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爵士现场‧优雅女伶】Billie Holiday 奇异果的沧桑故事(上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文创‧【爵士现场‧优雅女伶】Billie Holiday 奇异果的沧桑故事(上篇)

    美国一些地方趋向动用私刑来处决犯人。犯人可以是逃跑的黑奴,或者被逮捕的小偷、强奸犯;不过有时候只是因为一些流言,整个市镇的人,动用私刑来处决没经过审判的犯人。这些犯人往往只是因为肤色不一样的二等人种,私刑大多用吊死的方式,然后割下一些器官、焚烧尸体,围观的人们趋向失控。写得非常好的文学作品《梅冈城故事 To Kill A Mockingbird》写的就是这样的故事。



    电影改编也非常精彩,Gregory Peck演的Atticus Finch深入人心。〈Strange Fruit〉这首曲子,描绘的就是私刑过后,挂在树上的尸体,在风中摇荡。(值得注意的是,《梅冈城故事》是作者Harper Lee在离世前发表的作品,她的第二部作品《Go Set A Watchman》,一反前作脉络,为读者提供了很有趣,几乎是错综复杂的美国南方对于种族的观点)

    〈Strange Fruit〉这首诗作的作者Abel Meeropol,是一名高中教师,而首位演唱这首歌曲的则是诗人的太太Anne Meeropol。

    〈Strange Fruit〉这首歌曲出自一位英文教师Abel Meeropol,笔名Lewis Allen的手笔。这位喜欢写诗,以他的诗作对社会不公义的事发出呼声的老师;我在挖掘他的事迹时,才发现这位默默无名的教师是多么勇敢、正义和慈祥。

    20世纪初期的纽约市历史,是抹上了一大笔移民的色彩。来自欧洲,离开战乱的移民们回忆来到Ellis Island隔离站时的恐慌,在船上颠簸一个月之久后,朦胧间见到自由女神像的激动;在城市里落脚、成长和其他族裔撞击出各种火花,这些都是编写20世纪纽约市文化的底蕴暗流。

    由《梅冈城故事》这部小说改编的电影,讲述美国一个村落,村民对待有色人种时采用私刑的残暴与不仁,电影由Gregory Peck担纲演出,深获好评。
    由《梅冈城故事》这部小说改编的电影,讲述美国一个村落,村民对待有色人种时采用私刑的残暴与不仁,电影由Gregory Peck担纲演出,深获好评。

    一张私刑照带来的不安

    相对于美国西岸亚裔抵达的Angel Island,则是不同的景象,当时亚裔移民被系统化歧视,很多被长久困在隔离所里,或被为难,或乾脆被驱赶出境。Meeropol是出生在纽约的俄罗斯犹太人第二代,任教于人才辈出的DeWitt Clinton高中,思想左倾的他,甚至加入美国共产党——那是左派趋向明显的时代,冷战还在二三十年后。

    因为一张纪录了私刑的照片,让Meeropol不安了几天,动笔写了诗作〈Bitter Fruit〉,发表在教师工会的杂志上。后来他再将这诗作谱曲、演唱。他认识的Barney Josephson也是一个思想进步人士(所以Cafe Society才会是纽约市第一家黑白混杂的俱乐部),尽力撮合让Billie Holiday演唱这首曲子。

    Cafe Society在当时是潮人出现的地方,政治人物、电影明星、运动健将、文学家、作曲家都以出现在Cafe Society为荣。这首曲子在这些有影响力的人们当中,应该好像投下一颗醒心丸。隶属Columbia唱片公司的Billie Holiday要录制这首曲子,不过这家主流唱片公司的高层不想惹麻烦,而拒绝了。

    特约:郑泽相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