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转乾坤‧新酒店来势汹汹竞争大 短租供应市场也怕怕! | 中国报 ChinaPress

楼转乾坤‧新酒店来势汹汹竞争大 短租供应市场也怕怕!

我国旅游业旺盛和游客人数不断增加,潜力商机无限,是政府致力发展及推动的领域,但这也造就相关客房供应市场的竞争日益激烈。



单单从7至8月期间,吉隆坡就开幕了3间顶级酒店(Asia Premium Hotel),即The Banyan Tree酒店、四季酒店(The Four Seasons Hotel)及W酒店(W Hotel),还有数家酒店陆续赶在年内开幕,加剧市场竞争。

近几年兴起的短租空间供应业者如Airbnb,透过此平台出租房产的业主和公司,都感叹生意少了许多。

面对市场上多了很多酒店及短租供应,主要将公寓作为民宿在Airbnb平台上出租的Nai Hospitality公司亦深深感受到租金压力。

该公司民宿助理经理陆薇宜说,虽然公司与酒店的风格和目标客户不同,但出现更多顶级酒店供应,始终还是加剧了市场竞争,影响公司的租赁率(rental rate)。

陆薇宜 、伍玉盈
陆薇宜 、伍玉盈

她指出:“与酒店相比,本公司的公寓设计比较休闲居家,也比较重视和租客之间的互动和沟通,更能带给人像‘家’的感觉。”

目前,吉隆坡市区有很多新营业的服务式高级公寓、酒店、也多了很多民宿业者,该公司所出租的公寓都坐落吉隆坡市中心, 对生意造成一定的威胁。

面对更激烈的市场竞争,陆薇宜透露,公司今年7至8月期间的租金费率,比去年同期低了约30%,营业额也少了介于10%至20%之间。

“游客人数就算增加,在市场出现更多业者及更多选择的情况下,租客也要求相对较便宜的租金费率,所以也拉低营业额。”

不过,相比下,吉隆坡市中心以外的出租单位生意,似乎不受影响。

外围较不受影响

一年前开始通过Airbnb,出租位于史里肯邦安一间厅连睡房单位(Studio Unit)的业主伍玉盈说:“几乎每个周末都有人订房。偶尔会接到一些长住(最长一周)的客户。刚开始为了吸引客户,所以有做促销,大约每晚70令吉,外加清洁费40令吉。现在则每晚住宿费大约90令吉,同样外加清洁费40令吉。”

她认为,租金不受负面影响,很大程度上是其厅连睡房单位位于吉隆坡市中心以外,市场竞争不大。

“吉隆坡做的是游客生意,史里肯邦安是本地市场,是完全不同的市场。租客以本地或外州游客居多,相信租客多是去附近的城之农场(Farm In The City)、探亲、结婚、工作等因素而选择入住此区。”

Airbnb营业额增近1倍

尽管竞争激烈,但根据短租分析公司AirDNA的数据,短租应用程式Airbnb今年在大马市场营业额将大幅超越去年。

数据显示,今年首半年单单来自吉隆坡的Airbnb营业额就激增90%至2409万美元(约1亿17万令吉),比去年同期的1268美元(约5272万令吉),按年成长近1倍。

数据亦显示,大马全国首半年Airbnb营业额同样劲扬近1倍,即升96.8%至7847万美元(约3亿2628万令吉)。

这也占了去年全年营业额1亿1044万美元(约4亿5921万令吉)的71%。

依据数据,国内Airbnb租客以外国租客居多,大部分来自邻国新加坡、耶加达、马尼拉及香港。

报导:林玉敏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