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閱房‧坦率待人生活更美好 | 中國報 ChinaPress

童閱房‧坦率待人生活更美好

繪本《說謊》不會讓你找到合理化說謊的理由,也沒有刻意虛構出一個美好動人的零謊言世界,只是給讀者一個超級任務,好好地搜索無所不在的謊言,好好地思索人為何而說謊?讀完了以後,願你我都有能力用多一點真實、多一些誠實,率真地活在這個原來很美好的世界上。



《说谎》 文:中川宏贵 图: 三吕五又千工 译:张桂娥   出版:小鲁文化
《說謊》
文:中川宏貴
圖: 三呂五又千工
譯:張桂娥
出版:小魯文化

在《說謊》(2014年)這本繪本里,我讀到這段文字:“我從來沒有說過謊。這句話就是一句謊言。”

在混沌的生活里,這是多麼一針見血直戮人心,卻又來得正是時候當頭棒喝的一句話,是的,我們都曾、都在、都會再說謊,在於多或少、在於對何人。

問大小朋友為何要說謊,他們回答:“這是必須的呀,人怎麼可能不說謊呢,即便是對着父母也會說謊。”那又是為什麼呢?“那是因為父母也對我們說謊呀!”

乍聽之下,生活里、人與人之間無處不謊言,心裡難免產生疑惑,莫非這世界儘是由謊言堆砌而成嗎?

在平常日子裡,難免會遇到一些把謊言當成真話來說的人,出自他們口中的一切,不是虛言就是誇大其詞,這種言不符實或言過其實的說話方式,讓人不敢恭維,往往令人敬而遠之。

反之,一個性情爽直,不喜歡說謊,字字句句都選擇坦率的人,也不見得會有好下場,他們的直腸直肚可能會帶給他人困擾,甚至傷害,如此言行在社交圈裡,肯定不會一馬平川。

說謊可以成為習慣,也一定可以對它說不,如何向謊言說不,成了人們生命里一個窮盡心力尋找的困惑,正因如此,日本風趣幽默的繪本作家中川宏貴,給讀者創作了這本以“說謊”為名的繪本。

可是,千萬別想在這本書里,為自己找到合理化說謊的理由,作者也沒有刻意虛構出一個美好動人的零謊言世界。這本書到底要傳遞什麼訊息呢?

通過中川宏貴用文字串起的各種問句里,以及三呂五又千工粗獷卻不失真的插畫里,不會告訴大家該或不該說謊,只是邀請大小朋友一起進入謊言的世界,到底謊言是什麼,人又為何說謊。

正如封底文案所寫:這場探索是一個超級任務。你做好準備挑戰它了嗎?

那个自欺欺人的年龄,还有那串仿真的珍珠链,都是世界上的不真之一吗?
那個自欺欺人的年齡,還有那串仿真的珍珠鏈,都是世界上的不真之一嗎?

一開始就是個謊言

萬萬沒想到,這個超級任務從書封就開始了,封面的場景是下雨天,一對男女在雨中撐起雨傘,可紅紅的傘里,卻寫了大大的兩個字--說謊。

原以為醒目的紅色用來意寓說謊的危險,雨天則代表說謊會令人沮傷,大雨中的紅傘這個鋪成理應說得過去,再加上“說謊”兩個字的黑色,與紛紛落下的白色雨滴,說明是非黑白渭涇分明。

這樣,一眼即能看穿創作者的心思哦!可是啊,事實可不是我們想的那樣!

不是有句老生常談的話,說什麼別憑一本書的封面,判斷此書的好壞嗎?在繪本世界裡,何止封面,就連封底都得細讀精敲,把封底一併打開時,才恍然大悟,這場雨根本就是一個謊言,那不過是一場人造雨啊!

一個封面和封底就已經如此激蕩人心,繼續翻頁,肯定有不少如同雞湯的情節要發生了。

經由封面如是提醒,不得不加緊搜索與思索,現實中的謊言彷彿無所不在……電視里各種場景的舞台道具、各個演員的蓋世武功,還有那些餐廳前台擺放的仿真食物模型,這算是謊言嗎?

謊言無處不在?

書中的主角是個小男孩,以第一人稱“我”敘述其觀點,從書里,讀到人生的第一個謊言,可能就是從父母身上學的。

他說,媽媽已經38歲了,卻一直說自己25歲。那些大人在日常的言行舉止中,不知不覺就是一場謊話的示範;孩子聽在耳里、看在眼裡,久而久之,也就“學以致用”了。

孩子之所以選擇說謊,原因有很多,書里羅列了好些個案……

明明尿床卻謊稱不小心打翻水杯、明明不想吃蔬菜卻謊報肚子痛,此舉不過是不想惹怒大人,更不想挨罵;明明有點難吃的蛋包飯卻誇說好吃,這是為了取悅大人;明明是弟弟打破碗盤卻說不知道,這是出自掩護手足的善意。

不只是現實中有謊言,那些從小就聽過、讀過的寓言故事裡,也不缺擅長說謊的角色。

作者把寓言故事的說謊者齊聚一堂,有《狼來了》里不斷欺騙村民的牧羊少年、《白雪公主》里喬裝成給毒蘋果的老婆婆皇后,還有《狼和七隻小山羊》里那個假扮小羊媽媽的大野狼。為了達到目的,就必須說謊了嗎?

可以令人开心的谎话,说还是不说?
可以令人開心的謊話,說還是不說?

以身作則坦誠相告

哪些是或不是謊言?謊言有善與惡嗎?這個說謊的課題,可能需要用一輩子的時間去找出答案,但,最終未必能找到合理的答案。若不想思考太多,打從一開始就選擇不說謊,即是最好的方法。

以孩子為例,在孩子不肯聽、不肯說、不肯做的每一件事情背後,都有他們一套看法、想法和做法,若想要聽見他們的心裡話,身為大人不妨收斂一點權威,釋放多一些同理;減少一點主觀,增加多一些客觀,重要的是,避免嘮叨,開放聆聽。

當父母以行動表示對孩子的尊重,孩子自然感覺到父母的誠意,也就選擇坦誠相告,如此一來,又何必用各種謊言來掩飾其行、其意呢?要記得,坦率與誠實是孩子與生俱來的本能,說謊不是。

多一些真誠最珍貴

當不說謊成了一種習慣,坦白率真就不輕易被現實磨掉。那些回不去孩提時代的大人,在漫長人生路上,確實難找到另一個可以讓自己說心底話的人,如果遇到了,該說真話的時候,就盡量盡情地說吧,騙話反而會令自己不安。

反之,在面對更多不能說真話的人、事與物之際,選擇沉默不失為一個可行的方法,這可能會比說謊造成的傷害來得少。題外話,有時候,不說不是不坦白,而是每個人都有他要經歷的考驗,經過了,才能有更好、更多領悟。

生命往往不會主動告訴人們什麼是至關重要,直至經歷過才懂得,唯有在複雜的社會裡待過,才知道單純的珍貴;唯有在充滿謊言的世界裡活過,才知道誠實的價值。願你我都有能力用多一點真實、多一些誠實,率真地活在這個原來就很美好的世界上。

【小小背景】中川宏貴

中川宏貴於1954年在日本琦玉縣大宮市出生,曾任幼保人員,並組成“虎屋帽子店”樂團,創作的歌曲有〈大家都是朋友〉、〈世界上的朋友們〉等。

1995年以《番薯大作戰》在繪本界嶄露頭角,並與村上康成合作《紅白大對抗》、《小綠綠不見了》、《遠足巴士》等“青椒村”系列,繪本作品還有《牙齒掉了》(以上皆為小魯文化出版)。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