,还有马来邻居投诉,孩子气喘一再发作。

    有村民透露,“我们天真以为,像在住家附近的非法洋垃圾工厂,应该只有两三间罢了。然而,经过附近村民的调查,到了6月初,陈贞兴手上收集到的非法工厂,已有十多家。”


    (本报李玉珍摄)

    县议会发准证村民举报

    说起来,2018年2月,就有村民以个人身分举报非法工厂,环境局回复:我们无权关闭非法工厂,案件已移交县议会。然而县议会一直没有有效地展开取缔行动,县议会甚至还给在住家地的工厂发临时准证,让人傻眼。

    后来,在前村长建议下,村民凝聚起来,以幸福村村委会名义,正式地以白纸黑字作出投报,分别寄给环境局、市议会。希望这样,政府会更快有行动。

    第一次投报3间工厂,只获得环境局的正式回复:A是合法的,是有准证,是有环保设备,我们一定确保他们符合标准;B和C没有准证,我们已经移交到县议会请他们继续处理……

    县议会方面,他们给出的理由一直在变,例如:你们的信给错对象了,你们应该向发展组(Bahagian Pembangunan)投诉……显然,官员在踢皮球,村民面面相觑,他们知道,他们坎坷的踢皮球命运就要开始了。

    7月24日,瓜冷县议会联合8个单位,在万津和仁嘉隆展开取缔非法洋垃圾厂行动。
    7月24日,瓜冷县议会联合8个单位,在万津和仁嘉隆展开取缔非法洋垃圾厂行动。

    非法工厂不减反增

    村民披露,“3年前,时任州议员被去职后,仁嘉隆便被一位州行政议员领养。在2016至2017年之间,村民早已透过该行政议员的助理通知他:我们这里有非法洋垃圾工厂,也有向县议员投诉,可是,完全不见政府有任何行动。投诉的村民不懂其他投诉管道,投诉便不了了之。小地方的村民哪里晓得进一步外出去求救呢?”

    从4月到5月,越来越多村民关心空污问题,发现越来越多非法工厂。一次接一次的投诉无门,村民心底非常压抑,“我们一天比一天难受,感觉要被毒死了,非法工厂仍日以继夜地操作。可是,我们不能灰心,我们要把资料收好,等509大选过后,让我们的州议员去帮助我们处理!”

    509变天后,时任幸福村村委会领袖,继续寄出投诉信给环境局、市议会,还有新上任的州议员刘永山、国会议员和部长。到了7月,被发现的洋垃圾工厂,竟达37家之多。村民的忍耐也到了极限。心中不停在问:这个国家还有王法吗?为何这些非法工厂被举报了那么久,还可以安然无恙的存在?

    洋垃圾大数据

    ◆西方发达国家环保措施严厉,固体垃圾处理(废塑料、废纸,以及电子和医疗垃圾)的费用相对高(每吨费用约500美元),便有人把垃圾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处理(中国只需200美金)。这便是洋垃圾的由来。

    ◆一般上,各国业者需在取得进口准证情况下,才能进口洋垃圾,但有部分通过非法管道入口。2018年1月1日,全球最大洋垃圾进口国,中国,便针对24种洋垃圾实施进口禁令,包括废弃塑料、纸类、废弃炉渣与纺织品等,洋垃圾圾开始转往东南亚国家,包括马来西亚。

    ◆世界为何要怕洋垃圾?因为工厂操作时,会释放废料(固体、液体和气体),严重污染环境和影响人体健康。

    .全球高收入国占全球塑料垃圾出口的85%以上。最大的出口者是欧美国家。

    .人类制造的全部塑料制品,仅有9%被回收,大多数塑料垃圾被直接填埋或遗弃到自然环境中。

    .一年约有800万吨垃圾流入海洋,超过80%来自亚洲。海洋生物误食垃圾而生病或中毒,鱼类吃下难以分解的微塑料,透过食物链又回到人类身上。

    .1993年以来,全球塑料废弃物的年度进出口量激增,到2016年,增长了大约8倍。欧盟40%的塑料垃圾出口到中国。

    .从2012年起,中国从英国进口了270万吨的废塑料,占英国总塑料出口的2/3。

    .德国每年将56万吨的塑料垃圾出口中国,占其塑料垃圾总量的9.5%。

    .2015年全世界超过70%的废塑料和37%的废纸都出口到中国。

    .2016年,中国进口约730万吨塑料垃圾,占世界进口总量近一半。在此之上,美国向中国出口了市值56亿美元可回收垃圾,一半为废旧纸制品,重量超过1300万吨。

    .截至2017年,塑料累积产量达83亿吨,每年甚至会有100万吨的塑料制品非法流通。100万吨相当于62.1万辆特斯拉Model3汽车。

    报导:许雅玲
    摄影:潘嘉威、本报资料中心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