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重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如果能重來

    汪慧雯 北海钟灵中学



    天花板上的满天星,有大的、有小的、有猎户座、有北斗七星,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窗外的黑夜衬托出这星空的明亮。

    我努力地撑起身子,想要走到窗外看看夜色,可是却站不起来。而此时天仿佛是有意唤起我的记忆般,月亮被乌云遮挡,星星不再闪烁。

    渐渐地,淅淅沥沥的小雨落下,犹如催眠般把我带回多年前的那个时候……

    “我想回家!呜呜…我不理,我现在就要回家!”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我,使劲儿地跺脚,倔强地要所有人都依照我的意愿做事儿。

    但这世界从来就不会有人心甘情愿地任人摆布,自然没人理睬我,可是我不知道,我这一闹,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身上。

    “这是谁的孩子啊?怎么那么大的人了到电影院还不懂得自律,这么吵,还让别人怎么看戏啊?”瞬间,怨声载道,异样的眼光如镭射般直指我身上,而在一旁不停地安慰着我的妈妈就这样无辜躺枪了。

    “你干什么?不是和你说了吗?看完这场电影后我们就回家了,你还闹什么?”怒气冲天的妈妈把我带到电影院外后,气急败坏地骂道。

    “我不要!我就是要现在回家!”红着脸的我撅起小嘴,把头转向另一边,赌气地说道。

    “那行!你现在自己走回去!我和你爸肯定是等电影结束了之后才会回去的了,你要回就自己走回去吧!”说罢,妈妈转头便走,只留下眼眶泛红,不知所措的我站在原地。

    曾经那么一瞬间,我似乎瞄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但随即认为都是湿润眼眶的泪水惹的祸。

    什么电影?什么年份?我几岁?

    不记得了……

    只记得从那天起,我不再顺从他们,即便知道他们是对的,也碍于面子,故意唱反调。就是从那时候起,事情渐渐发展至今,我不希望发生的一切,我希望改变的一切……

    站在那阴凉的参天大树下,即便双手拉着耳朵也感到心中一阵平静。

    “啊哈哈,你们看你们看!他被罚站!”一群猪朋狗友站在教学楼上,靠着栏杆朝底下的我大声嘲讽道。

    “笑什么!你给我下来!你给我跳下来!”面红耳赤的我大声喊道,却又立即被纪律老师听见这句话,随即又被训斥了几句。但心中却不时地骂着那几个损友和责备我的老师。

    是,这就是当时的我。狗嘴吐不出象牙,不懂自律,没有自知之明等等缺点一箩筐的我,很惹人厌吧!我也这么觉得,当然,是现在的我。

    很快地,到了我最爱的化学节了。一想到能够做实验,我就兴奋无比,从前一晚,我就不停地在想着:要是我把这个加入这个,会怎么样?如果我把这个混合在这个里边,结果又会怎样?终于,我可以有实践的机会了!心中雀跃万分,笑容始终挂在脸上。

    但是,结果却出人意料。

    望着那熟悉无比的训导室,我内心平静如水。望着老师与家长不停地讨论着自己的情形,我却不感到惊奇,甚至害怕,仿佛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确实,这一切都与我无关啊!至少,当时的我是这么认为的。

    不知为什么,在做实验时没有人要和我一组!或者这么说,有几个人是被安排与我一组的,但他们根本对这一切毫无兴趣,只趴在一旁睡觉,或高谈阔论。

    而我则一心只想着昨晚的推测,于是我开始了我的好奇之旅。

    第一次液体混合尝试,结果是个未知的中性液体。

    第二次液体混合尝试,结果是个酸酸苦苦的液体。

    第三次液体混合尝试,结果真的不得了。

    化学反应产生了,化验室产生了一场小爆炸!

    就这样,我现在就呆在冷气的训导室了!

    这和我有关吗?我只是尽心尽力地学习啊!不能因为我实验的东西和老师教导的不一样就认定我不认真啊?可是过程、背后的原因与真相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和后果…

    叛逆期的我终于是匹脱了缰的野马,再也不理会旁人,无论是父母、教师、朋友,在我眼中已不再是以前的样子了。

    此时的我,不再理会任何人事物,一心一意只放在化学上,尝试,尝试,再尝试。他们不让我做实验,我自己去买来进行试验!他们不让我碰化学物品,我就不在他们看得见的范围做!

    终于,有一次,我出事了!

    因为屡次失败而无比暴躁的我,一气之下把所有化学物都掺合在一起,最终引起一场严重的化学爆炸!

    我哭过、闹过、后悔过、憎恨过,但已于事无补……

    那场爆炸把玻璃试管炸得粉碎,由于我是在户外的空地上做的实验,没有任何桌子或椅子,导致被炸飞的玻璃碎片往我双腿飞去。

    好巧不巧,可能是我之前所做的歹事得来的报应吧,我的脚筋意外地被玻璃碎片割断,从此左脚再也不能行动。

    望着漆黑的夜空,玻璃窗上的小水滴仿佛是我当年的泪水,而一滴一滴从天而降的豆大的雨点,宛如当年父母心疼、伤心的泪水,使我心中一揪,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如果能重来,我不会在做这种蠢事,不是为了我自己,不是为了什么,只是希望父母能好好地过日子,不为我伤心,不为我操心…

    如果能重来。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