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爵士现场‧优雅女伶】Billie Holiday 奇异果的沧桑故事(上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文创‧【爵士现场‧优雅女伶】Billie Holiday 奇异果的沧桑故事(上篇)

美国一些地方趋向动用私刑来处决犯人。犯人可以是逃跑的黑奴,或者被逮捕的小偷、强奸犯;不过有时候只是因为一些流言,整个市镇的人,动用私刑来处决没经过审判的犯人。这些犯人往往只是因为肤色不一样的二等人种,私刑大多用吊死的方式,然后割下一些器官、焚烧尸体,围观的人们趋向失控。写得非常好的文学作品《梅冈城故事 To Kill A Mockingbird》写的就是这样的故事。



电影改编也非常精彩,Gregory Peck演的Atticus Finch深入人心。〈Strange Fruit〉这首曲子,描绘的就是私刑过后,挂在树上的尸体,在风中摇荡。(值得注意的是,《梅冈城故事》是作者Harper Lee在离世前发表的作品,她的第二部作品《Go Set A Watchman》,一反前作脉络,为读者提供了很有趣,几乎是错综复杂的美国南方对于种族的观点)

〈Strange Fruit〉这首诗作的作者Abel Meeropol,是一名高中教师,而首位演唱这首歌曲的则是诗人的太太Anne Meeropol。

〈Strange Fruit〉这首歌曲出自一位英文教师Abel Meeropol,笔名Lewis Allen的手笔。这位喜欢写诗,以他的诗作对社会不公义的事发出呼声的老师;我在挖掘他的事迹时,才发现这位默默无名的教师是多么勇敢、正义和慈祥。

20世纪初期的纽约市历史,是抹上了一大笔移民的色彩。来自欧洲,离开战乱的移民们回忆来到Ellis Island隔离站时的恐慌,在船上颠簸一个月之久后,朦胧间见到自由女神像的激动;在城市里落脚、成长和其他族裔撞击出各种火花,这些都是编写20世纪纽约市文化的底蕴暗流。

由《梅冈城故事》这部小说改编的电影,讲述美国一个村落,村民对待有色人种时采用私刑的残暴与不仁,电影由Gregory Peck担纲演出,深获好评。
由《梅冈城故事》这部小说改编的电影,讲述美国一个村落,村民对待有色人种时采用私刑的残暴与不仁,电影由Gregory Peck担纲演出,深获好评。

一张私刑照带来的不安

相对于美国西岸亚裔抵达的Angel Island,则是不同的景象,当时亚裔移民被系统化歧视,很多被长久困在隔离所里,或被为难,或乾脆被驱赶出境。Meeropol是出生在纽约的俄罗斯犹太人第二代,任教于人才辈出的DeWitt Clinton高中,思想左倾的他,甚至加入美国共产党——那是左派趋向明显的时代,冷战还在二三十年后。

因为一张纪录了私刑的照片,让Meeropol不安了几天,动笔写了诗作〈Bitter Fruit〉,发表在教师工会的杂志上。后来他再将这诗作谱曲、演唱。他认识的Barney Josephson也是一个思想进步人士(所以Cafe Society才会是纽约市第一家黑白混杂的俱乐部),尽力撮合让Billie Holiday演唱这首曲子。

Cafe Society在当时是潮人出现的地方,政治人物、电影明星、运动健将、文学家、作曲家都以出现在Cafe Society为荣。这首曲子在这些有影响力的人们当中,应该好像投下一颗醒心丸。隶属Columbia唱片公司的Billie Holiday要录制这首曲子,不过这家主流唱片公司的高层不想惹麻烦,而拒绝了。

特约:郑泽相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